1

  從前有一對夫婦,家境非常貧窮。男的每天都身兼多職,女的要從工廠裡抓來一包一包的玩具,拿回家去當一點工作。兩人雖然辛苦,但生活得非常開心。

  不久,那婦人剛誕下一個男嬰,國家亦受到外國侵略,壯男被迫當充軍,甚至年紀較大的也要去看守邊防。這家人也不例外,當然,那男嬰還不知是甚麼事情,可憐的是那婦人要與丈夫分離了。戰持續了很久,國家糧食亦給吃光了,士兵亦一天比一天少。在戰爭日子裡,那婦人更患上重病,兒子已五歲了,婦人因為不想連累她的兒子,於是帶他到河邊,說:「好孩子,媽媽不能照顧你了,你亦長大了,該認識怎樣去照顧自己了。」一邊說,一邊含著眼淚,但兒子卻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情。

  過了不久,婦人將右手抬高,向下游指去,說:「在你出生時,姐姐一早已經搬去下游居住了,你去找她,一同生活吧……」那男孩當然不拾得離開媽媽,但看見媽媽下了這麼大的決心,唯有照著「指示」去做。

  走呀走!走呀走!走了不知多久,才走到下游。只可惜,除了花、草、樹和木外,甚麼也沒有存在。那男孩覺得不知所措,肚子也餓了,便走到一棵大樹前,樹上結了很多又大又美的果子。他嘗試去爬,但失敗。最後還跌倒在地上,暈倒了。就在這時,在森林的另一邊,有一個女孩走過來,初次看到那個男孩,感到很恐慌。但為了救人,便拉他到森林的另一面。

  第二天清早,男孩聞到一陣陣的香味,開心得跳起來。他看見那個姐姐在煮飯呢!走前一看,姐姐的樣子很可愛,很漂亮。不禁問她一聲:「姐姐,你叫甚麼名字?」

  「小絲,你呢?」
  「風仔,這裡是不是只有你一個?」
  「不,還有你……」

  風仔將所有事情告訴給小絲聽,同時,小絲亦不想令風仔失望(她知道風仔的媽媽是說謊的!)於是自稱自己是他的姐姐。原來小絲所住的屋子,是軍人原來的家,但因為要打杖,才丟空那屋子,兩人亦生活得非常快樂。

  三年後,國家的士兵戰敗了,人民亦受到侵略者的「放縱」,因為風仔和小絲知道了國家戰敗,於是走到另一村子去。風仔一邊走,一邊想著自己的父母,情難自制之下,哭了。小絲因為出生時已被父母遺棄,當然不了解風仔的情緒。走了三、四天,終於走到鄰近的村子,他倆第一次看到這樣清潔、繁華的村子,兩人可開心極了,終日在街上走來走去。午飯時候到了,但因為沒有金錢(其實風仔頭上掛著一個五元硬幣,是他媽媽臨走前,將所有家的用具變賣所得來的,風仔當然不捨得使用!)只好捱餓。

  晚飯時候到了,可憐是他們二人相擁的坐在街道的一旁,全身都在發抖。突然,有一男子走過來,伸出手,手裡拿著剛烤過的煎餅,風仔感到非常開心。但小絲卻覺得不妙,她不想接那包煎餅的。風仔卻在抱怨,他並不知道社會有很多種人的,好的、壞的他亦不能分辨,只知道對他好的便是「好人」。小絲因為不想風仔捱餓,於是接過那包熱餅。數一數,正好有六塊餅,她將六塊餅分成兩份,每份三個,風們聞到烤餅的香味,覺得自己處於夢境之中……

  2

  吃過餅後,兩人亦活躍起來,於是拖著手,歡天喜地的向村內走去。他們走到一個公園前,公園內有滑梯、千秋、搖搖板等,兩人亦坐在千秋上,說話起來。

  「你幾時生日的?」
  「……我不知道,因為我自小已被人拋……」
  「拋……?」
  「不!不!我是說,自小已經忘記了……」
  「我在 6 月 20 日出生的,小絲,你是我的姐姐,不如你也 6 月 20 日生日,好嗎?」
  「好!風仔,多謝你……」

  小絲開始感覺到有一個知己了。他們繼續談話,直至睡著了。

  第二天清早,太陽光斜斜照在他倆臉上,兩人亦醒來了。跟著,他們到處逛逛,希望找到食物。又走回昨天那一街道,一條有一男子給他們煎餅的行道。兩人心裡,亦想回昨天黃昏的熱餅,地面已有幾滴唾液了。

  突然從後方發出一聲:「又是你們兩位!」轉眼一看,原來又是那一位男子。

  「啊!你們是孤兒?不要緊,來我家裡暫住吧!」
  「甚麼?你肯收留我們?」
  「是。我家很大的,而且應有盡有……」

  風仔聽後連忙在地上跳三跳,但小絲卻覺得有些奇怪,試問誰又願望這樣做呢?小絲把風仔拉在一旁,說了她的意見出來,但風仔立即折斷她的話。

  「我知!你對這個叔叔有作見,所以──」

  小絲感到很失望,沒想到自己的「弟弟」竟會有如此的想法。最後,她答應了。因為小絲是一個只會令人開心的一個女孩,自己的委屈,她不介意。

  那男子帶他們二人來到一間很大很大的房子前,風仔已感到,那男子是他的父親,對他這麼好。打開門一看,兩人都愕然起來,屋裡的擺設、傢俬、電器都非常華麗,但有一大班小孩在廳中玩耍,看見他們都很開心。

  晚飯後,各人都摸著肚子走到床上睡覺,太飽了,一睡便睡著了……天天的生活都是這麼愉快。一星期過去了,但小絲的疑心卻沒有減低。這晚,她可能喝得太多橙汁了,半夜感到「急急」,於是下床,走到廁所去。廁所對著的正是那男子的房間,小絲經過時,彷彿聽到有人在對話似的,好奇兼懷疑之下,小絲從門匙孔看進去,原來他正與人談電話,憑著對話得知,原來這男子專捉兒童到此,然後將這些兒童「買賣」,送去其他國家做苦工。這回不得了,小絲感到很害怕,不知道怎樣做才好!

  她連忙走回房中,弄醒風仔,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可是風仔亦不相信,認為那男子是個「好人」。第二天下午,那男子對風仔說,要說他看電影,風仔感到更加開心,電影,他從沒看過的,於是答應了。於是兩人走出去了,小絲當然知道是甚麼事情,她跟蹤他們二人,希望能救回自己的弟弟……

  「叔叔,為甚麼走到碼頭?這裡只有船,哪有戲院?」
  「哈……你已上當了……我現在要將你送到非洲,你要做一世苦工了……」
  「甚麼?叔叔……原來你是一個騙……」
  「走也沒用了,沒有人知道我們在此,你還是乖乖的站在此!」
  「停手!」小絲突然走出來,手持木棒……

  3

  「啊?是你?你真了不起,竟可知道我們在此……」
  「少講廢話!快放弟弟給我……」
  「要我放人?我幫了你們不少了,該幫我一次,好嗎?」
  「不要再說了……快些放開他!我求求你……」
  「你求我?哈!可是我不會放他的,別花心機了,不然,連你也……」

  此時,一艘艇亦駛來了,跟著那男子便和船夫商量……正在千鈞一髮之際,小絲用木捧打在男子的手臂,受到突然的一擊,手也鬆脫了……

  兩人手拉手的走著,本以為可以走脫的。可是小絲一不小心,跌在地上,腳也跌傷了,不能動……

  「姐姐!快起來,那男子趕到了……」
  「對不起!我站不起,你要保重身子,我們再會了……」

  小絲將掛在頸上的頸鏈解下來,拋給風仔。風仔也明白姐姐的意思,連忙解下自己的「五元頸鏈」,一手拋給小絲。可憐的是小絲被捉住了……

  「如果你想救回姐姐的,走過來吧!」
  「風仔,不要過來,走吧!」
  「難道你這麼忍了?快些過來,否則仔姐姐要做一世苦工了……」
  「風仔!不要……不要來!他不會放我的……」

  風仔猶豫的想了不久,終於走了。一邊走,一邊大叫:

  「姐姐!對不起!如果最初我聽你的話,就不會這樣了……」
  「風仔,我們後會有期了……」

  風仔拼命的走到貨倉之後,伸頭回去一看,不禁哭了。眼見自己的姐姐被捉到艇上,明知姐姐要做一世苦工,但也不能幫她……他拼命的用手向貨倉牆上打去,他的悔改、他的內疚,誰也了解的。

  他想到剛才小絲給他的頸鏈,於是拿出來一看,原來是一條金色的心形頸鏈,打開一看,裡面有一張照片。照片的左則是一個男孩,右方則是小絲。望著小絲的樣子,又再次哭起來了……待眼淚吃乾後,風仔立定決心,救回那班無辜的小孩。

  晚上,風仔打算從窗外爬進屋內,將大門打開,救回那班小孩。此計劃果然成勁了,可是風仔被男子發現了,立即用一個空的酒樽,扔去那班小孩中,意思是不准他們走。風仔眼見那酒樽飛過來,差不多便會碰到其中一個小孩,於是揮出自己的右手,向酒樽打過去。只聽到一陣劇烈的爆烈聲,全部小孩都安然逃離這個魔掌,唯獨風仔的右手受傷了,滿手鮮血。負傷走出屋外,那一堆小孩,如驚鳥般向各方向走著,但有一位女孩並沒有走,只是站在風仔旁邊。

  「你為甚麼不回家?爸媽會擔心的。」
  「對不起,我那時與父母去遊樂場玩耍,因迷了路才……」
  「那你的家在哪裡?等我帶你回去吧!」
  「我是第二個村莊來的,但其他的都淡忘……」
  「那以後怎樣生活?」
  「我也不知道,不如你允計我和你一起,希望日後能重遇……」

  風仔知道無父母的孤獨感,加上右手受傷了,短期內做事會不方便,於是應承了那個女孩,還會幫她找回她的父母。

  「哥哥,你叫甚麼名字?我叫琪琪……」

  4

  「我叫風仔。琪琪……這個名字很好聽!」
  「多謝讚賞。啊!你的右手受、受傷了……快過來……」
  「……。」

  原來琪琪懂得包紮傷口的,風仔的手漸漸復原了。為了生存,兩人天天到街中表演歌舞,每天都有足夠的東西進肚,而且還有一、二剩下。他倆就把這些錢儲蓄起來,日後用來找琪琪父母用的。他們在垃圾箱捨了一個汽水罐,於是將那些零錢投入那汽水罐內,待那罐子滿了,便起程了。

  這晚,風仔發了一個夢,夢見小絲回來了,還和他一同玩耍呢!這可算是風仔十多年來最可愛的一個夢呢!不禁面露笑容起來,琪琪因為想起自己的父母,睡不著,於是起來,散散步才再睡。她看見風仔雖然坐在千秋上發抖,但面上卻靈出笑容來,當然知道他在造夢……但當風仔夢境裡,知道小絲被捉了,還要她做一世苦工,立即驚醒起來。環視四周,還是漆黑一片,但看見琪琪還在地上坐著,並沒有睡,於是走前去,和她談話起來。就這樣,一天又過去了。

  汽水罐還差少少便儲滿了,兩人都滿懷希望之際:

  「不得了!日軍殺到,走呀──」
  「激氣呀!又打扙了,琪琪,我們走吧……」
  「我們走到哪裡?那以後又怎樣了……」
  「我也不知道……但,打扙會犧牲許多人命物命的……」

  人們都拿著財物,向第二個方向走著。只知道遠處發出幾次爆炸聲,其後紅光四起,人們的步伐也加快加急起來。風仔和琪琪也跑到山上躲避。由於山路非常峽窄,琪琪不小心,失足跌下來。幸好被風仔發現得早,立即用手捉住她的手。

  「抓緊我!不要放手!救命呀!」
  「風仔,不如你自己走啦!不要理會我了……」
  「你說甚麼?我怎樣也不會放手的!寧願我倆一同……」
  「風仔……對不起……」
  「琪琪!」
  「……。」

  突然在風仔身旁出現了一個男孩,一手便將琪琪捉住了,還拉她上來。但,琪琪袋裡的汽水罐掉了山谷下。找爸媽的希望沒有了……

  「多謝你,救了琪琪上來……」
  「小意思,為甚麼你倆會上來此山?」
  「村子被日軍侵襲了,可惡的日軍,竟一次又一次的摧毀我們的家園……他朝有一日我必定報仇的!」
  「呀,不記得問你們,我叫良和,你們呢?」
  「我叫風仔,他是我的女朋友──琪琪……」
  「誰跟你做女朋友!」
  「……。」
  「甚麼事情?說來聽聽,看看我們能否幫你?」
  「我真羨慕你們兩位,天生一對。其實我也有一個女朋友,但因為要搬家,我倆被迫分手……真不知何時才能重遇她,小絲……」
  「小絲?是不是這位?」

  風仔將那心形頸鏈打開,將那幅照片給良和看……

  「是她了!她就是小絲了,在旁的男孩就是我。但,為甚麼這個鏈嘴在你那裡?可否告訴我,小絲現在在哪裡?」

  5

  「對不起……良和,我……」

  風仔哭著的將以往所發生的事情告訴給良和和琪琪知。良和知道小絲不想風仔擔心才冒認是他的姐姐,但琪琪卻以為是風仔的姐姐。

  「良和哥哥,對不起!如果你不原諒我的,我可以被你打……」
  「這些事誰也不想發生的……你說她現在在非洲,我們遲些去非洲找她……」
  「我們?即是,我和風仔也有份?」
  「你們不想去嗎?」
  「不!不!琪琪,這也可以去找你的父母,可能找到的呢!」
  「不過,我們現在要在山上躲一躲避,而且還有一個女孩想和我們一起去,她的名字叫做詠詠。」

  其後,四人都「隱居」在山上,三個月後,日軍亦佔領了整條村子,但村民早已離開了。四人早已期待今天的來臨,他們知道碼頭裡有一艘船是前往非洲的,但比艇是運貨專用的,況且他們只人沒有錢買票。

  他們想到一條絕世好橋:先藏進貨箱內,等運到船上,船開了才出來,到處找食物。大概十天後便到達目的地──非洲。於是四人偷偷上到船上,其後每人找一個木箱,躲進去……

  船開了,一切都很順利,午飯時四人都從箱內走出來,打開甚的貨箱。嘩!發達了,箱內的食物應有盡有,他們四人當然大飽口福。吃過晚飯後,便一睡睡到第二天清早,如是者過了九天。還有一天便到目的地,大家都顯得非常興奮。

  今晚,大家睡覺都發了同一夢兒:到非洲,找到了小絲,大家生活得非常開心,而琪琪亦找回自己的父母……

  太陽已從東方升上來了,船亦泊岸了。大家都歡歡喜喜的跳出來,想逃走的時候,卻發現少了一人,經過大家的環視,原來詠詠還沒起來。風仔走前那個詠詠藏身的箱子,發覺是蓋著的,大家都感到奇怪,打開一看,嚇得三人都口呆了。詠詠在箱內睡著了,面部露出笑容。大家都嘗試去弄醒她,但詠詠卻沒有醒來,大家都焦急了,良和伸手摸向她的胸部,樣子都變了色。站起來說:「她……她已……死了……」大家都感到晴天霹靂,只是跪在船艙上,哭泣著……

  三人恐怕會被人發覺,於是風仔抱起詠詠,向船艙外走去。當大家踏出船艙外,一直走至很遠很遠的地方……之前,他們早已偷了兩、三箱的食物,跟著便跑到山上,在山上蓋了一間草屋,大概是他們的「基地」吧!良和正在處理那些食物時,風仔抱著詠詠的身軀走到附近的森林處,他和琪琪合力挖了一個洞,然後將她埋葬在泥土下,然後送上三分鐘的沉默。

  其後三人都聚在一起,商議日後的行程。雖是說「商議行程」,但各人也默不作聲,也許是沒法忘記詠詠的死吧!他們沉默了一整天,希望過了一夜後能忘記以往的事,於是,大定很早便躺在地上睡著了。可是,到了晚上的非洲,不單沒有一點火光,而且還有很多鳥獸大叫的聲音,這使大家都睡不著,唯有擁在一起,希望快點睡著,希望快點忘記詠詠。

  好不容易的三人睡著了,就這樣,他們渡過了一個最痛悲的晚上……

  6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醒來了。可是大家都一聲不響。直到中年,才談話起來。他們計劃了找小絲的方法,用八、九天的時間去熟習非洲的地形,然後繼續找尋。九天後,他們的糧食都食光了,於是起程去大城填,錢和食方面,他們打算偷人家的。

  「嘩!這裡很多人,但……小絲真的在這裡嗎?」
  「我相信,她一定在此……」
  「不要說了,唔……現在分成三組,一組去偷食物,一組去偷錢,一組去打聽小絲的消息……」
  「甚麼?分成三組?我們這裡只有三人……」
  「沒錯,每人辦一件事,黃昏在此等,風仔,你去偷食物;琪琪,你去打聽消息;而我去錢……差點忘記了,風仔,請你將那心形頸鏈交給琪……」
  「知道!琪琪,小心點……」
  「好!現在行動……」

  於是,三人開始各自行動,良和趁商人不為意時,伸出小手……風仔亦趁著人們不為意偷取人家的食物……而琪琪則打開頸鏈,到處門人家有沒有見過小絲……黃昏了,良和滿身金錢,走起路來叮噹叮噹,非常悅耳;風仔則滿手食物,走路起來,眼也不能看見前方;唯獨琪琪兩手空空……大家見面時,都顯得非常開心。

  「好了,這裡也夠食、用很多了……現在找一旅店投宿。琪琪,有沒有小絲的……」
  「對不起……我找不到……」
  「不要緊,我們有的是時間,明天再算吧!」
  「不要說了,我肚子也餓了,快找旅店吧……」

  其後三人找了一間頗漂亮的旅店,大家打算日後都以此為「第二基地」。一日又一日過去了,可是大家都打聽不到小絲的一點消息,良和鼓燥了,常常因小小的事情就發大脾氣,還找風仔來出氣。但風仔和琪琪都沒有抱怨,他們也明白良和的悲傷與無奈。

  過了不知幾多天後,三人在街上走著時,迎面來了一個男孩,大家竟然撞到正,四人都跌在地上,在男孩身上跌出一條頸鏈,但那個男孩不知道。三人起身後,扶那男孩起來,說聲對不起便走了。當那男孩走了的時候,琪琪發現了地上有一條頸鏈,拿來一看,原來是一條紅繩,掛著五個鐵圈。她想交回給那男孩,可惜不見了他的蹤影。風仔看見了,腦海裡浮現出小絲被捉的情形……

  「小絲……是小絲造的……小絲在這附近……」
  「甚麼?風仔,你不是傻了嗎?你憑甚麼証明小絲在附近?」
  「這條頸鏈……你們不記得嗎?我說過小絲被捉時,大家交換了自己的頸鏈。我相信,這條鏈是她造的……」
  「真可惜!那男孩不見了……」
  「不怕,日後必有機會再碰見他。我們繼續向前找她吧!」

  果然不出風仔所料,在七天後他們重遇那個小男孩,經過一番問答後,那條「五環鏈」真是一個大姐姐送給他的,而且其他小孩都有。

  「請問那個大姐姐現在在哪兒?」
  「在前邊的礦場,但有很多軍隊看守著……」
  「多謝你,小孩……你知不知道她的名字呢?」
  「我好似記不清,但我記得,有個『路』字的……」
  「路?」
  「是!有個『路』字的,其他的我不記得了……」
  「多謝你,小朋友!你可以走了……」
  「……。」
  「……?」
  「……。」
  「你為甚麼不走?」

  7

  「呀!我不走?你還沒有給回那頸鏈給我啊!」
  「對不起!我忘記了……」
  「多謝哥哥!」

  那小孩拿著那頸鏈走了,可是大家都非常不開心,因為那個大姐姐不是小絲。但他們並沒有放棄,走到礦場看看。他們潛入了礦場,但沒有被軍隊看見,其後便到處打聽消息。白天不負有心人,他們看到一個女孩,女孩的臉、手、腳都滿是傷痕,但外貌好像是小絲,走前一問:

  「你是否叫小絲?」
  「你是……良……良和?」
  「小……小絲!真是你……嗚……太好了!終於找到你了……」
  「你是風仔?怎麼樣子變了,心以往更可愛了……」
  「姐姐,我們到處仔,終於可……」
  「……。」
  「不要說了,我們逃走吧!」
  「但這裡軍隊守得很嚴緊,逃走非是易事……」
  「我有辦法!」

  他們就靠風仔的辦法逃走了,而這個「辦法」連作者也不知是怎的。走呀走!逃呀逃!終於走到「第二基地」,大家都安心起來。這一晚,大家都睡不著,因為有太多東西要說了,即使想睡覺,也閉不緊眼皮,尤其是良和,相隔多年的女朋友,驟眼出現在眼前,難怪他心情這麼「靚」!

  良和將她搬家後所發生的事情,一句不漏的訴說給小絲知道。兩人也非常開心、快樂。由於琪琪不認識小絲,只好獨坐在露台上,看著月光。這晚的月光也比平日的亮得多。風仔看見了琪琪,不禁心想:「我忘記了琪琪……」於是走前去和她談話。

  「對不起!琪琪,我忘記了你……」
  「不要緊,我沒有放在心裡,只不過我不認識小絲……」
  「在這幾個月,你陪了我這麼久,真多謝你!」
  「你說甚麼?我多謝你才對,你為了幫我找尋父母,寧願陪我……」
  「算了……不要再爭了,是我多謝你!係呢?你在哪裡出生的?」
  「我在一個漁村出生的,你呢?」
  「我在自己家裡的一個天井出生的,那時家境非常貧窮……」
  「我也是,爸媽非常辛苦地工作,賺回少少的金錢。難得有一個星期天,我們一家人去遊樂場玩。怎知那天太多人了,我失散了……」
  「跟著便有一男子說帶你回家,其實他男子是──」
  「當初我也覺得奇怪,誰願意白花錢在自己身上呢?」
  「我真沒用!我並沒有懷疑他,反而認他為我父親……後來姐姐告訴我知,他是一個騙子,但看沒有相信……唉!我真是沒用……」
  「不!如果沒有仔,可能我現在已送到第二處做苦工了……真多謝你!」
  「我想問你:你幾時生日呀?我在 6 月 20 日,我姐姐也是,因為她忘記了,於是我幫她定下這個生日日期……」
  「我在 11 月 17 日出生的……但不須送禮給我了……」
  「你也是啊!係呢……如果我找到父母後,你會怎樣呢?」
  「這個……這個我沒有想過!到時先至算吧……」
  「那你父母呢?」
  「他……他們……唉!一言難盡,但願他們還在人世間……」
  「對不起……令你想回傷心事……對不起!」
  「不要緊……怎麼這些對白這麼熟的?」
  「我也覺得……爸媽,真希望早日見回你們……」
  「琪琪……」
  「甚……甚麼?詠詠……詠她……」

  8

  「對不起……詠詠真的……已經……死……死……了……」
  「詠詠──」

  原來詠詠跟小絲相認識的!說來長篇:在風仔未找他的「姐姐」小絲的時候,小絲每天也要上學的,那時,她最好的同學(朋友)要算是詠詠了。因為有一次,詠詠不小心打破了校長最深愛的花瓶,小絲卻替她頂罪,以致小絲沒有書讀了。她被逼離開寄宿學校,走到森林處躲避,幸好有一男子頊意收留她,她亦和良和和詠詠分開了。詠詠因為小絲的頂罪而深感內疚,一星期後亦退學了。可是她再也找不到小絲了,只好找良和,良和也應承詠詠要找到他的女朋友──小絲。但詠詠的父母知道了她退學一事,立即大怒,還說以後不准她回家……詠詠認為自己沒有錢,於是再沒有回家了。跟著便和良和在山上的一間石屋生活了,等待找到小絲的一天的來臨。怎知因為被日軍侵襲,小絲家裡的主人亦要去打扙,只留下小絲一人,其後風仔亦被發現在一棵果樹下……

  「良和……你可否帶我去見一見詠詠……」
  「可以,風仔……拜托你了……」
  「知道!明天我們一起去吧!」
  「琪琪,我們一同睡覺吧!明天要去看詠詠的!」
  「……。」

  就這樣,四人又悲傷的過了一夜,細數起來,除了乘船的第九晚,那是最後乘船的一夜,他們睡得最開心的!

  天還未亮,他們早已起來了。大概是太傷悲,不能入睡吧……跟著風仔便帶他們到「第一基地」附近的森林,每近一步,淚水亦多一滴。遠遠看到詠詠的墓,大家卻傷感得不能動,大家都跪在沙上哭著、哭著……

  「不要再哭了,人死不能復生……但願她安息吧!」
  「嗚……」

  終於來到墓前,大家都默不作聲,呆著的站著,動也不動……三小時後,小絲倒在地上,暈倒了。也許她早前受到軍隊的對待,傷勢還沒痊癒,再加上這麼傷心,才暈倒……良和抱小絲回旅店……

  「良和,我幫你抱小絲回旅店,好嗎?」
  「多謝你了,但我不累,不必了……」
  「不累?你已抱了她個多小時了……」
  「縱使不是一、兩小時,甚至一、兩個月,一、兩年,我也不會累的!」
  「風仔,由得他吧!我想不巾『愛』有這麼大的力量……」

  兩小時後,他們終於回到旅店了,良和抱著小絲的身體,輕輕地放她在床上,蓋上被,坐在旁邊,等著、等著……

  兩日後,小絲也精神得多了,於是下床,想到外面逛逛。風仔見到了,於是和她一同出外。他們兩姐弟四周走走,這店看一看、那店看兩看,走到甚他的店又看三看,看來兩人都非常開心。黃昏了,兩人亦要回去了,但當小絲走到一家飾品度時,坐在櫥窗外,凝著兩眼,動也不動的望著。風仔看見了,走前看一看,他看見一個紫色的髮針,「很細緻,但這麼貴,我們又怎能買呢?」風仔再細心看,原來那個髮針由外地運來的,手工非常細緻。可是,將頭向下轉 25.4 度,發現這個髮針要兩元,試問誰有這麼多錢呢?

  「不要再想了,回去吧……我們還沒有幫琪琪找父母呢!她真是很可憐的!」
  「琪琪?原來她來此找父母……」
  「唉!這個世界……甚麼事情也是天意弄人的……」

  9

  良和、琪琪回來了,手抱很多食物,看見小絲沒事了,非常開心,食物都跌在地上,但良和沒有理會,走前去,握著小絲的手……
  
  「真感動……」
  「小絲,你沒事了嗎?太好了……」
  「良和,我還以為今後也見不到你了,但現在……沒事了……」
  「呀!我忘記買麵包,琪琪,我們一同出去買吧!」
  「好呀!快……快……」

  於是風仔和琪琪走了出去,只有良和和小絲兩人留下。但因為小絲身體一向不好,舊病亦復發了,於是再次躺在床上,但這次不同了……

  「小絲!小絲!你怎樣?醒醒吧……」
  「良……和……對不起……我又……要……睡……覺……了……」
  「我叫大夫來,好嗎?」
  「不……要‧再‧花……無‧謂……錢了……我可能以後也不……能醒……來……」
  「不會的!你一定能醒來的!振作點!」
  「不能,我不能了……對不起……」
  「小絲!我喜歡你……你能否嫁給我?我真心的……」
  「我、我……良和……對……不……」
  「小絲!小絲呀!你……不要死呀!醒一醒吧!你在騙我的……」
  
  「我們回來了……小絲,你猜猜我買了甚麼東西給你?」
  「……。」
  「小絲,你沒事吧?良和,發生了甚麼事?」
  「小絲,小絲她……她死了……」
  「沒、沒可能的,姐姐──」
  「風仔,我真沒用……連小絲都救不到……」
  「姐姐,我剛才買了一份禮物給你的……是那一個髮針,我花了那個五元了,那個媽媽給我的最後一個硬幣……但你……沒可能的……」
  「風仔,你想做甚麼?」
  「不要阻止我,我要和姐姐一同生活……」
  「風仔,不要……如果連你也死了,誰幫我找父母……」
  「我不理會!放開我!快些……」
  
  啪的一聲!
  
  「風仔,你太自私了……」
  「琪琪……」

  風仔因為知道自己的姐姐去逝了,痛悲之下,竟想走上自殺之路,幸好被琪琪阻止了。那個髮針,是風仔犧牲了他媽媽送給他的五元,用去兩元後,他將剩下的三元買了一條頸鏈,鏈嘴是一隻小雞。但這條「雞鏈」,他是想送給琪琪的,待她找到父母時,便請求嫁給他……

  「多謝你……琪琪,幸好你阻止我,不然的話,我現在已……」
  「不!如果比著我是你,我也會自殺呢!風仔,對不起,我是不是打你打得太大力了……」
  「不!我覺得現在精神了許多……」
  「但你的臉,紅了一個掌印……真的沒事嗎?」
  「老實說,真的很痛……」
  
  「嗚……小絲!」
  「良和哥哥,不要再哭了……」
  「你不要多事,同我滾開……」
  
  啪的一聲!
  
  「風仔──你沒事嗎?」

  10

  因為良和氣憤,於是一手推開風仔,風仔躲避不及,撞向牆上,右手擦傷了……

  「良和!你太過份了……風仔何時得罪你?你要這樣對他……」
  「琪琪,算了……是我不好……不要罵他……」
  「風仔,對不起……」
  「小事啦!不要緊……我對不起你才對……」
  
  就這樣,大家也和好了。第二天,良和將小絲的身軀埋葬在詠詠旁邊,希望她們兩位能夠得到安息……今句沒緣,但願來世再見吧!這時,軍隊亦佔領了這個村子,還要捉壯男出來,負責掘礦。突然,從窗外傳來十多句「救命!」好奇與激氣之下,風仔、琪琪和良和都走出去看個究竟。只看到一大班人群,人群中竟有一婦人和她的一子一女跪在地上,請求放過她的丈夫。試問軍隊又怎會願意呢?於是,那男子反抗,但被軍隊的其中一位士兵拔起長槍,向那男子射去……
  
  「轟」的一聲,大家都掩著眼睛,張開眼一看,原來他的妻子上前擋了那一槍。
  
  「阿君!你不要死……嗚……」
  「哭甚麼?」只見那士兵再將那手上的長槍向那男子射去……
  「你……你竟然……沒良心……呀──」
  
  眾人都一聲不響,怕招上殺生之禍。跟著,那男孩站起來,揮一揮拳,便一拳打向那殺死他父母的士兵身上,士兵立即跌在地上……

  「我們全家沒有得罪你,為甚麼要殺死他們,你日後是不得好死的……」
  「啊?是嗎?大聲一點……」
  「你日後不得好死……」
  「好的!很大聲……但……再見了──」

  那士兵向男孩的左手射了一槍,只見鮮向滿身,跪在地上,咬緊牙齦,但沒有低頭,反而兩眼凝望著那士兵。士兵又再次舉起他的長槍……

  「停手!」風仔立即由人群裡跑出來,走到那男孩面前,兩手張開。
  「你這個卑鄙無恥下流賤格的垃圾兵,以為自己有支長槍好巴閉,其實你連豬狗都不如,遲早有一日跌倒在街上,不得好死……」

  琪琪和良和亦跑出來……人們看見此三個小孩的勇敢,便一齊舉手歡呼:「軍隊!走開!軍隊!走開!」場面非常震憾……怛突然從軍隊後方傳來一聲,原來是軍隊的首領……

  「全部收口!你們五人,全部跟我回去……」
  「今次是我自己的事,不關那三位小孩事的……」
  「閉嘴!快跟著我──」

  人群頓時變得鴉雀無聲……那首領將他們五人扣留在牢房裡,待三天後再逐一處置。在牢房裡,五人談起話來,原來那兩人是孖生兄妹,男的叫安迪,女的叫安娜。跟著,琪琪幫安迪包紮好傷口,使安迪不會失向過多而死。

  「對不起,風仔、琪琪、良和,為了我們,你們要……」
  「傻啦!我們是自願的……」
  「但,三日後我們便要……槍殺了……」
  「槍殺?為甚麼?」
  「我們得罪了那班軍隊,我叔叔因在礦場上得罪了他們,結果被……」
  「那麼,我們真的不能逃走……」
  「除非我們能夠走出去,但這裡軍隊守得這麼嚴緊,根本沒有辦法!」
  「我有辦法……」

  11

  突然在牢房的右角出了一男聲,大家都把頭向後一轉,原來是一個犯人,大家都嚇了一跳,沒有人知道這犯人是何方神聖。

  「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況且你們是一班小孩……」
  「但……但……你說有辦法的。請問那個辦法是怎樣?」
  「三日前我已被軍隊捉了到此,還要四日後便要槍決了……但我計算過了,這裡有一個洞,洞便是出口。可是,憑我一人,至少要十多天才能挖開此洞,但到時我早已……」
  「你即是說,如果我們五人分工合作,很快便可逃生?」
  「正是。況且你們是小孩,洞不須掘那麼大……」
  「但……我們走了出去又怎樣?」
  「你們要搏一搏了,盡快走去左邊的出口,但檢會是很渺茫的,你們……」
  「良和……你們怎樣,我認為應該搏一搏,否則只有死在這裡!」
  「我也同意……但,叔叔,如果硬衝出去,可能會被發覺,然後被槍殺的!」
  「放心,我這裡有很多槍械,但你們懂得使用嗎?」
  「……。」風仔、琪琪、安迪、安娜都異口同聲說:「我不懂!」
  「我懂!」良和站起來,握著拳頭。「我以往曾當過少年兵,曾試過燒槍……」
  「良和……今次靠你了……」

  五人立刻掘洞,因為安迪受了傷,所以由那犯人負責代他挖……大家都很拼命的挖……兩天後,終於挖完了。良和他們向那犯人道別後,便拿著槍械走出去。可是,安迪被人發現了,士兵憤怒的向安迪的右臂踢一腳,大概是那士兵知道安迪的左手受傷了的。

  「你們真是自尋短路,但沒有首領的指示,我不會殺你們任何一人的……」
  「少講廢話!」
  「廢話?看你們明天誰說廢話……哈哈……」
  「豈有此理──」

  跟著,一班士兵亦來到這裡。他們將五位小孩關在第二個牢裡……同時,士兵知道了是那犯人攪鬼,於是將他立即處決了。五位小孩都感到很激氣,安迪跪在地上,大喊著,原來他右手拼命握著左臂,痛苦連天。漸漸地,地上的鮮血越來越多,可是四人也不能幫到安迪,安娜坐在他的身旁,感到非常悲傷,她已喪失了父親和母親……

  「喂!救人呀!有人受傷……」
  「風仔……不要叫了,他們不會理會的……」
  「但你的傷……」
  「不要理我了……不如,良和,你一槍打瓜我吧!」
  「甚麼?安迪,你竟然說出這些話?」
  「安娜……對不起,我要去找爸媽了,你要懂得照顧自己……」
  「安迪!你不會有事的……」
  「再……見……」

  就這樣,安迪亦死去了。良和感到非常激動,他好像覺得,上帝一直針對他,要他死去。

  後來,良和站起來,滿眼淚水的,說……

  「我想過了,當明天我們被軍隊捉出來,準備被殺的時候,各自衝出去,你們再在『第一基地』會合吧……」
  「等等,良和,你為甚麼說『你們』,難道你不走?」
  「大獲,被他們識穿了,沒法子,騙他們吧……」
  「啊!不!不!我說錯了,我是說『我們』……」
  「我認為這辦法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琪琪、安娜,你們認為呢?」
  「沒辦法……唯有這樣做,不然,大家都必死無疑了……」
  「哥哥……嗚……」

  12

  於是,他們睡著了,一切希望都只有在明天。如果明天失敗了,再也沒辦法。因為,明天正舉行「槍決」儀式,只有兩種路可走,一是生還,二則死去……

  第二天,士兵已走在牢房門前,大叫:「快出來!」三人都做好準備了,一開門便衝出去,後來,三人都順利衝出去,而良和則「大開殺界」,見一士兵,殺一士兵。風仔則保護琪琪和安娜衝出去,四人走到大門前,良和亦將兩個守衛殺了,這是他一生人中第一次殺人,而且殺了最多人的一次。但出口已到,良和卻停下來,不走……

  「良和,你瘋了嗎?還不走……」
  「對不起……你們走吧!不要理我了……」
  「為甚麼?快些……他們追上來了──」
  「風仔,在這幾個月,多謝你和我一起,找尋小絲……」
  「……。」
  「在找小絲的日子裡,我對你發脾氣,你也沒有理會和埋怨我……但小絲最後亦死去了,我在這個世上也沒有甚麼用,所以我……」
  「你拿著甚麼?手蹓彈?難道你想……」
  「沒錯,我會與他們同歸於盡──」
  「不要,你可以走先,日後再報仇……不要這麼快……」
  「不要勸我了……你們快逃跑,不然,一陣連你們也……走吧!」

  風仔、琪琪、安娜拼命向前走,不久在遠處傳來一聲巨響,他們哭著,風仔還調頭走,找回良和,可惜被琪琪和安娜捉住了……

  「你們幾個真有本事,竟可逃出,走到這裡……」
  「啊?你是……」
  「我是軍隊的首領,你們死吧!」
  「呀──風仔,救命呀?」
  
  那首領立即拔出一劍,向琪琪身上斬去。但被風仔及時上前,伸出右手擋無了那一劍。將軍大怒了,於是加大力度,風仔的左手臂被那劍子斬至很深……
  
  「我不會讓你傷害琪琪的……」
  「你太自量了,即管看看,你的右手硬還是我的劍硬!」
  「風仔,不要理我!你自己走吧……」
  「你說甚麼?我們這麼辛苦來此,也是為了找你的爸爸媽媽,我這小小的傷,不值得甚麼……呀──」
  「你……你……你……竟……」
  「?」

  只見將軍的雙手鬆開,然後整個人跌在地上……原來他的身體中了一枝箭,那枝箭是安娜射出的。剛才她不知怎的,在地上發現一枝弓和箭,於是用盡力氣殺了那個將軍……
  
  「多謝你,安娜……」
  「不要說了,你現在受了很大的傷,找地方避一避吧……」
  「風仔……對不起,你為了我而……」
  「不要緊,我不會有事的!琪琪,你沒事就好了……」
  「我們現在走去哪裡躲避?」
  「呀……」
  「風你,你沒事嗎?」
  「我的左手……左手感到好冰冷……」
  「救命呀!救命呀!有沒有人……」

  風仔躺在地上,琪琪在旁哭著,大叫「救命!」可是,過了很久也沒有人經過,但最後……

  「琪……琪……你是……琪琪嗎?」

  13

  「爸……爸爸……媽……媽媽?」
  「你真是琪琪,太……太好了!我們找了你很久了……」
  「琪琪,太……太好……真是太好了!你終於找回自己的父母了……」
  「呀……爸爸……風仔為了救我,才受傷。快帶他去看大夫……」
  「好!我們現在去……」

  於是,琪琪和她的父母、安娜一同送風仔去看大夫……大夫先幫風仔止血,但失敗了,風仔可能因失血過多而死去……

  「大夫,真的沒有辦法?」
  「辦法不是無,只有一個:切除他的左手……」
  「甚麼?切除風仔……的左手?」
  「除了此辦法,我再沒有其他辦法了……怎樣?不要廷遲了……」
  「大夫……你切吧……」
  「風仔……你以後便會……」
  「沒辦法,我不願死去……大夫,快些,不要廷遲了……」

  就是這樣,風仔為了救琪琪,甘願失去一臂(左手)。其後琪琪的父母帶風仔回琪玵的家。第二天早上,風仔矇矇矓矓聽到有一男聲,這聲音他以往未曾聽過的,想睜開眼睛,卻不能。可能是因為剛做完「手術」後,身體體力耗至極點才不能睜開眼睛,甚至連起身也不能夠!靠耳朵去聽,卻聽見他與琪琪對話……

  「琪琪……我等了你差不多四年了……你知道我很掛念你……」
  「浩而,對不起……我、我……說來長篇了……」
  「原本那男孩的名字叫浩而,他是誰?」
  「琪琪,自從你失蹤後,我便一直找你。可是,到處也找不到你……」
  「我被……被人捉去了……」

  琪琪花了三個多小時,將以往的「經歷」告訴給浩而知道,浩而則坐在琪琪身旁,細心去聽……
  
  「琪琪,我知道你的家人要搬來這裡,我說服了爸媽,才可來到此……」
  「為甚麼?難道你知道我日後會在這裡?」
  「浩而究竟是甚麼人?為甚麼他要等琪琪?」
  「我也不知道,但我有預感……你一定會到這裡……」
  「如果我不來呢?」
  「我也會一直等,等到有一天你回來為止……」
  「嗨!兩位早晨……」
  「安娜?早晨……」
  「她就是你所說的安娜嗎?」
  「死人安娜……這麼快便起床了……」

  三天後,風仔漸漸康復了,當他張開眼睛後,看見浩而,真的和琪琪天生一對,自己的心立即變得孤獨……在這時,人民又受到軍隊的騷擾。雖然上次的軍隊全軍覆沒,但新一隊又殺到,對於風仔來說,軍隊是他最憎恨的,因為他們一次又一次的破壞他的家園……他恨不得手持 A.K.47 將所有士兵掃低,令這世界和平起來。

  安娜知道了新軍隊介入,但想起自己的父母和哥哥,觸景傷情,感歎著……於是出去了。在離開琪琪的家前,她留下了一封信,這信放在檯上,被風仔發現了。意思大概是要為父母和孖生哥哥報仇,叫他們不要再等她了,她是不會回來的……當然,大家都知道安娜為甚麼以後都不會回來!

  風仔放下那封信,跑出街外找安娜。走呀走!走呀走!走了不知多久,卻也找不到安娜的縱影。突然從「第一基地」附近傳來一強光,跟著一聲巨響,火光四起……

  「安娜──」

  14

  只聽到一聲巨響,安娜永遠也不會回來了……風仔帶著沉重的步伐,向琪琪的家慢步回去。

  「我是不是造夢呢?」

  風仔用右手扭自己的耳朵……「哇!痛、痛呀……」這已証明風仔不是在造夢,安娜真的已經犧牲了。回到琪琪的家裡,大家聽到安娜的事都感到很傷心,但,人也死去了,得救也太遲了。大概三個禮拜後,風仔覺得自己在這裡會防礙其他人,他曾想過要離開,但又沒有勇氣與琪琪分開……

  在這幾個星期,風仔漸漸發覺,浩而是喜歡琪琪的,而琪琪亦是。他倆經常手拖手去逛街、看戲,自己更感到不知所措。第二天,他獨個兒走到碼頭,看著海、看著、看著……

  「點解?點解?點解天要玩弄我……激氣呀──」

  一邊叫著,一邊將身旁的石拋向海裡。雖然石子沉進海裡發出聲音,但風仔都聽不到,他的心根本不在這兒。就這樣,渾渾噩噩又過了一天。黃昏了,風仔卻不想回去,他總是覺得有他的存在,會令琪琪和浩而不開心,他總是覺得會防礙他們二人……

  在歸「家」的途中,風仔哭了……他不知如何是好。「走?不走?走還是不走呢?」不知怎的,今天的路好像比平日的長很多很多倍,彷彿走不完的……最後,他想通了,「我還是走吧!既然琪琪喜歡的是浩而,我又何必介入呢?況且,他倆可能由小便認識了……」

  回到家裡,風仔收拾行裝,他不敢面對面和琪琪說話,怕說不出,於是寫下這一封信:

琪琪: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相信我已返回我的家了。對不起,因為我要回家探望爸媽,他們早已在家中等著我呢!

  其實,自從我和你相遇那天至今,我都覺得很開心,真的!回想起這幾個月,真發生了很多事情,最令我永不會忘記的,便是我的姐姐──小絲了。我感到很久疚,如果當初我聽小絲的忠告的話,她便不會得到如此的下場,我真是沒有……

  對不起,我沒時間了,希望你永遠都能快快樂樂、生活得開開心心,我要走了,再見!

                                風仔

  風仔把信摺好,放進一個白色的信封內,然後輕輕的把信放在桌上,然後拿著行李。但,行李箱突然打開了……

  其後,所有東西也「彈」了出來,有一東西在微暗的燈光下放出銀包的光。風仔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條頸鏈,鏈的一方串出一隻小雞,風仔立即愕然起來……

  「琪……我原本想著,如果你找到父母後,我便向你求婚……」
  「算吧!我真傻……琪琪喜歡的是浩而……」

  15

  風仔無奈的拿起那條頸鏈,其他的東西也沒有理會,但跑出屋外。跑到河邊,河邊早已停泊一艘小船,風仔走上船上,兩眼帶著淚水的,頭也不敢回後轉,怕自己的心難死……

  「琪琪……再見了……」

  小艇向太陽山下的方向駛去,最後,連艇的縱影也看不見了……

  這時,琪琪和浩而都回到家裡,看見地上的行李亂七八糟,最被還以為有賊呢!但後來,在桌上看見了一封信,看後,才知道風仔已經離開了……

  「琪琪,不要難過,他已經走了……」
  「你不知道的,風仔說要回家探望爸媽,他騙人的!」
  「為甚麼?」
  「小絲說過,風仔的父母因為打扙,所以……嗚……」
  「不要哭了,身子要緊……」
  「浩而,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呢?行李也沒有拿走……」

  另一方面,海上突然打起大風,烏雲滿天,這回不得了……

  「快走呀!這小艇會沉的!快……快……」

  其後,真是刮起大風兩,風仔因為不懂游泳,加上他已失去了一隻左手,自己已知道今次會葬身大海了……他獨個兒坐在船倉中,右手拿著那條「雞鏈」,想回以往和琪琪一起的日子,開心極了,臉上亦露出笑容來。在這個絕望的時候,一個巨浪打在艇上,小艇終於沉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