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意農莊」

  〔我們的夢想是要開辦一間電腦公司,一間國際公司;我們要設計一些新的應用程式,是沒有人曾想過或實現過;我們要改變所有人日後的生活方式。縱使我們的期望可能太大太高,但會盡我們的努力。〕

  二○○○年二月十三日,星期天,有雨。你們或許不會知道,明天是情人節。建軍乘坐聯合航空飛機獨個兒到美國。到達三藩市國際機場,才知道美國和香港的時差是負十六小時,他原本想著這天是星期一,教授會在機場接待他。然而,經過十四個小時的飛行,到達目的地後仍然是星期天。

  「現在才是上午十時多,怎麼打算好呢?公司裡想必沒有人吧?」

  建軍看看腕錶,根本不知道應該怎樣做。他,推著盛行李的車子,在機場裡走了一趟,最後將行李寄放,無所事事地坐著。過了個多小時,他感到很悶,沒可能就這樣地在那兒坐一整天吧?於是站起來,走到一部電話旁。

  「……。」他投入幾個硬幣,按著一個電話號碼。
  「你好,這裡是……」電話筒裡傳出一位女性聲線,是電話錄音。
  「……。」建軍一邊聽著留言,一邊希望有人接聽電話。
  「喂?我是喬治……」結果有一位男子回應。
  「喂喂,我是 Jackie ,是香港來的。」建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說道。
  「啊?阿 Jackie 嗎?很高興你到來美國。但不是定好明天才會到達這兒的嗎?」
  「是因為我計算錯誤,我以為明天才到來,怎知原來是今天。幸好公司裡有人呢,要不然我也不知道怎樣算……」
  「不打緊,那麼你現在在哪兒呢?」
  「我現在在機場,但不知道自己在哪兒。」建軍環顧四方,不知道自己在何處,只知道是身在國際機場。
  「是三潘市嗎?」
  「是的。」
  「那麼,你別走開,我現在來接你。」

  經過四十多分鐘,一位陌生男子站在建軍跟前,他個子看似很年輕,是新公司的老闆。隨後,喬治駕車載著建軍,沿著 101 高速公路回公司。因為下著大雨,路上滿是雨水,前方的車子駛過的時候,輪胎濺起很多水花。

  回到公司,建軍致電話回家和給程雪。他,跟著借來教授的電腦查閱電子郵件。看見程雪傳送來的電子賀咭和一封電子郵件,他突然覺得,以往沒有怎樣對她好。

  「從今開始,我會改變自己一切不好的性格,一個人在異地,不要像以往那樣。」

  當天,老闆替他找來一間旅店暫住。第二天,他亦在公司裡的電腦上網搜尋和下載免費的上網軟件,放工回到旅店必定會上網,和程雪在網絡會議程式見面。自那天開始,無論是走路、乘公共汽車、吃飯等建軍都會想著程雪,腦海裡總是浮現出她的樣子,她那甜絲絲的笑容。

  十天後,程雪在網絡會議程式告訴建軍,她有機會到美國探望他。

  「小肥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知道嗎?我今天到美國領使館申請了旅遊簽証,下個月我有 sem-break ,可以到來探望你呢。」
  「是真的嗎?那麼真的太好了……」
  「是啊!如果沒有突發事情的話,下個月十六日我便會到來,那時你記著要來接我機啊。」
  「這個我一定會的。我會在這個星期天試試乘火車到機場一趟,我一定會準時接你的;不,我一定會早些到達,等待你。」
  「多謝你,小肥軍。」程雪心裡感到很高興,因為,她可以再次見建軍。

  不知道為甚麼,自那天開始,時間過得好像特別慢似的。好不容易終於到了三月十六日,下午五時四十五分,建軍獨個兒離開公司,乘搭火車,再轉乘穿梭巴士到三潘市國際機場。他看看腕錶,是晚上七時。

  建軍站在接見處靜靜地等待著程雪,良久,人們開始從通道裡走出來。

  「……。」程雪帶著沉重的臉容推著行李車走出來。
  「小肥雪,你好。」建軍看到對方,於是立即走前去,以左手替她推著行李車,右手拖著她的一隻小手。

  跟著的幾天,當建軍放工之後,程雪總是陪伴他一同到超級市場買日常用品、食物和飲料。

  「你呀,家裡甚麼也沒有,電視機啦、錄影機、電飯煲等等,也不知道你這個月是怎樣生存的……」
  「哈哈,可想而知,你在我的生命裡是多麼重要的。」建軍拍拍自己的頭,笑著說。「沒有你,我將來有一天會餓死的。」
  「但似乎,沒有我的日子,你還是能夠生存的呢。嘻嘻……」
  「我只不過是每餐都吃漢堡包……」
  「那麼,讓我今晚教你怎樣煮幾道飯菜,不要吃那麼多漢堡包餐,對身體不健康的。」程雪語重心長地說。
  「小肥雪,多謝你。」聽到對方那真誠的說話,建軍心裡感到很感動。
  「明天是星期天,我們一同到三藩市逛逛好嗎?聽人家說,漁人碼頭有很多好看的東西。」程雪投以一個笑容。「另外,那兒有一個主題公園,好像叫做金門公園……」
  「好的,我們明天一同到三藩市。」

  第二天清早,二人一同乘坐火車到達三藩市。那兒的氣溫比較低,是因為近海的緣故吧。離開火車,走了一會兒,來到一個公共汽車站,問過司機後,得知是可以到達漁人碼頭。

  二人四周逛著,來到三十九號碼頭,他們一同手拖著手看精品和拍照,很寫意。

  「小肥軍,看這個大灰熊毛公仔,我要和它拍一張照片!」不經意地經過一間精品店,程雪看到一個大灰熊毛公仔被放在店子外的一張長椅,不禁大叫起來。
  「這個當然沒有問題。笑笑……」
  「哈哈,我今天很高興啊!」程雪笑了起來。
  「傻瓜。」

  三月廿六日,星期日,程雪乘坐晚間飛機離開美國,獨個兒返回香港。雖然只是在建軍身邊逗留了十天,但對於他們二人來說,是一段難忘的回憶。

  日子如常地過去,建軍遇上問題時都要一個人應付,不像在香港的時候,可以隨時隨地和朋友或家人商討。獨立,仿似是對他的一種磨練。另一方面,程雪亦要適應一段新的日子。一直以來,身旁總是有一位男孩子給他支持和鼓勵,開心的時候一起過,不開心的時候亦一起過。然而,自建軍離開香港之後,她要一個人面對每天的生活。

  最難過的是,每每逛街時,看到情侶們在身邊擦身而過。程雪伸出左手,感到建軍的右手柔柔地握著自己。她將左手手掌合上,發覺對方的手不見了,原來只是自己的幻覺。

  四月中,建軍不知從何突然萌生了一個念頭。他想為程雪編寫一個個人網站。

  「小肥軍,多謝你的心思。但我覺得,不要編寫一個只是屬於我的個人網站,我想,最好是一個屬於我倆的網站。」在網絡會議程式裡,程雪感到很興奮地說。
  「這個,我明白。多謝你,小肥雪。」
  「那麼,我們的網頁要有一個主旨或主題,這樣才較容易去編寫。」
  「我很認同你這個觀點,但我們該用甚麼做主題呢?又,該取怎麼樣的名字呢?」建軍問。
  「我已有幾個不同的構思。其中有太空、自然、農場、巴士站等等。」程雪回答。「域名方面,最好是和主題有關……」
  「域名方面,為何不選擇『軍雪』、『雪軍』、『Jackie-Snow』、『Snow-Jackie』等等呢?」建軍感到好奇地問。
  「我不要!名字很老掉牙,而且你不覺得慚愧嗎?」
  「哈哈哈……又是的。」建軍傻笑起來。「那麼,太空的意念很不錯呢!自然也很好。」
  「不,我們要想得深遠些……」程雪說。「因為這不單是現在的網頁,而且是我倆未來一起的網頁。」
  「我明白了。」
  「如果有機會,我們可以用這個網頁創造一個神話。」
  「程雪果然是名不虛傳,好的。」建軍滿心歡喜地說。「一切事情交給我,我一定會盡我的努力去完成這個網頁。」
  「不,不用那麼急,我們有的是時間啊。」程雪認真地說。「而且,慢工出細貨嘛。」
  「嘻,我明白。」建軍回答。「那麼,我們該註冊甚麼域名呢?」
  「你有甚麼好提議呢?」
  「有一個網頁可以查看哪些域名是還未被註冊的……」說罷,建軍查看了十多個不同的域名。
  「怎麼樣呢?」
  「似乎不太理想,有很多好的域名早已被人家註冊了。」
  「那麼,你有甚麼喜好嗎?」聽到對方的說話,程雪耐心地問。
  「農場似乎比較好些,一來我們很容易找到一個好的域名,二來會比較多選擇去設計……」
  「那麼,試試找『快樂農場』、『葉子農場』、『愛在農場』、『得意農場』、『美麗農場』等等,看看哪些還未被註冊。」

  結果,程雪一邊告訴建軍她的喜好選擇,而建軍則一邊用互聯網查看域名的可註冊性。花了個多小時,建軍列出一系列可行的域名。最後,他們選擇了「得意農場」。

  「是真的肯定了嗎?如果是,我現在便用信用咭註冊啊!」
  「是的,我等你。」

  過了一會兒,「得意農場」註冊過程成功。

  「太好了,我倆終於有自己的網頁。哈哈!」建軍又再次傻笑起來。「但它說我們要等一天的時間才能用到這個域名呢!」
  「沒問題。我們有的是時間。」程雪答。「是的,那麼,我們要花一些心機和努力,令我倆的網頁每天更多采多姿。」
  「好!那麼,我們應該怎樣分配工作呢?」
  「我負責網頁構思、設計,而你則負責實現,好嗎?」
  「沒問題。」
  「哈哈哈,即是說,我是網站的 CEO ,而你只是一名 Web Designer 。呵呵……」程雪打趣地說。「你要實現任何東西前,要先問過我的意見……」
  「這個沒有問題。你是 CEO 是不是意味著你會出糧給我呢?呵呵呵……」建軍亦不服輸地說。
  「是的。我每年會給你一毫錢,但工作量可能會很多很重。嘻嘻。」
  「哼!我不和辯……」

  第二天,建軍和程雪再次在網絡上談話。

  「我想,還是改為『得意農莊』好嗎?我覺得稱呼為農莊比農場來得好些。」
  「農莊、農莊,好的,就稱為『得意農莊』。」程雪同意道。

  就這樣,「得意農莊」在二○○○年四月十九日正式成立。其後的日子,程雪不停地設計和構思不同的情景,而建軍則以諮詢人身份來探討可能會面對的問題。另外,程雪也提出不同類型的網頁設計,建軍則以美術設計者的身份來思想可行性。

  每天,他們二人無論在學習上、工作上都不停地想著「得意農莊」。彷彿網頁構思已成為他們生活上一樣很重要的事情。

  縱使建軍每天要上班辛苦地工作,下班回家後總會花三至四個小時去設計網頁。漸漸地,網頁的內容開始豐富起來。

  這天,無獨有隅,程雪和建軍都有同一個新構想和目標。他們二人不約而同地告訴對方自己所想的事情。

  「其實,我想實現一個模擬農場,在那兒,人們可以養自己喜愛的動物……」
  「這麼巧?我也有這個構思呢!但看來要花一段頗長的時間。」程雪笑著說。
  「不打緊,記不起得我們倆人有的是時間嗎?而且現在我們都有要事在身,慢慢來吧。」建軍繼續說。
  「好的,這個當然沒有問題。我真的希望日後有一天,我們的農莊可以讓全世界的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農地。」程雪充滿憧景地問。
  「及飼養他們所喜愛的動物。」
  「正是如此!」
  「我們真的很夾得來,哈,或許我倆是命中註定的一對。」
  「哈,你真的不知自己的臉皮有幾多尺厚!」程雪紅著臉兒說道。
  「哈哈哈!」建軍傻笑起來。
  「小肥軍,不知道你將來有沒有甚麼理想呢?」
  「我想開辦一間國際性的電腦公司,我最大心願是要開發不同的應用軟件程式,能夠貢獻所有人……」建軍說到這兒,已經感到非常高興。「小肥,你呢?」
  「你有很多的抱負呢!而我,很想學習多些,跟著將自己所學習到的應用出來,改善所有人、幫助有需要的人。」
  「那麼,我們一同努力!」建軍說。「第一站是中國,我希望首先在中國發展……」
  「好的。我倆日後要互相勉勵,我會努力學習好中國社會的經濟發展和狀況。我希望我可以助你一臂。」
  「多謝你。」建軍感動地說。「我相信我們將來一定可以達到自己的理想的。」
  「是的,我也相信有這麼的一天。」
  「但……」建軍想了一想,然後說:「其實我會不會自私了一點?」
  「為何你會這樣說?」
  「因為我一直以來也只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但是我剛才發覺自己沒有考慮過你的理想。」
  「小肥軍真是小肥軍,我當然也有我的理想。正如剛才所說,我要學習多些,將自己所學習到東西應用出來,去改善所有人和幫助有需要的人。其實,我倆的夢想是可以並肩前進的,是不是?」
  「你說的有道理。」建軍回答。「小肥雪真是小肥雪。」

  第二天,程雪在一本雜誌上看到一篇文章,是描述現時中國的人民生活。一般來說也是未如理想,很多小孩還是未有機會進學校學習。看到這兒,程雪概嘆在這個世界上,為何有一些人享有一切,有一些人卻連甚麼也沒有。

  如是者地又過了幾天,建軍每天也很努力地工作,依舊,工餘的時候總會花幾小時在「得意農莊」的網頁設計上。每次更新網頁時,他總會在「事件日誌」中記錄自己做了些甚麼改進。

  「小肥軍,我想助養一名兒童……」在網絡會議程式,程雪對建軍說。「只要每個月捐二百多元,中國便有一名兒童可以得到學習的機會。」
  「唔……」建軍想了想,說:「我也知道你現在的心情,但我們也是很窮的。如果我們是富有人家,助養多少個兒童也不是問題。只是,我們本身的問題也未解決,怎樣去幫助其他人呢?」
  「這個我明白。」
  「我答應你,將來我們賺很多錢的時候,我們可以不停地幫助中國的小孩。」
  「這個我也明白。」
  「是的,小肥雪。我們可以將『得意農莊』所得到的收入用來開辦學校,令多些兒童得到學習的機會。縱使我們的能力有限,至少我們在這一生裡做過一段有意思和有意義的事情,是不是?」
  「我明白了,小肥軍。我會努力,我會全力支持你。我們將來一定有機會幫助所有人。」
  「我也會全力支持你的啊!但目前我倆要儲多些金錢。」
  「這個我也明白……」
  「哈哈,不要只說嘴邊說明白明白,心裡面要真的明白才好。」
  「哈哈哈,這個我亦明白。」此時,程雪笑起來。

  這樣地不知不覺,時間流走得很快。半年後。

  這天是星期天,建軍獨個兒在家感到很悶,無所事事,於是駕車到三藩市一趟。在那兒,他想起了初次和程雪一同到漁人碼頭遊玩的情境。最後,他走到一間精品店,櫥窗外有一隻大灰熊的毛公仔。站在櫥窗旁,建軍呆呆地望著那隻大灰熊,腦海裡幻想著日後程雪雙手抱著它而笑得甜甜的樣子。

  「店子老闆,你好。」最後,他走了進去。
  「年青人,你好。請問我有甚麼可以幫你嗎?」
  「我想問櫥窗裡的那隻大灰熊賣不賣的?」
  「這個?唔……」店子老闆探頭望望櫥窗,看到一隻和成人一樣大的大灰熊毛公仔,於是回答道:「真不好意思,這是最後一隻,是裝飾品。」
  「啊,是嗎?」聽到這個回答,建軍難免有些不快樂。
  「或許你遲些再來,因為之後總公司會取多幾隻過來。」
  「那麼,要等多久呢?」
  「這個很難說呢。我想也要三、四個月啊。」
  「原來如此。」建軍說。「那麼,我遲些再來吧。」
  「好的。」

  建軍離開精品店,口裡喃喃自語,心裡好像想著一件事情似的。

  ※  ※  ※

  三年後。

  「小肥,我打算下個星期便會返回香港。」
  「是嗎?那真的太好了,我倆終於可以再重聚。」
  「是的,這段日子難為了你呢!」
  「不!我覺得難為了你比較多。」程雪說。「畢竟,你要一個人在外地自食其力。」
  「哈,不!我想我倆都受苦了。從今開始,我倆不會再分離,好嗎?」
  「一言為定。」

  臨別前一個星期,建軍想起不久前到過三藩市所看見的一個大灰熊毛公仔,於是獨個兒駕車再去那兒一趟。個多小時之候,來到店子門前,建軍深深吸了一口氣。在這三年間,他有一空便會找精品店的老闆談話。

  「店子老闆,你好。」他推開門,進了去。
  「年青人,你好。」店子老闆一邊看著手裡拿著的一本關於直升機駕駛的書,看見建軍進來於是說。
  「我想問不久前你這兒有一隻大灰熊毛公仔的,還在嗎?」
  「啊,我記起你了……」店子老闆放下書本,說。「很久沒有見面了,你好嗎?但那隻毛公仔剛在昨天被人買下了。」
  「噢……」聽到這些說話,建軍垂下頭感到不快樂。「還有沒有同樣的毛公仔呢?」
  「它是我們的『招牌貨』,沒有別的類型的了。」
  「那麼,還有存貨嗎?」
  「這個,讓我查查看。請等等……」說罷,店子老闆放下手裡的書,提起電話筒致電話到總部查詢。
  「好的。多謝你。」建軍點頭回應。

  過了幾分鐘,店子老闆掛上電話。

  「年青人,總公司現在和生產商談論新的一款外型設計。但他們說還有一個同款的毛公仔,可是要一個星期後才能送到來。」
  「一個星期……」建軍看看自己的腕錶,猶豫了一會。「好的,那麼我一個星期後在這個時間來取,可以嗎?」
  「這個當然沒問題。」店子老闆笑著說。
  「咦?是直升機駕駛技術指南。」看見櫃檯上的一本書,是剛才店子老闆所看的書,建軍說。
  「你對這也感興趣嗎?」
  「是的,我一直也想考取直升機駕駛執照,好讓我和女朋友一同遊玩。」
  「我已考了四次,但每次也不合格。三天後是我的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還是不合格,我便會放棄。」
  「我祝你一切成功。不知何時我會有機會取得這個執照呢……」
  「多謝你,年青人。」店子老闆微笑說。「我也祝你早日能夠取得這個執照,和女朋友一起環遊不同的地方。」
  「謝謝。」建軍點頭說。
  「其實,你也很愛惜你的女朋友。」
  「為何這樣說呢?」建軍好奇地問。
  「現在的世界變了,很少男孩子會這樣細心地對自己所喜愛的女孩子……」

  建軍笑了一笑,搖搖頭。跟著離開店子,駕著自己的車子回到家裡去。

  「 Jackie ,你真的打算返回香港嗎?」第二天在會客室裡,經理問建軍。
  「是的。」建軍有禮地回答。「我在三年前已經有了這個打算。」
  「但我們還有很多大計劃還未部署呢,你這麼一走,我們會損失一位勇士。」
  「不,我不是呢。只是,我也有自己的夢想。」建軍回答。「畢竟,我也是一個朝著自己理想發展的傢伙。」
  「這個我也明白。好的,那麼你完成這個月的工作,我們有緣會再見。」
  「多謝,我們將來一定可以再次合作的。」
  「那麼,你打算返回香港後有何發展呢?」
  「這幾年我想自己已儲了一些資金。我想,我會到中國開辦一間公司……」
  「哈,這個很好呢,或許有一天你會是我們的勁敵。」
  「哈哈,不會吧……」
  ……。

  經過了約四年時間的努力,程雪和建軍不知花了多少時間、血汗和不眠不休的夜晚,「得意農莊」最後成功地在網上創造出一個神話──模擬農場。他們分隔二地已經有四年的時間,異地情緣並不是很好過的。當然,他們二人背後所付出的,不是常人可以想像到,就連作者也感到非常感動。

  而另一方面,因為這幾年辛勤地工作,建軍最終可以儲備足夠的資金。

  「小肥,我兩個星期後便會回港。」
  「太好了,我倆經過了幾年的分離,最終也可以走在一起。」在網絡視像會議程式看見建軍的樣子,和聽到他的說話,程雪高興得眼角有少許淚痕。「二○○四年,不經不覺已到了二○○四年年尾,我們分別了那麼久,現在終於可以走在一起。」
  「是的,小肥。這些日子以來,我沒有留在你身邊,我沒有好好的給你快樂,是我不好。」在攝錄機面前,建軍兩手緊握著,說。「我答應你,從今開始,我倆不會再有分離的一刻。」
  「多謝你,肥軍。」程雪感動得哭了起來。
  「傻女,不要哭呢!我們很快可以見面啊。」
  「但,我抑壓不到自己的情緒嘛。」
  「哈,看來幾年後的你變得脆弱多了。」
  「不是呢,我是受到你的傳染吧!」
  「不要胡說,我那兒像你這樣易哭呢?」
  「你不要逞強。還記得從前我要離開香港上北京實習的前一天嗎?你在電話裡還是哭了出來。」
  「我哪有呢!你不要給我死貓噎的啊。」
  「哈哈,你現在裝作甚麼也不記得。」
  「我那有!」
  「好了,我們別討論這個話題。」程雪說。「我倆下一個目標是甚麼?」
  「我認為,是時候在中國大陸發展。我希望大陸的互聯網能夠得到普及。」
  「很好的理想呢!」
  「那麼,你會否和我一起去創造另一個神話呢?」
  「當然願意啊!」程雪高興地說。「我想,也是時候我可以大展所長了。哈哈,我希望能助你一臂,將自己一直以來所學到的知識盡量能應用出來。」
  「多謝你,小肥。」
  「不用道謝,不要把我當作陌生人。」程雪笑起來。
  「不,我當然沒當你是陌生人。」

  其後,他們二人談了很多鎖碎事情,程雪一直都期待著和建軍見面的一刻。畢竟,他們二人已沒有真正在一起有四年的時間。在這段日子裡,縱使建軍每年的聖誕可以回香港和程雪重聚,但一個月的時間真的很有限。

  「肥軍,真的,我很想每天也能和你一起。能夠一同吃早餐、一同看書、逛街,是我的福氣。兩個星期後,我倆可以再次見面,從此以後,我倆要永不分離。」程雪心想著。「無論發生著甚麼事情……」

 


三.「我喜歡你」 六.玻璃之城
一.一見鍾情 四.「得意農莊」 七.及時擁抱
二.一對鎖匙扣 五.北京站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