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站

  〔斷了線的風箏,會隨著風飄到遠遠的地方,永遠也不會回頭。但到最後,也會因沒有風的緣故,跌在地上,再也飛不起來。〕

  「大姐,你有信件。」這天回家,程雪的妹妹告訴她電視機頂有一封寄給她的信件。「好像是甚麼北京大學寄來的……」
  「北京大學?」程雪走到電視機面前,看了看。發覺有一封由北京聯合大學商務學院寄來的信件。「為何他們會寄信給我?」
  「你問我,我問誰呢?」妹妹打趣地回答。

  最後,拆開信封看了看,原來是商務學院在兩個多月之後會舉行一個論壇,論壇內容是和中國社會的經濟發展與前景有關。因為他們從新聞組得知程雪在這方面很有學識,加上彼此也曾用電子郵件聯絡過,所以特地邀請她到北京參與這個論壇,希望藉此互相交流。

  「唔,這個論壇的內容很適合我,我想如果我能夠抽空參與這個的話,一定對我有很大的幫助。」程雪心想著。「讓我明天和肥軍談談。」

  如程雪所想般,建軍非常支持程雪上北京參加論譠。可是最不幸的是建軍剛回香港的那一天,程雪正是離開香港的一天。

  「肥軍,不要不高興。」在臨離開香港的前兩天,程雪和建軍在網絡會議室談起話來。「我知你這麼快趕回來,也是想見見我,但肥雪令你失望……」
  「不打緊,反正我們已分開了那麼久。我倆可以再等一等。哈哈!」建軍強裝作笑。「最重要是你有機會和一些大人物一同參與論譠,是不是?」
  「是的。」程雪點頭。
  「而且,我算過了,我和你還可以有機會在機場見面的。如果我沒算錯,我在早上六時半會到達機場,假如入境要花個多小時,而你在十時登機,算最早要九時登機,那麼我們還有一個小時見面呢,是不是?」
  「這個也是的。建軍,你真是聰明。」
  「不是啊!我希望我和你可以在機場見面……」建軍說。「我有說話想和你講。」
  「你為何不在這兒說呢?」
  「不,我想和你見面時才說呢。」
  「那麼,你想我到北京參加論譠還是不想呢?」程雪認真地問。「你要誠實回答我啊。」
  「說真,我覺得沒有問題。」建軍想了想,回答。「真的。因為這個可以給你更多更大的機會去認識不同的事物。」
  「但你不會感覺到不捨得嗎?」程雪再問。「真的一丁點兒的捨不得?」
  「這個……說真,其實我……」聽到程雪的說話,建軍也明白在她心想正在想著甚麼。「其實我不捨得的,真的。站在男朋友立場,我不想你離開我;但站在男朋友立場,我又想你能夠親身體驗多些事情。畢竟,在這段日子裡,我令你受了很多苦呢!」
  「其實我並不苦呢!雖然我倆有幾年時間的分離,但在這些日子裡,我倆都為了對方而付出了許多、改變了許多。哈,你還記得我倆初初相識的時候嗎?你經常都會發我脾氣的。」
  「這個我也記得呢!說起來自己當初真的很不對。」建軍帶著歉意地說。「我能認識一個對自己那麼好的女孩子,但自己一直也沒有珍惜。」
  「哈,你現在能夠這樣說,算你也有些良心。」程雪笑了起來。
  「但不知為何,我經常都覺得自己無論怎樣對你也像是對你不夠好似的。」
  「不是的,肥軍……其實你對我已經很好。可能是我不知足的關係吧,才會令你覺得我要求很高。」
  「不知道呢……」建軍想了想,最後也沒有再理會這個問題。「你一個人上北京要小心照顧自己,知道嗎?」
  「哈,你不放心我嗎?都已經廿多歲,你認為我還不懂得照顧自己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但……」建軍停了一會兒,繼續說:「我擔心你嘛!」
  「你這個『衰軍』,不知自己臉兒的皮有多厚……」此刻,程雪的臉兒刷一聲地紅了起來。
  「讓我看看……」說罷,建軍有自己的左手按了按自己的臉兒。「又是的,臉兒的皮真的很厚,哈哈!」
  「不單止臉兒的皮,還有 pat pat 呢!哈哈哈!」
  「不,你的比我的厚多了……。小肥,你還記得我倆初相識的日子嗎?」
  「我記得呀!」程雪開心地叫嚷著。「你很壞呢!不開門給我……」
  ……。

  就這樣,他們二人談了很多以往甜蜜蜜的片段。

  ※  ※  ※

  不經意地,終於到了臨離別美國的一天,眾同事都替建軍舉行一個歡送會。大概下午六時,他提起行李,乘坐一位同事的車子到三藩市國際機場。在機場裡,同事駕車離去,而他亦走進機場登記處登記。登記過後,無意間看到一位小女孩抱著一個大洋娃娃擦身而過,建軍想起自己忘記買一份禮物。

  這一刻,他看看自己的腕錶,還有一個小時飛機才會起飛。於是連忙跑到計程車候車處,他乘坐一輛計程車到聯合廣場附近的一間店子,但因為黃昏下班的緣故,各道路也大塞車。最後,建軍按不住,他下車後向店子方向不停地跑。

  「店子老闆,你……好……」最後,來到一間店子,店子門外有一隻大灰熊毛公仔。建軍喘不過氣起地說。此刻,他再看看腕錶,還有二十多分鐘便要登機,似乎一切都趕不及。
  「啊?阿 Jackie ,你好。」看見建軍,店子老闆笑著說。「這麼有心來探望我呢!」
  「不,我今天要走了……」建軍說。
  「哦?這麼快便要走了?」
  「是的,所以想和你取我最後的禮物。」建軍笑起來。
  「這個已經準備好了。」此時店子老闆從一個櫥櫃裡取出一隻特大灰熊毛公仔。「這是你最後的禮物。祝你一切成功!」
  「多謝你,但似乎不可能了。」建軍垂頭地說。「現在還有二十多分鐘,交通一片混亂,我想我還是趕不及這班飛機。」
  「不要這麼快放棄呢!」店子老闆拍拍建軍的肩膀,胸有成竹地說:「跟我來吧,年青人……」

  跟著,建軍雙手抱著那個大灰熊跟著店子老闆走。來到一個空壙的地方,只看見有一輛直升機在地上停泊著。此刻,建軍驚叫了起來。

  「嘩!是直升機呢。店子老闆,你終於成功了……」
  「是的,哈,我也想不到自己最後還能夠考到直升機駕駛牌照呢!」
  「真的要恭喜你呢。」
  「不要說這些了,阿 Jackie ,你不是要趕時間到機場的嗎?如果不介意的話,讓我載你一程吧……」
  「如果是真的話,那實在太好了。多謝你。」
  「不用客氣,就當是我和你的送行。」

  之後,建軍雙手抱著大灰熊毛公仔,和店子老闆一同走上直升機上坐著。不消一會,直升機便向上升,一直飛往三藩市國際機場。最後怎樣?建軍當然來得及上機。

  在回港的飛機上,他看見地面上那細小的屋子、汽車、樹木,頓時一股依依不捨的感覺湧上心頭。

  經過了十二個小時的飛行,建軍終於到達香港。不,應該說是返回香港才對。他離開飛機艙。

  而同時,因為程雪的家人這天要上班工作,她提著行李獨個兒往機場的方向走。在途中,她經過一個郵筒,於是停了下來。她從手提袋裡取出一封信,看了看那封信,然後把那封信投在郵筒裡,跟著便繼續前往香港國際機場。

  在機場裡等待著程雪的時候,眾人看見建軍雙手抱著的大灰熊毛公仔,大家的目光都移視在他身上。漸漸地,所有人都圍著建軍。被所有人這麼地望著,建軍有點不習慣呢。

  「咦?為何有這麼多人圍在這兒的呢?」看見人群,程雪沒有走過去,只是擦身而過。但她看見某人雙手抱著一隻大毛公仔站著。「很大的毛公仔呢!」

  這個時候,建軍抱著大灰熊轉身,因為大灰熊阻了自己的視線,他看不見程雪在身旁走過。而程雪坐在一張椅子上,看了看腕錶,獨個兒等待著建軍。

  「那個『衰軍』,為何這麼久還未遇見他的。」程雪開始著急起來。「難道他忘記了?不會吧……」

  另一方面,建軍抱著大灰熊左顧右盼,等了很久還是看不見程雪的身影,也開始著急起來。可是,如是者地等了個多小時,當建軍嘗試從一邊走往另一邊的時候,程雪也是由另一邊走到這一邊。似乎,他們二人無緣在機場遇見對方。

  「小肥雪,小肥雪,建軍在大堂的詢問處等你。」機場傳來一則廣播,當程雪聽到這則廣播,發了一個會心微笑。

  跟著,她隨後靜悄悄地走到詢問處旁,一心想嚇建軍一跳。怎知建軍心裡一早已經知道她會這樣做,於是反過來躲在一旁靜待著她。可是,他的行蹤反而被程雪看見了。

  「原來剛才抱著大毛公仔的是你……」此刻,程雪心裡面挺是歡喜。「如果我一早知道的話便走到你身旁。」
  「……。」同時,建軍無聲無息地站著,他正在等著程雪,但等了很久也看不見她。開始感到有點兒奇怪。「難道她聽不到剛才的廣播?」
  「喂!」程雪小心翼翼地走到建軍身後,然後放下手上的行李,很快地用雙手緊擁著建軍。「猜猜我是誰?」

  此時,建軍輕輕地轉過身子,看見程雪,他倆也笑了起來。

  「送給你的……」建軍說。「嫁給我,我是認真的。」
  「……。」聽到建軍的說話,看見他那情深款款的眼神,程雪呆呆地站著,因為她覺得太突然。「你這個小肥軍,以為一個小小小毛公仔便可以成功地娶我這個小可愛?似乎便宜了一點,哈哈哈!」
  「哈哈……」建軍笑了起來。「這個大灰熊一點也不便宜,可以買很多個小肥。」
  「你這個『衰軍』,成日欺負人家……」程雪雙手抱著那隻大灰熊。
  「現在不知是誰欺負誰呢!」看見程雪陶醉於那隻大灰熊而忽略了自己,建軍有點兒妒忌地說。
  「哈哈,你吃這隻大灰熊醋嗎?」
  「不告訴你……」建軍說。「你一個女孩子跑到台灣萬事要小心些。」
  「告訴我啦!」此時,程雪將身子微微依著建軍。「我很快便要去北京啊……是北京,不是台灣。」
  「我真不幸,剛回來你便要離開香港。」建軍板著嘴子說。「哈,我經常把北京和台灣弄不清!」
  「不要這樣,肥軍,我們很快便會見面嘛!」程雪親了親建軍的臉兒,說。「我很快便要上機,到了北京我致電話給你,好嗎?」
  「好的,但我很掛念你啊!」建軍臉上漸漸流下兩行熱淚。「我會等你回來,之後便一同創造一個神話,好嗎?」

  程雪沒有說話,只是緊緊地抱著大灰熊點了點頭,然後靜靜地依靠著建軍的身子。她望著手裡的毛公仔,傻笑起來。過了十多分鐘,建軍送程雪上飛機後,便獨個兒回到家裡。

  他敲了敲門,妹妹開門之後看見自己的哥哥,不禁嚇了跳。而家人們聽到妹妹的叫聲連忙趕出來,看見兒子回家,各人都感到很歡喜。

  「阿軍,為何回來也不通知我們一聲?好讓我們到機場接你嘛!」媽媽說。
  「哈,不用了。我想給你們一個驚喜嘛!」
  「那麼,你今次回來放假到何時呢?」爸爸問。「但現在還有個多月才是聖誕,為何這麼早回來?」
  「不是放假,」建軍放下行李。「我回來工作。」
  「甚……甚麼?」父母也嚇呆了。「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我不是說過要留在那兒多幾年嗎?」
  「父親大人,我也這麼大了,給我一次機會自己下決定。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呢!」
  「兒子也這麼大了,相信他一次吧。」母親幫著兒子,向父親說好說話。
  「那麼,你有甚麼打算呢?在這兒找工作?」
  「不,我打算和程雪到大陸發展……」
  「相信父親,在大陸能夠成功發展的機會是很微的。」說罷,父親卻感到有點兒不快樂。
  「但這幾年來,我也不停地學習如何創業、如何管理企業等等的知識。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夢想嘛。請相信我的能力……」

  經過差不多兩個多小時的游說,建軍最後還是成功地令父親改變主意。

  「哥哥,你成功了。」妹妹拍拍建軍的肩膀。
  「生活真不容易。」建軍在妹妹耳邊說。

  第二天,建軍從手提電腦裡開啟一個早已計劃好的朋友名單的檔案,致電話給他們。第一件事是告訴他們自己已回到香港,第二件事是約他們出來談談──談在不久的日子會開辦一所公司的事情。

  「我打算在大陸開辦一間電腦公司,目前為止,我有一個主意。相信大家都瀏覽過我和女朋友所設計的網頁吧,如今,我想伸展這個網頁成為一個網站。我和女朋友都想在互聯網上實現一個模擬農場,在那兒,人們可以養自己喜愛的動物,有他們自己的農地等等……」

  在一所酒店的某個房間裡,建軍報告一段簡短的計劃大綱,他的朋友都有不同的見解。有的問他為何要在大陸開辦而不在香港;有些問他為何要選擇這個構思而不選擇其他;有些則問他為何選擇成立一個網站而不是開發軟件;有些則問及將來的方案……

  對於他們的問題,建軍一一細心地回答。

  「那麼,你欠缺怎麼樣的人才呢?」
  「這是一個原因為何相約大家在這兒討論。」建軍回答。「阿靖,你可以幫我做系統主管這個職位嗎?」
  「建軍,這個我沒有多大信心呢!我擔心自己沒能力,會拖累大家。」文靖有禮地回答。
  「因為我知道你這幾年也很用心地學習,而且沒有浪費每一分每一秒。我相信你一定有能力勝任。」
  「那麼,你會在甚麼職位呢?」其中一位朋友問。「是不是首席執行官呢?」
  「哈哈,我也想成為一個 CEO ,但目前我會將這個職位留給我的女朋友,她會是我們的 CEO 和計劃管理。而我,會是其中一名軟體開發者。」
  「嘩!」此時傳出一段哄動的聲音。
  「哈,想不到我會是和大家一起工作的吧?」
  「我還想你會做我們的老闆,哈!」家良笑著說。「想不到竟然會自貶身價。」
  「不,我覺得自己不是管理方面的人才,還是讓我女朋友當這個職位吧。」
  「哈哈,因為你被她治了……」眾人也笑了出來。
  「……。」建軍的臉兒瞬間紅了起來。「家良,你有興趣當市場策劃嗎?」
  「這個當然沒有問題,萬事有我。」家良點頭回答。
  「另外,財政管理方面,我想找……」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談話和討論,各人都明白自己在公司裡將會是怎麼樣的一個角色。

  「最後,我會給每人一份檔案,裡面詳細地列出剛才我和大家所說的構思,還有你們的薪金、福利、股份選擇等等。我相信大家要花少許時間考慮,我給你們一個星期,好嗎?」
  「這個沒有問題,那麼,我們何時會再聯絡呢?」
  「我的手提電話號碼印在檔案的最後一頁,你們可隨時與我聯絡。」
  「那麼,程雪她在哪兒呢?為何她今天沒有到來?」文靖問。
  「她現在……」建軍看看腕錶,然後答。「該在北京。」
  「嘩!為何會在北京的?」聽到建軍的回答,文靖感到很愕然。「是為了我們要成立的公司嗎?」
  「這個,我們遲些才談,哈哈哈!」
  「……。」文靖無言以對。
  「好了,時候也不早了。我花了各位這麼多時間,真不好意思。」建軍看看掛在牆上的大鐘,作了一個總結。「希望你們能抽小小時間去想,如果覺得在大陸工作會是一個很好的挑戰,又或者覺得現在所做的工作比較沉悶,歡迎你們加入『得意農莊』。」
  「不要這麼說。」
  「好了,各位,我們下次會在十二月十九日,星期天,在這兒相聚,再次討論跟著的發展藍圖和策略。希望到時能夠再見你們!」

  最後,各人都相繼離去,而留下來的是家良。他走到建軍面前,二人互相望了望對方,傻笑了一會兒。

  「很久沒有見面了,為何回來也不通知一聲呢?」最後,家良拍了拍建軍的肩膀。
  「不,我幾天前不是致電給你嗎?」
  「哈哈!這個也算是嗎?你現在打算到哪兒?去酒吧嗎?」
  「為何不算呢?」建軍亦拍拍家良的肩膀。「不了,我不喝酒呢。」
  「真想不到,你在美國幾年,還可以和幾年前的你一般。」
  「哈哈,你妒忌吧?」
  「那麼,賞面一同吃晚飯嗎?」家良再問。
  「這個當然沒問題。想到哪兒呢?」
  「你有甚麼推介嗎?」
  「韓國燒烤吧……」
  「也好,要不要致電機頭和宏志?」家良問。「為何今天不見他們來的呢?Jackie ,你沒有通知他們嗎?」
  「當然要啦!哈哈,想必會嚇他們一跳。」建軍回答。「我也有致電給他們,但人大了,大家都很忙。這個我是知道的,但不要緊呢!因為大家都為著自己的夢想而前進。」
  「那麼我算是那個吧!願抽空來見你,今晚的晚飯,你懂得怎樣做吧?」
  「哈哈,我請客當然沒有問題。『小往大來』嘛!」
  「哈哈,十年前的課文你還記得?」
  「所以你日後做事小心些,不然我會一世記著,哈哈!」

  其後,家良致電話給世榮(機頭)、宏志和國倫。他們幾位在個多小時後相約在荃灣共渡晚餐。而同行的還有世榮的女朋友,惠怡。

  「你們好,想不到大家都到來。」看見眾人,建軍感到很感動。「各人都好像沒有怎麼轉變呢!」
  「你好。」惠怡說。「其實在這幾年大家都轉變了許多呢!」
  「『死仔』,想不到你還記得我們一班老友。」世榮拍拍建軍的肩膀,說。「我在想你已忘記我們這些老朋友。」
  「此言差已,我那麼重情義,又怎會忘記你們呢?而我回來之後也有致電話給你,不知為何總是沒有人接聽的!」
  「忙嘛!」世榮喝了一口蜂蜜綠茶,說。
  「忙不是藉口,哈哈!」建軍望望大家,又再望望世榮,說:「和女朋友一起吧?」
  「說時說,你女友呢?怎麼不見她的?難道……」
  「唉……」建軍聽到世榮這樣問,於是垂下頭。「都三年了,自從離開香港之後,大家都好像變成兩個不同的人,所以……」
  「機頭,不要再提……」家良拍拍世榮的背,搖了搖頭。
  「不打緊,女孩子之嘛!香港還有很多很多,不用愁。要不然我一陣子和你在街上逛逛,保證可以找到一、兩位合心水的。」
  「你個『死佬』,竟然說這些東西……」此時惠怡用手扭了扭世榮的臉,說。眾人看見了都笑了起來。而家良和建軍二人打了一個眼色。

  回到家裡,建軍開著手提電腦,處理他日常的事務。他執行著行程表,看了看時間,於是提起電話筒致電話給身在北京的程雪。酒店接待員接電話。

  「你好。」酒店接待員用國語說。
  「……。」聽到國語,建軍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
  「喂?喂?」接待員說了兩聲,但仍然沒有人回答。「請問你找誰?」
  「你好,我想找 607 室的……」建軍說出不是國語的國語來,接待員只是笑了一笑,跟著將電話線轉接到程雪的房間。

  可是,電話響了八、九遍也沒有人接聽。建軍再看看時鐘,已是晚上十一時,他感到有點兒不安。

  「這麼晚了,小肥會在哪兒呢?」建軍心想著。
  「你好,不好意思,電話沒有接聽。請你遲些再致電。」接待員說。
  「謝謝……」掛上電話,建軍嘆了一口氣。

  跟著過了個多小時,建軍一直呆坐在沙發上等程雪的電話。可是最後還是等不到她的電話,他又覺得不好意思再打電話給她,一來怕弄醒她,二來又怕她還未回酒店。十二時,他睡在沙發上。

  鈴鈴──電話鈴聲響起,建軍整個人立即驚醒過來。

  「建軍嗎?」
  「喂……」建軍半夢半醒,但他知道是程雪的來電。「你這個小肥,為何這麼晚才回到酒店?」
  「對不起,今天晚上有一個高桌會宴,有很多知名的人士都有參與,我見他們沒有早退,所以我一直和他們一起,剛剛回來便致電話給你了。」
  「我想你也很累的了,或許你今晚洗過澡後便睡,我倆明天再談,好不好呢?」
  「哈,你是不是很累呢?」程雪笑了起來。
  「我不告訴你。」建軍也笑了一笑。
  「那麼,我現在洗澡去,明早再致電給你,好嗎?但你不准不高興的。」
  「好的,那麼我明早等你的電話。」
  「晚安,祝你造一個好夢。」
  「你也是呢!」建軍說。「給你一個吻……」
  「哈,我也給你一個吻。」

  第二天早上八時,程雪致電話給建軍。他倆談了一會兒之後,程雪便要做準備,因為這天早上有幾個很重要的研討會。

  ※  ※  ※

  在一個探討中國現今和將來的經濟趨向的研討會,其中一位講師發表他的意見。但在台下的程雪不停地寫下他所說的要點和自己認為不妥當的地方,在「答問會議」中她將自己所有問題都一一發問。

  其後惹來一班人熱烈地討論。最後,當這個研討會完結的時候,幾位講師都走到程雪的跟前。

  「你是 Snow 嗎?」看到程雪胸口所掛著的名牌,其中一位講師問。
  「是的,陳教授。」程雪有禮地回答。
  「很高興能夠認識到你。」另一位講師和程雪握起手來。
  「能夠應識到你是我的榮幸。」程雪微笑著回應。
  「看不出你這麼年輕便對現時的中國學術研究有那麼多認識。請問你還是一個學生嗎?為何會參加這個研討會的呢?」
  「不,我在香港一間私人機構做學術研究的,但我經常接觸到新聞組,而機緣巧合之下認識北京聯合大學商務學院的某幾位教授。大家都時常在新聞組發表個人見解,所以,當他們知道這兒有一個論壇便來信通知我。」
  「原來如此。想必你對中國研究很有興趣吧。」
  「也談不上是甚麼興趣,這是我的碩士課程主修科目。」
  ……。

  如是者,一天又過去。

  「喂,肥軍,你今天做了些甚麼呀?」
  「我?沒有甚麼呀,留在家裡玩電腦遊戲。哈,幾年沒玩過了,突然覺得自己的技術差勁了很多。」
  「原來如此。為何不出外走走呢?難得回到香港,想必有很多地方對你來說已變得陌生。」
  「不了,還是喜歡留在家裡。」建軍說。「那麼,你今天又怎麼樣呢?」
  「忙得很呢!我怎麼也想不到原來這個為期一個星期的論壇,每天都是這麼地忙的。」
  「哈哈!不打緊,一星期很快便會過去的了。到那時候,我倆便可以再重聚,是不是?」
  「這個我明白。」程雪笑了起來。「你這個小肥軍……」
  「你傻了嗎?為何稱呼我『小肥軍』?」
  「哈,不可以嗎?我偏偏要這樣稱呼你,小肥軍!小肥軍!」
  「嘻嘻……。」
  「另外,今天我和幾位在北京聯大的教授談過話,到最後,他們說想招聘幾位研究助理。」
  「啊?小肥,那麼,你有這個打算嗎?」
  「我不知道呢!但因為覺得他們所說的研究我也感到興趣。但有兩方面要考慮,一是我和小肥軍不能即時見面,二來我答應小肥軍要和他一同『打江山』。」
  「唔……」聽到程雪的說話,建軍想了一會兒。「這個頗傷腦筋呢!」

 


三.「我喜歡你」 六.玻璃之城
一.一見鍾情 四.「得意農莊」 七.及時擁抱
二.一對鎖匙扣 五.北京站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