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草戒指

  「阿敏已經……」夢鈴聽完了藍天的說話後沉著語氣說。
  「是,阿敏她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
  「藍天,為何她會……」
  「原來,阿敏一早已患了血癌,她之所以提出和我分手,是因為不想因為自己而害了我的將來。她知道,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我是一直會與她一起的。」
  「藍天,那麼,這幾天你不願意和我一起,是因為阿敏的事情……」
  「夢鈴,對不起。十年了,我和阿敏已相識有十年了。雖然她與我分手也有半年的時間,可是,在這半年裡我卻總是不能把她忘記。」
  「藍天……」
  「夢鈴,多謝你。在阿敏與我提出分手的日子,因為你的出現使我感到人生還有希望。但是,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阿敏的苦衷,所以我一直恨她,而願意和你一起。可是,現在……」
  「我知道,現在的你已經知道,阿敏只是因為血癌才與你提出分手。她的心由始至終也沒有變,就像你的心一樣。」
  「夢鈴,對不起。我真的不能夠把阿敏忘記。在和你一起的日子,我嘗試主動與你一起。可是,我發現,無論我多快樂,腦海裡卻一直存著阿敏的影子。我無時無刻也想著她……」

  頓時間,兩人都沉默地站著。藍天一直望著墓上阿敏的相片,而夢鈴則站在他後方一直低下頭。最後,藍天嘆了一口氣,然後走到夢鈴的身旁。

  「夢鈴,你給我一些時間可以嗎?」
  「藍天……」夢鈴聽完了藍天的說話,想了一會兒,說。「我明白。但是,你也要注意身子,這幾天沒有見你,你瘦了……」
  「夢鈴,多謝你。」
  「你也不要太過傷心了,阿敏畢竟也離開了這兒。無論如何,藍天,我會等你……」
  「……。」藍天沉默著,並沒有說話。
  「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我想,我們也該回家了。」夢鈴看了看腕錶,說。
  「我想再逗留在這兒一會。或許,你先回家去吧……」
  「好吧……」

  於是,夢鈴轉身便走了,她回頭看著藍天,只見藍天一直站著,一直望著阿敏的墓。而不久後,夢鈴的身影也消失了,藍天還是獨個兒站著。然而,他最後坐在墓旁輕倚著。他沉默了一會兒,跟著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阿敏,我和你很久都沒有獨個兒談話了,你近來怎樣?沒見你已有半年多了,我有很多心事想告訴給你……」

  那晚,藍天一直留在那兒。而夢鈴回到家裡後,也替藍天感到很傷心。隨後,她提了電話筒,想致電給他。但是,想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把電話筒放下了。

  這樣地過了個多個月,藍天似乎終於明白了。他知道,阿敏她真的已離開了這個世界,她已在另一個更美好的地方。於是,藍天很快致電給夢鈴,因為他知道,在這個多月以來夢鈴一直都沒有找他,她是想給藍天一個安靜的機會。於是,他要告訴夢鈴自己已得到了答案。

  「喂……請問夢鈴在此嗎?」藍天提起了電話筒,終於致電給夢鈴了。
  「夢鈴?她不在這兒。或者,你有甚麼要嗎?」電話筒裡傳出了別人的聲音。
  「沒……沒甚麼。我遲些再致電給她……」
  「那樣,好吧!」
  「再見。」
  「再見。」

  第二天,當藍天放學後如常地步行回家,而有一女孩走在他後面,輕拍著他的肩膀。藍天向後望了,整個人給嚇了一跳。

  「藍天,午安!」
  「……。夢鈴?是你?」
  「昨天找我有事嗎?」
  「昨天……」藍天想了想,說。「夢鈴,你為麼知道我曾找你呢?」
  「哈!我也不知道。但媽媽說有一位男子致電給我,於是我直覺地認為是你找我……」
  「你的第六感真靈啊!」
  「那麼,你找我有事嗎?」
  「是……夢鈴,我想告訴你,我終於明白了。阿敏她已不在這個世界了,而我亦要繼續努力……」
  「你終於明白了。那麼,現在你打算怎樣呢?」
  「我?我想,我會繼續努力於自己的事業。說起來我真感到慚愧,因為自己早前那消極態度,我的學生現在感到有點兒吃力。我要在這兩、三個月內幫他們補課,因為他們就快要會考了……」
  「那麼,我祝你成功。」
  「多謝……」
  「就多謝這麼簡單?」
  「……。好吧!今晚我請晚飯,好嗎?」
  「又好……」
  「那麼,七時老地方等。」

  到了七時,藍天和夢鈴在一所卡拉OK門外相約,沒錯,是一所他們二人最初見面的地方。其後,藍天和夢鈴到了別的餐廳吃晚飯。藍天將這個月內所有的感受都告訴了給夢鈴,而夢鈴也將她在學校所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給藍天。那一晚,他們倆人都感到很愉快,因為,兩人最後都可以走在一起了。

  「夢鈴,我想,你也要加陪用功,明年你便要考高給程度試了。距離現在還只有四個多月的啊!」
  「我知道,但是,我發覺自己有很多地方還是不明白的……」
  「所以……」
  「所以……藍天,你明白嗎?」
  「我明白。好啦!答應你,但你也要自己努力再好啊!因為,你所學習的知識,當你明白後,它便永遠都屬於你的。」
  「藍天,我知道了。」

  他們所指的所以,是藍天幫夢鈴溫習。時間不停地飛逝,結果,高級程度試終於在一個緊張的心情下完結了。而夢鈴她們一班同學、藍天所教的一班同學,和采妮都鬆了一口氣。接下來的,是找暑期工了。而在這段時間,藍天和夢鈴都經常逛街,兩人的情誼也越來越深了。

  結果,在放榜那天,夢鈴她們都能成功地派進了不同的大學。當然,在那天,有人歡喜有人愁。而夢鈴和采妮則是屬於其中歡喜的兩位,因為她們二人都能順地被派進自己心愛的那所大學繼續學習。

  「藍天,多謝你。是你的幫忙我才可以考進一間好大學,多謝你……」
  「不!你之所以成功並不是我的功勞,完全是你願意勤力地學習……」
  「無論如何,你也有幫我的。我決定送一份禮物給你,好嗎?」
  「不用了……」
  「不!是要的。就當是我的心願好嗎?」
  「那麼,好吧!」
  「讓我想想該送些甚麼給你好呢……呀!有了。藍天,請你跟我來……」

  於是夢鈴帶藍天進了一間時裝店,然後選了一些服裝。

  「嘩!這兒有這麼多冬季服裝,真是奇怪!因為現在還是未到夏季呢!不過,那套服裝才好呢?傷腦筋。藍天,你喜歡哪套呀?」
  「不要緊的,我甚麼也沒有所謂……」
  「不!要緊的。讓我看看……」於是夢鈴左選右擇,最後選擇了一套很美的服裝。
  「夢鈴,這套我喜歡。」
  「這套?好啦!那麼,你喜歡那種顏色呢?」
  「不如你猜猜好嗎?」
  「又好……我想,你最喜歡藍色,而且是藍天的顏色。是不是?」於是夢鈴取出了一套藍色的服裝來。
  「藍色?夢鈴,對不起,你錯了……」
  「錯了?那麼,我想是黃色。是了吧!」夢鈴再取出了一套黃色的服裝。
  「不是黃色……」
  「那麼應是綠色……」這次夢鈴用手指著一套綠色的服裝。
  「亦不是……」
  「該是白色了吧!」此刻夢鈴兩手撐著腰,說。
  「對不起,白色都不是……」
  「哈!我知道了。是紅色、黑色、啡色、橙色、粉紅色、透明……」而這時,夢鈴一邊說著,一邊從那些服裝中取出了一套紫色的服裝。
  「夢鈴,這全都不是。我最喜歡的顏色是……」
  「紫色吧!」夢鈴沒待藍天說完,已將那套紫色的服裝遞到藍天前。
  「咦?你怎知道的?」藍天感到驚奇地問。
  「哈!其實我一早已問過你妹妹你喜歡哪種顏色的了……」

  最後,夢鈴用她做暑期工的錢買了那套紫色的服裝,然後將它送了給藍天,藍天當然感到很高興。

  其後他們二人打算返回自己的家。可是當夢鈴經過了一個與藍天初相識的公園,看見球場上有一班年紀與藍天相若的青年在踢足球。於是她和藍天兩人走了進去,坐在足球場旁看著他們踢足球。此刻,藍天產生了很多了感概。

  「我以往在中學時是很喜歡與自己的一班老友踢足球的,而且我是一個很出色的守門員來的……」
  「是嗎?」
  「可是,中學畢業後升上大學便和他們分開了。之後,因為要顧著自己的功課,一直也沒有再踢足球了……」當藍天說著話的時候,突然有一足球飛向夢鈴的臉兒。
  「小心呀!」其他在踢足球的人都大叫著。而夢鈴也很快用手掩著眼。
  「看我的!」藍天急忙地伸出右手,一手便將那足球緊緊抓著。
  「……。」夢鈴慢慢地縮起雙手,發覺自己並沒有被足球打中。隨後便是一群掌聲。
  「夢鈴,你有沒有事?」藍天關懷地問。
  「我……沒有事。你真棒……」
  「不是的……」
  「無論如何,我也要多謝你的。」

  跟著便是二人的沉默,兩人都看著那班青年踢球。

  「藍天,我想問,你信不信這個世界是有天界的呢?」
  「天界?夢鈴,為何你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因為……我昨晚睡覺的時候造了一個夢……」
  「夢?」
  「是。我夢見有一班天使飛到我的窗外,把我弄醒,然後帶我到天上去,到處遊玩……」
  「……。很有趣的夢。說起來,我昨晚很好睡啊!」
  「哈哈,藍天,你真是……」夢鈴笑了起來。「可是,你還沒有答我的問題啊!」
  「問題?」藍天想了想,然後說。「你問我信不信有天界的存在?」
  「是。」
  「說到我自己,我是不相信有天界這些東西的。」
  「不相信……?為甚麼呢?」
  「因為……不知為何,這只是我的直覺吧了。或許,我是修讀理科的……」
  「理科與天界又有何關係呢?」
  「這……這……我又不知道啊!」
  「算吧!有些事情,真的是解釋不到的。藍天,告訴你知道,我是相信有天界的。不但是天界,就連這個世界是由一個神統治的我也會相信。你不覺得嗎?我們所住的地球已經是很複雜的了,可是,當離開了地球而到達了守宙,那些星體就更加複雜啊!而每顆星星也有它自己的運行規律,你不覺得奇妙嗎?」
  「其實,星星之所以有它自己的運行規律,是因為受到了一定的物理影響……」
  「但是,想深一層,為何會有物理影響的存在呢?」
  「這……我又不太清楚了。或許是由於在很久很久以前,由於守宙發生了一次大爆炸而形成了很多很多不同的星體,而能量也一直儲存在它們中,所以……」
  「……。」
  「……。」
  「或許我們不要討論這些問題了。」
  「好啦!但是,我總相信這個世界是有天界的……」
  「我不相信……」
  「我相信……」
  「我不相信……」
  「我相信……」
  「我不相信……」
  ……

  結果,是夢鈴說得對,還是藍天說得有理,各人也找不到一個真正的答案。可是,他們兩人並沒有因為要堅持自己的想法而吵著,兩人只是當平日的辯論般吧了。當然,他們二人最終也得不到一個絕對或肯定的答案。可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就是由那時起,藍天和夢鈴都經常一起。雖然夢鈴現在已讀上了大學,平日兩人見面的時間少了,但到了每個周六,夢鈴都會與藍天一同到餐廳吃晚飯。似乎這已成為了他們二人的生活習慣之一了。

  不經不覺,已到了二零零五年的七月。夢鈴早已大學畢業,而且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同時間,藍天和夢鈴經過了很多的波瀾,他們二人終於成為了一對情侶。他們二人自從在卡拉OK相遇那天起,都已結識了有五年多。在那幾個月來,藍天是很想向夢鈴求婚的,雖然藍天平日是個做事大膽的人,可是一說到情這方面,自己的心爭氣口卻不爭氣。

  終於到了某一個星期天,他們二人都不須上班,藍天約夢鈴出外。藍天心裡想著:「今天我一定要鼓起勇氣……」

  果然,藍天和夢鈴來到了一個公園,兩人坐著,而藍天一直顯得很緊張的樣子。而最後,藍天看見自己身後有些小草,於是摘下了一條青草,但給夢鈴看見了。

  「啊!你這麼差的,破壞公物!」
  「我……對不起!」於是藍天很快便把那剛才摘下的小草扔掉。說:「對不起呀!最多我以後也不敢了……」
  「唉……你真是!既然摘下來了便該玩多一陣子,現在你把它摘了下來卻又立即扔了它,白白浪費了一條小草……」
  「……。」藍天感到不知怎樣,苦笑著。然後他又再摘下了一條小草,笑了笑。
  「嘩!你太差了,我要罰你……」夢鈴看見了又笑著說。
  「算啦!」跟著藍天用那條小草織了一隻戒指。他一手提起了夢鈴的左手,一手把那隻草戒指插進了夢鈴的左手無名指。說:「夢鈴,送給你的一隻草戒指,希望你永遠快樂。」
  「藍天,這是甚麼意思?」
  「夢鈴,嫁給我……」藍天終於鼓起了勇氣來,說。「好嗎?」
  「……。」夢鈴並沒有說話,只是點著頭。而藍天看見了她點頭,整個人也彈了起來,因為,他終於成功了,夢鈴願意嫁給他,成為他的妻子。
  「夢鈴,多謝你……」
  「但是,我要你再送多一隻戒指給我……」
  「知道!我明天就送一隻真正的戒指給你。」藍天笑著說。
  「我不是指真戒指,我是指,你再送多一隻草戒指給我,好嗎?」
  「這……當然好。」於是藍天再摘下了一條小草,用心地織了一隻草戒指,送了給夢鈴。
  「藍天,送給你的……」夢鈴接過那隻草戒指後,亦拉著藍天的左手,將它插了進無名指裡,就像剛才藍天所做的一般。
  「夢鈴,你……」

  此刻,夢鈴的內心是快樂的。她提起了左手,看著那隻草戒指,笑了起來,似乎這一次的笑要比以往的笑還來得更加甜、更加美。最後,她對藍天說了一句:「我以後都唔睬你!」

  藍天聽完了這句話定睛地望著夢鈴,感到很愕然,夢鈴她為何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呢?無論如何,夢鈴的內心是快樂的。

  過了幾天,他們二人到婚姻註冊處註冊了。

  一切也很平靜地過去。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藍天和夢鈴二人之後見面的時間也少了。到了十二月二十日那天,藍天致電到夢鈴的辦事處。

  「喂,夢鈴嗎?是我呀!」
  「是。藍天,找我有事嗎?」
  「平安夜那天有約嗎?」
  「平安夜……二十四日,星期六,我沒有約。」
  「那麼,我想約你一起看燈飾……」
  「好呀!那麼,何時何地何處呢?」
  「……。暫定為平安夜那天,下午四時正,老地方等。」
  「好啊!那麼,到時見了。再見……」
  「再見。」

  此刻,藍天感到很快樂,因為他可以和夢鈴一同去看燈飾。這是第一次倆人可獨自去的。因為在以往的幾年裡,每每到了聖誕節,不是藍天有事情要辦便是夢鈴要加班,這年,倆人終於可以一同去看燈飾了。

(第四章完)

 


三.願你今夜別離去 六.願你清楚我的心
一.情像雨飄泊 四.草戒指 七.不該再讓你孤單
二.請你留在我身邊 五.痴情何須說前塵 八.送你一瓣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