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願你清楚我的心

  自從藍天背部長出了一對小翅膀以來,他便經常飛到凡間去,目的是想看看夢鈴的樣子。因為,雖然他的記憶能力很好,能夠記回自己的未婚妻是夢鈴和與她一起走過的日子的情景,可是說到夢鈴的樣子,他似乎一點兒也記不起來了。

  「藍天,你又想到凡間去?」月琴看見了藍天正望著凡間,問
  「是。因為我想看看凡間的景物,那兒是很美麗的。」
  「其實,凡間的景物只不過是比這兒多了很多建築物吧了……」
  「不!還有很多東西的。如……」
  「藍天,我知道了。或許,你這樣說是可以瞞過其他的天使,但是你是瞞不過我的,我很了解你……」
  「瞞?」
  「是。我想,我也不便說出來,不然被維納斯女神知道了你便會惹上麻煩來。假如真的被女神知道的話,到時候你可能會被女神再次清洗記憶,那時,你甚麼也不會再記起的了……」
  「……。月琴,你怎知道我到凡間的目的的?」藍天感到疑惑地問。
  「和你一起也有一段日子了,而且,在當你學懂飛行技巧的這三個多月來,你口邊總是掛著夢鈴她的名字,你還經常到凡間去,我自然也知道了你的心所想的一切。」
  「可是……都三個月了,為何我還未能找到她?為何?」
  「藍天,你冷靜些。其實,凡間雖然不像這兒那麼大,但,要飛到每一個角落也是不容易的啊!況且你的翅膀還那麼小。給多點兒耐性吧!」
  「月琴,你認為我會找到夢鈴嗎?」
  「我認為……機會是很渺茫的。但以你的性格,我知道你一定會找下去,直到找到她為止的。所以,在此先祝你能早日找到夢鈴。」
  「多謝你。我想,現在我也要飛到凡間去了,遲些見。」
  「那麼,你要小心。再見。」

  然後,藍天飛到了凡間去,他到處查看,看看有沒有一個女孩是叫夢鈴的。可是,到了凡間的晚上,月亮也在天上高高掛了,藍天仍是找不到夢鈴的蹤影,於是他飛回天界去了。

  由於藍天經常到凡間飛來飛去,他也越來越掌握到飛行快些的技巧,漸漸地,他的翅膀也長大了。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不經不覺又過了兩個多月,可是藍天仍然找不到夢鈴。他開始失望起來,整個人,應說是整個天使,也終日顯得沒精打采。最後,他似乎已產生了放棄的念頭。這天,他看見了月琴獨個兒坐在一個天界的草原上,所賞著正在花間翩翩起舞的蝴蝶,顯出很寫意的樣子。

  「月琴,或許是我錯了。現在的我已是一個天使,我生存在天界裡,我是不應該飛到凡間去的。」藍天飛到她的身旁,坐了下來,說。
  「藍天,你說甚麼?」
  「我……不想再到凡間去了。」
  「不!不能這樣……你不記得了嗎?你一早已下定了決心要到凡間找到自己的未婚妻,為何現在又想放棄呢?」
  「但是……都已經近半年了,為何我仍找不到她?」
  「藍天,你已變了……」月琴停了一停,繼續說。「現在的你已不是以往的你了。我所認識的藍天,是倔強的、是從不輕言會服輸的,而且每逢你下了決心想做一件事,最終總也會成功的,無論途中要經過多少的困難和波折。可是,現在的你……變了。」
  「月琴……」
  「況且,現在的你已擁有一對要比我還大的翅膀呢!我想,你的飛行技巧和速度也進步了不少啊!為何現在卻要放棄……」
  「……。」藍天沉默著。
  「雖然,說實話,我是很妒忌夢鈴的。因為你經常飛到凡間去。不知為何,每當你飛到凡間的時候,在我的心裡會產生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那種感覺,是像要我叫你留下來般的……」
  「但是,為何現在的你又堅持和鼓勵我到凡間去找夢鈴?」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喜歡以往的你。」
  「月琴,我明白了。那麼,我答應你,我一定會找到夢鈴的。」
  「那太好了。無論如何,我也會支持你的,藍天……」

  於是,藍天再次飛到凡間去。可是,他又失敗了,但他並沒有放棄,意志反而更加堅強起來。也許,這就是他原本的性格吧!

  說到凡間方面,夢鈴她們每天也努力地工作著。而憑著夢鈴她自己的努力,在公司裡已升到一個很好的職位,可是她還沒有停下來,只是更加努力地工作著。這晚,她在公司加班完後返回家裡,已是晚上十一時多了。當她回到家裡後,不經意從窗外望到夜空上的明月和在旁點綴的星星,心想:「「這晚的月亮很美麗啊……」然後,她按了接電話機上的某些鍵,電話錄音機傳出一位男孩的聲音,他的聲音夢鈴是似曾相識的。

  「夢鈴,為何這麼晚還未回家呀?小心些呀,近來你那兒的治安不好呢!不過,我可以放心,那些……看見你的樣子也給嚇跑了,哈哈!不要說笑了,首先自我介紹,不如你先猜猜我是誰好嗎?……」
  「口花花,是若羽吧!」夢鈴聽到了電話機傳出的聲音說到這兒,說。
  「……我就是若羽了。我想,你還記得我吧!說起來大家已一年沒有見面了。現在,你也知道我今次致電到這兒的目的,沒錯了,就是聚舊。我們打算紀念第六年中學畢業,定了下個月廿三日,是星期日來的,到小雞餐廳慶祝,時間是晚上七時,記著,不要遲到啊!因為有特別事情要宣佈……」

  跟著,若羽的聲音播完了,電話機裡的錄音帶繼續轉著,正當夢鈴想著若羽在電話中所提及的特別事情是甚麼的時候,突然間在電話中又聽到了若羽的聲音。

  「哈!我真大頭蝦,我還有件事情未說呢!今次我們打算攪一個新意思,就是穿起校服出席。而我知道,我們很多同學也丟掉了那套校服,或是校服已不貼身了。於是,我特意為每人向學校訂造了一套新校服,我想,你遲些便會收到一封信,信裡面會有一張訂造校服的訂單,不過你大可放心,因為所有費用我已付了。那麼,記著要準時來和穿著校服啊!到時見……」

  夢鈴想了很久,也不明白為何要穿著校服,不過她心想著,橫豎人人都會那樣的了,於是她也沒有再想著為何若羽要這樣做了。然而,幾天之後夢鈴她真的收到了一封信,是若羽寄來的。信中除了重複上次在電話中所講的事情外,當然還有一張訂造校服的訂單。而夢鈴亦憑那張訂單取得了一套新校服,沒錯,是當年她曾讀過的中學的校服。

  「奇怪了,為何這套校服這麼及身的?我並沒有告訴若羽的,難道若羽他一早已知道了我的三圍是多少?真奇怪……」夢鈴取過了校服回到家裡,對著鏡子穿了那套校服起來。「呀,我記起了,早前漣漪曾和我煲電話粥,而她亦問了我的三圍,難道是她告訴了給若羽知道?」

  然而,夢鈴並沒有理會。很快便到了七月二十三日,星期天。夢鈴一下班便立即趕回家,然後穿起了那套校服,出席了第六屆畢業生同學聚舊會。

  「咦?那女孩穿的那套衣服似曾相識的,在哪兒見過呢?」藍天此時飛到了凡間,看見了嘉榮和家惠二人穿著了校服在街上走著。於是一直跟著他們二人。

  最後,眾人都到達了小雞餐廳,他們也入席了。而藍天則一直在餐廳內盤旋。可是,若羽和漣漪二人卻還沒有來。他們二人很明顯地遲到了。

  「喂,你們認為漣漪在攪些甚麼花款呢?約了我們今晚七時在這兒等,可是現在己七時半了……」嘉榮說。
  「甚麼?是漣漪約你的?」阿倩問。
  「是。你不是被漣漪約的嗎?」致民說。
  「不!我是被若羽約的……」家惠說。
  「但是,我是被漣漪約的啊!」子凡說。

  最後,他們歸納出,所有男孩都是由漣漪約的,而女孩則是由若羽約的。加上他們在中學的時候已經知道了,若羽是很喜歡漣漪的,又,夢鈴說了她前陣子曾看見若羽和漣漪二人在街上手拖手走著。

  「夢鈴,你真的看見他們二人拖著手走路?」阿倩臉兒向著夢鈴問。而同時間,藍天聽到了阿倩的這句說話。
  「夢鈴……」藍天心想著。
  「我認人那麼好,難道我會看錯嗎?」夢鈴說。而藍天把頭轉到夢鈴的方向,看著她。
  「夢鈴,你就是夢鈴了嗎?我……我終於找到你了。夢鈴,我終於看到了你的樣子了。很可愛……」此刻藍天大叫著,可是,其他人都聽不到他的說話,因為,藍天已不是生存在與他們一同的世界了。
  「那麼,我一切也明白了。」家惠憑著她個人聰明的頭腦,最後也明白了若羽和漣漪二人的事情。「他們二人今晚會宣佈……」

  於是,家惠給其他同學解釋著。而眾同學都明白了一切。不久……

  「各位……」終於,若羽和漣漪二人同時間到來了。「對不起,我倆遲到了……」
  「那麼,今晚這餐,你們二人的……」此刻子凡大聲地嚷著,而其他同學都和應起來。
  「那樣的話,沒問題。」若羽望了望漣漪,而漣漪點了點頭,最後若羽說。眾人都拍起掌來。「可是,我還有一件事情未宣佈啊!聽完這宣佈你們再拍掌還未遲呢!」
  「那又是甚麼呀?」嘉榮站了起來問。
  「那就是……」
  「你和漣漪快要結婚了……」還沒待若羽說完,家惠亦站了起來說。
  「……?咦,家惠,你怎知道的?」漣漪感到驚奇地問。
  「不單是家惠,你們二人還未到來時我們也知道了。」眾同學站了起來說。
  「……。」若羽和漣漪二人當然啞口無言,因為他們二人不知道為何會被他們知道了。

  最後,若羽和漣漪二人分別派了請柬給他們,各人都感到很快樂,唯獨是夢鈴一人坐著沒有說話。而其他同學看見了她,都走到他旁安慰她。

  「夢鈴,你沒事吧!」子凡問。
  「沒……沒事。我只不過是想起了藍天吧了……」此刻夢鈴流下了淚兒。
  「夢鈴,你不要哭,我在此……」藍天亦飛到她身旁。可惜沒有人可以看見他。
  「算吧!藍天他已經……」致民還未說完,便被阿倩拉著手臂,示意不要說下去。
  「我知道。可是,我看見你們每人也要一雙一對了,我感到自己有點兒可憐吧了……」
  「那麼,夢鈴,為何你不嘗試再結識另一位男孩呢?」家惠說。
  「現在的我,一早已有了另一半……他就是我的未婚夫──藍天了……」
  「另一半?未婚夫?夢鈴,你說的那人就是我,就是我藍天了?」藍天聽到夢鈴她這麼一說,整個天使也呆了起來。「原來,你一直也沒有忘記我,夢鈴……」
  「……我和藍天已結了婚了,雖然法律上我和藍天倆人還未是正式夫妻,但我曾和自己許下了承諾,我今生今世也不會再嫁的了……」夢鈴繼續說。而她哭得更加厲害,而在他旁的同學都感到不知怎樣做。
  「夢鈴……」
  「算吧!今天是一個好日子,我不該在這些時候說自己的悲……」夢鈴很快便把淚拭乾。

  就這樣,眾同學都嘗試不再令夢鈴感到傷心。而藍天亦哭了出來,因為,他知道,夢鈴還是想念著她的。遺憾的是,他能看見夢鈴,而夢鈴卻看不見她。月琴以往曾說的那種與世隔絕和看見凡人卻無法與他們溝通的感覺,藍天在此刻才真正深深明白和感受到。

  其後,藍天知道了自己在留下來也只有孤單的感覺,於是他慢慢地飛回天界去。然而,他在天界很快便飛到月亮上去了,他看見了月琴,月琴亦看見了他。

  「月琴……」
  「藍天?為何你會在此?」月琴感到很奇怪地問。
  「我……我終於找到了夢鈴,她在凡間……」藍天飛到月琴身旁,說。
  「你終於找到了夢鈴?藍天,恭喜你……」月琴握著藍天的雙手,高興地說。
  「可是,在凡間我看得見她,她卻看不見我……」
  「藍天,你該知道,你現在已是一個天使,而夢鈴她卻是一個凡人啊!」
  「我想問,有沒有一些神法術是可以令她看見我的?」藍天問。
  「神法術?雖然在天界這兒有很多神法術,但是我並不知道有這樣的神法術。其實,我認為,天界這兒是沒有這些神法術的,不然的話,所有天使都可以返回凡間去了……」
  「這又是的,月琴,你說得對。」
  「其實,在很早以前,當我知道你想返回凡間的時候,我也曾勸你不要呢!因為,當你看到了自己的愛人卻甚麼也做不到,那種感覺是很孤單和淒清的。」

  「月琴,到了今天,我終於明白你這句話的意思……」
  「藍天,或許不要再想這些事情了。我想,你也該做回一個真正的天使,既然你已看過了夢鈴的樣子,你也該不要再飛到凡間去了。」
  「不!我要繼續到凡間去……」
  「為甚麼?藍天,你不是說你已感受到那孤單的感覺嗎?為何又卻要……」
  「因為,除了我之外,這個世界還有一個人要比我更加孤單呢……」藍天說到此停了停。
  「錯了,應是還有二人比你更加孤單……」月琴心想著。
  「……那人就是夢鈴了。她還是深愛著我的。既然她也可以獨自一人承受著孤單,為何我又不能夠呢?」藍天說完這句話,躺在月亮上。
  「藍天,說真,我很羨慕夢鈴,因為她在世間上有你這樣的一位男朋友……」月琴亦跟著藍天躺在月亮上,說。
  「或許,你在凡間未死去時,也像夢鈴般有一個像我一樣的男朋友呢!或許他比我還更加好也說不定啊!」
  「也許是吧!因為,現在的我,並不像你,我甚麼也不記得的了。」

  那夜,他們二人都躺在月亮上,互相傾訴著。其實,對於藍天來說,在天界只有月琴一位知己能夠與他一同談心事的;而對於月琴來說,似乎她也只有藍天一位朋友。而藍天亦感到很奇怪,因為他在天界也經常看見其他的天使們都會經常一起玩耍的,可是卻留下了月琴一位天使在一旁。他漸漸感到有些兒不對勁。

  「月琴,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的。」藍天說。
  「請說吧,只要我能答到你的,我也會解答的。」
  「為甚麼你不和其他的天使玩耍?」
  「……。」月琴聽完藍天這麼一問,頓時靜了下來,但待了一會兒,她繼續說。「為甚麼你會這麼問的呢?」
  「因為,我很多時候也看見其他的天使們都圍著一起玩耍,可是你卻坐在一旁,並沒有參與。」
  「因為……」
  「……。」藍天等待著。
  「因為,他們恨我。」此刻,月琴的眼眸紅了起來。
  「他們恨你?不要怕,你還有我啊!」藍天看見了月琴想哭的樣子,安慰著她。然而,他知道月琴的心靈是脆弱的,於是他並沒有追問下去。「或許我不該問這樣的問題,月琴,對不起……」
  「不是你的錯,只不過……」
  「好了,有些事情不必勉強說出的。就這樣,好嗎?」
  「藍天……」月琴把眼淚拭乾,說。「多謝你。」
  「似乎在這個世界,不單是我和夢鈴,現在多了一個天使是很可憐的。」
  「藍天……」
  「月琴,放心吧!無論如何我也會在你的身邊的。」

  然而,藍天卻如常地飛到凡間去。因為他想每日都在夢鈴的身旁,守護著她。

  這樣地,又過了凡間的兩個多星期,藍天亦如常的飛到了凡間。而這次,月琴看見了他,於是飛到他的身旁問:「藍天,讓我跟著一起好嗎?」藍天點了點頭,其後,月琴便跟著藍天飛到凡間去。可是,他們二人的行蹤被維納斯女神發現了。

  當然,維納斯女神想知道他們二人到凡間的目的,於是暗地裡跟蹤著他們。最後,藍天和月琴飛到了一條大街上,等了一會兒,藍天看見了夢鈴,於是指著她告訴了給月琴知道。

  「月琴,那邊的那位女孩,身穿淺藍色上衣和淺灰色格仔裙的那位女孩,看見嗎?」
  「看見……」
  「她是夢鈴。」
  「原來她就是夢鈴了……」
  「她是不是很可愛呢?」
  「是嗎?」月琴看了看她的樣子,說。
  「……。」藍天聽後當然啞口無言。其實,他也知道的,美是一種很主觀和抽象的東西。

  跟著,藍天和月琴都看見夢鈴走進了一間商店,取了一盒很大的盒子走出來。但是,藍天並不知道那盒子裡盛了些甚麼,於是問月琴。

  「月琴,你知道那盒子盛的是甚麼來的嗎?」
  「我不知道,但我有辦法知道。」月琴說完這句話,便唸了一句神法術,其後再說:「藍天,我雖然不知道那盒子裡盛的是甚麼,但上面寫著『藍天,生日快樂』的字……」
  「『藍天,生日快樂』?藍天?即是說,那東西是送給我的?」
  「我想是吧。藍天,你知道為何夢鈴要送東西給你的呢?」
  「我不知道……」

  「夢鈴?為何月琴和藍天會來到凡間去看這樣的一位女孩呢?」聽到了他們說著夢鈴,維納斯女神感到很奇怪。

    愛情影畫戲

  明明是愛妳 最喜歡妳 情人妳似最美那齣影畫戲
  為何沒法向妳 說出一句半句 在內心仿要放棄
  明明是愛妳 暗中想妳 情人眼裡最美那齣影畫戲
  為求讓我永遠 每一天去細看 在夢中親你吻妳
  夜欄靜靜游在淡淡眼眸 天空千億星塵風裡伴奏
  一個痴心如驟落在妳心逗留
  求影畫可變真 情人情人不知 暗暗愛妳 那天開始
  唯求情人妳有天可以 欣賞這個痴心漢子
  求影畫可變真 情人情人可知 愛你愛你沒法終止
  求明瞭傻漢子 請不要懷疑 藏在心底(我心)詩意 Hoo…

(第六章完)

 


三.願你今夜別離去 六.願你清楚我的心
一.情像雨飄泊 四.草戒指 七.不該再讓你孤單
二.請你留在我身邊 五.痴情何須說前塵 八.送你一瓣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