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痴情何須說前塵

  到了平安夜那天,藍天懷著緊張且興奮的心情。他穿換了一套很好的服裝,是一套夢鈴早前送給他的服裝。大概下午四時正,便獨個兒走到老地方等夢鈴,兩人相約好今天去燈飾的。可是,夢鈴她遲到了。

  但是,藍天並沒有顯出枯燥不安的樣子,相反他更面露笑容。就這樣等呀等,等呀等,終於過了個多小時……

  「對不起,我遲到了……」夢鈴從藍天後方拍著他的肩膀,說。
  「不要緊,反正我已習慣了。哈哈!」藍天狀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對不起……」
  「算吧!我並沒有抱怨呢?」
  「那麼,我們現在應怎樣呢?」
  「這……我們應乘巴士到地鐵站,再轉乘地鐵到尖沙咀。」

  於是他們二人一同走到巴士站,一切也如常地進行。在巴士上,藍天一直心想著夢鈴因疲倦而會睡著,而同時她會把頭挨在自己的肩膀上。可是,也許是藍天他昨晚因緊張而整晚沒有睡,於是在巴士上不期然地睡著了。

  而藍天他因隨著車子的震動而把頭傾到夢鈴的肩膀上。夢鈴看見了他那沉睡的樣子內心也暗笑了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巴士終於到了地鐵站,而夢鈴把藍天弄醒,其後兩人一同乘地鐵到尖沙咀。當到了尖沙咀後,那兒實在太多人了,因為這天是平安夜吧!

  「很擠迫呀!」夢鈴說。
  「是呀!當心我倆會走散呀!」
  「我怕呀!那麼我們該怎樣做才好呢?」
  「這兒呀,看看……」藍天伸出了右手,而夢鈴看見了後把雙手伸到背後,不停地轉頭。
  「不要!」
  「好吧。那麼你要小心些,別走散呀!」藍天垂下了右手,而同時把右手插進褲裡去。而夢鈴立即走到他的左邊。
  「……。」
  「……。咦?夢鈴,你……」藍天的左手感到被人握著,他知道,是夢鈴的手。此刻,他笑了。

  那晚,他們二人四處逛。二人都感到很快樂,因為他們二人很少有機會一同逛街的。大概到了晚上一時多,氣溫也驟降了不少,藍天看見了夢鈴感到很寒冷,於是除下了外衣,披在她身上。

  「藍天,多謝你。但,你感到冷嗎?」
  「不冷,不冷……」藍天不停地說不冷,但內心卻瑟縮地叫著寒冷。但他知道,只要是為了夢鈴甚麼都願意做。

  最後,他們二人為了避開那擠擁的人群,於是走到一些較少人的地方,而當二人經過了一條窄巷,聽到了有貓兒的叫聲。

  「很可憐呀!」夢鈴看見紙盒內有一隻小貓不停地叫,於是抱起牠在自己懷裡。「藍天,不如我收養了牠好不好?」
  「好呀!那麼,不如先為牠改一個名字好不好?」
  「又好……叫牠甚麼好呢?不如……不如就叫牠做貓貓好嗎?」
  「好呀!」
  「為甚麼你只會說『好呀』?不要再說『好呀』好不好?」
  「好呀!」
  「……。」

  後藍天在便利店買了一盒牛奶和焗熱了它,再倒進一個小紙盒給貓貓喝。而他們二人一直坐在長椅上看著貓貓。

  「不知道貓貓有沒有主人呢?」夢鈴問。
  「有!牠當然有主人啦!」
  「你又怎會知道呢?」夢鈴望著藍天,問。
  「牠的主人不是你嗎?」
  「……。不是說我呀!我是指在發現牠之前不知道他有沒有主人的呢?」
  「這我不知道呀!」
  「哼!以後不睬你……」夢鈴看見貓貓已喝完那熱牛奶,於是抱起牠,說。
  「夢鈴,現在已是深夜二時半了,回家好嗎?」藍天看了看腕錶後說。
  「好。橫豎我現在已很累了。」
  「那麼,我們走吧!」
  「知道。」夢鈴笑著說。

  於是二人一同乘搭專線小巴回家。在小巴上,夢鈴用藍天的外套圍著貓貓,貓貓也像很倦地睡著了。同時間,夢鈴把頭挨在藍天的肩膀,兩人靜默起來,另外,車上的其他乘客也不期然地靜默起來了。而在小巴上正播放著收音機某一個電台,節目主持人正說著自己以往曾到別處渡過了一個白色聖誕。

  「……各位,如果有機會的話,不妨到別處渡過一個白色聖誕,雖然氣溫要比現在還要寒冷更多。但看到那些雪景,白茫茫一片,很美麗的,我想這也是值得的。」電台的節目主持人說。
  「下雪的聖誕節……」
  「夢鈴,有事情嗎?為何自言自語?」
  「藍天,為何香港會沒有雪下的呢?」
  「因為香港位於南半球,位置較近赤道,是亞熱帶地區。而氣溫最低也不會到零度以下,所以沒有下雪的情形。」
  「我一早已經知道啦!」
  「……。那你又問我?」
  「考考你之嘛!唉……如果在香港能看到下雪的話,那該多好啊!但是,我知道這是沒有可能的。」
  「夢鈴,我答應你,在你生日那天我會令你在香港也看到下雪的情景的。」
  「你騙人!我不相信。」
  「我答應你。我們勾手指尾好嗎?」
  「又好,看你到時又有何辦法……」
  「夢鈴,你很可愛。」
  「是……是嗎?」夢鈴似乎已經睡覺起來。而藍天也不騷擾她,獨個兒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不久,小巴終於到了尾站。

  「懶訓豬,醒啦!我們要下車了……」藍天拍拍夢鈴,而夢鈴亦醒來了。

  兩人急忙下車,當然,夢鈴手裡還是抱著貓貓。可是,當下車後不久,突然有幾輛車子從他們身後掠過,貓貓也突然從夢鈴手中跳了出來,還跑到馬路中心呢!

  「貓貓!你不要逃……藍天,幫我捉回貓貓……」
  「知道!」於是藍天立即跑到路中心,把貓貓抱起。
  「看,夢鈴,我把貓貓捉回了。」

  當藍天回頭一看時,突然有一輛貨車從他對面馬路衝過來,司機還不停地鳴車呢!但最後藍天還是給撞個正著而倒在地上,而且他被拖行了一段距離。

  「藍天──」夢鈴立即跑上前去看藍天。
  「夢鈴,這……貓貓在這兒……牠並沒有受傷,太好……好了……」
  「藍天──你不要離開我──」
  「夢……夢……夢鈴,我喜歡你……」

  其後,有幾輛貨車在對面馬路停了下來,司機們知道了發生意外都立即下車。
  「這次大件事了,發生了意外玩出人命了……」其中一名司機說。
  「對不起……」撞倒藍天的那位司機連忙道歉。
  「你們賠回藍天給我!你們快賠回藍天給我!」夢鈴淚流著,說。但她知道,無論怎樣藍天也不會再回來的了。

  頃刻,夢鈴跪在地上,一直望著躺在她旁的藍天,淚流著。

  ……

  「現在是新聞報導,一名年約廿八歲的青年昨晚凌晨三時半與女友看完燈飾後一同返回住所,但當下車很不久,被懷疑是與同黨玩馬路賽車的黑社會份子駕駛的輕型客貨車撞倒,而且該名青年還被拖行了約十米的距離。傷者當場昏迷,送院後證實不治。警方現已拘捕了五人,除了一名客貨車司機外,其餘四人被懷疑有份參與不法賽車活動。現場是元朗……」

  ※ ※ ※

  「 夢……夢……」當藍天醒來了後,發覺自己躺在一處鳥語花香的地方。「這兒是甚麼地方?為何我會在此?」

  微風輕吹,空氣中帶著不同的花香,同時四周都是鳥兒的歌唱聲。瞇瞇朦朦中藍天站了起來,發覺自己已身穿白袍,並沒有穿著鞋子。

  「這兒是甚麼地方?為何我會在此?我……我……」藍天的心中除了自己的名字外甚麼也不記得起來。他把雙手按著自己的腦子,想了一會兒,眼前突然有一柱白色的強光耀著他的眼睛,只好閉起眼來,等待著。
  「歡迎你來到天界。」有一女孩子的聲音。後藍天張開了眼睛,看見眼前有一亦是穿著白袍的女孩子站著,而她的頭上有一個金黃色的光環,背部有一對大翅膀。她笑著。
  「甚麼?這兒是天界?難道……難道我已死了?沒有可能的!沒有可能的!」藍天顯出很不安的樣子,但又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
  「沒錯,這兒真的是天界,而且你真的已離開了凡間。也許先讓我自我介紹,我叫月琴天使,負責月亮上的工作,如陰晴圓缺……」
  「月琴天使?」當藍天看見了那位站在他前的女天使,內心突然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他覺得,月琴的樣子很面善,像是曾見過的,但又記不起再那兒見過。
  「是。我就是月琴天使了。有甚麼事嗎?」
  「沒……沒事情。而我……我叫藍天,今年……今年……幾多歲呢?」藍天想了很久,似乎除了自己的名字外,甚麼也不記得起來了。
  「藍天,不要緊,每一位剛到這兒的靈體的記憶都會被清洗掉。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其他的事情都會給忘掉了。另外,在天界這兒是沒有年歲之分的。」月琴對藍天說。
  「沒有年歲之分?」
  「是。在天界這兒,在這兒的任何物件,包括所有花草樹木,甚至是你和我,永遠也不會再增高、變肥或漸老,而你永遠也會像現在一樣。」
  「另外,月琴天使,為何我背部沒有翅膀的呢?而頭上亦沒有光環,難道我並沒有死?」
  「對不起,你真的已經離開了凡間,這兒是天界。而你背部沒有翅膀是因為你還不懂得飛行的技巧;頭上沒有光環,是因為你還是個平凡的靈體,即是說,由於你在凡間是個好人而能死後進入天界。但是,你還要誠心地工作一段時間才能令現在的靈體成為天使,這要一段頗長的時間。」月琴說。
  「那麼說,月琴天使,你已經不但可以飛而且是個天使,是嗎?」
  「可以說是。」
  「我又何時才能懂得飛呢?」
  「這……這是很難說的,要看看你有沒有決心和毅力。一般的靈體都很快便懂得飛行的技巧而長出一對翅膀來。又,飛行的速度與翅膀的大小亦有關係,越快的便越大。」
  「那麼,我想問,當我懂得飛行時我是否可以自由自在飛往凡間呢?」
  「是……但這並沒有好處。其實,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你想盡快學懂飛行而返回凡間,是嗎?」月琴說。
  「並沒有好處?」藍天聽後愕然起來地問。
  「是。首先你要知道,你已離開了凡間,以你現在的情況就算是擁有了一個身軀,也並不是人類的身軀。而且,當你下到了凡間後,別人是看不見你的,雖然你可以看到凡間的事物,但是那種隔膜感與別離感會使你更加難受的……」
  「即是說,我只可以看見他們,他們是不會我的……」
  「是。其實,當過了一段時間後你便會像我們一樣被派到不同的聖地工作。」
  「……?」
  「不明白嗎?遲些日子你便會明白的了。」月琴說。
  「那麼,現在我應該做些甚麼事情呢?」藍天問。
  「現在,說真,你是要學習怎樣飛行。這對你日後是有很多好處的。」
  「我自己學習?怎樣學習呢?我連甚麼技巧也不懂得啊!」
  「但是,我很難說出飛行的技巧,這是要你自己用心靈去體會的。」
  「可是……我真的甚麼也不知道的,根本無從入手。求你教教我好嗎?」
  「我並不是不想教你,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樣說出來。」月琴說。「每一個剛到天界的靈體,開始時都像你現在一樣,甚麼也不懂得的,但過了一段時間後便會拿握到了。」
  「是真的嗎?」
  「真的……」月琴剛說完這句話,頭上突然有一金黃色光柱直射在她身上,跟著她又說:「對不起,我要返回月亮上去工作了,有機會的話我們下次再見面。那麼,是時候我要走了。再見……」

  於是,月琴隨著金黃色的光柱消失而消失了。最後留下了藍天一人,他想來想去都不懂得飛行的技巧。可是,另一方面他嘗試記起自己在凡間的事情,不然的話,就算是給他懂得飛的技巧而能下到凡間,但到那時甚麼都不記得和不認得,也是沒有用的,因為根本已不認得誰人是誰了。他坐著,但是到了最後甚麼也想不到。

  如是者過了凡間的兩個多月,藍天始終不知道凡間的事情。可是,在一方面得到月琴的幫忙和支持,一方面自己那倔強的性格,藍天終於在背部長出了一對翅膀來,雖然那翅膀稍微小了一點,但是藍天也感到很快樂了。而這段學習飛行技巧的日子裡,藍天似乎已記起了一些關乎自己的事情來。如他的家裡有爸爸、媽媽和妹妹,他是一位教師。就是這樣了,但是藍天卻感到很高興,他告訴了給月琴知道。

  「藍天,恭喜你。因為,我在這兒也有一段日子了,但是甚麼也不記得起來了。開始時我是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可是,在遇見了維納斯女神後,我被她封為月亮天使後,改名為月琴。隨著日子的過去,我的原名連自己也不記得了。」
  「你在這兒那麼久,真的一點兒事情也記不了?」
  「是。」
  「但為何我又能記起這些事情來呢?」
  「你可以記起這些事情來,或許是因為維納斯女神對你所施的神法並不強吧!又或者是你本人的記憶能力較好的緣故……」
  「月琴天使,你真可憐……」
  「算吧!在這些日子裡我都已經習慣了。另外藍天,不須這樣拘緊的,稱我做月琴便可以了。我們是朋友嘛!」
  「月琴……知道了。是呀,另外我有一些問題想問。」
  「是甚麼呢?只要我知道的我必會幫你。」
  「為何這兒是沒有黑夜,和,為何我不會感到疲倦或者累的呢?」
  「藍天,天界這兒是沒有黑夜的。因為這兒並不像凡間那樣,這兒是沒有白天和黑夜之分的。而且,我們都是靈體,並不像凡間的人類軀體般,所以我們只有感覺,但並不會感到累、不會倦和不會想睡覺的……」
  「不會想睡覺?那麼說我們永遠也不可能造夢了吧?」
  「其實,夢是這兒的某一位天使負責的工作。那天使叫夢中天使,他的職責是令凡間的人們在睡覺時造夢與否,而造的是甚麼夢他也要處理的。既然我們已不是人類了,又為何要造夢呢?」
  「夢……夢……」
  「藍天,做甚麼?有問題嗎?」月琴看見了藍天在自言自語,於是問。
  「慢著,我很像能想起一些事情來了。夢……夢……」
  「……。」月琴站在一旁等待著。
  「夢……夢……」
  「……。」
  「夢……夢……鈴……夢鈴……夢鈴!呀,我記起了!月琴,我終於記起了!」藍天高興地拉著月琴的手,叫著。
  「夢鈴?是甚麼來的?」
  「我在凡間有位女朋友,不,應是未婚妻,她叫夢鈴!」藍天記起了,他終於記起了自己的未婚妻的名字,夢鈴。
  「女朋友?這是甚麼來的?藍天,我不明白。」
  「這……女朋友的意思,在凡間,當男孩子和女孩子走在一起談戀愛的時候,他倆會亙在對方心中留下了一個好印象,而且兩人會經常為著對方、關懷對方。對於男孩來說,關懷他的就是他的女朋友。」
  「那麼,未婚妻又是甚麼意思呢?」
  「而未婚妻的意思,是當男女雙方的感情發展到一個穩定階段,兩人都想合二為一而成為夫妻,男的叫夫,女的叫妻,於是兩人會結婚。但在結婚前他們會認同對方是夫妻,可在法律上他們二人卻還未是正式的夫妻,於是女的會被稱為是男的未婚妻。」
  「可是,在我們天界並沒有這些東西……」月琴感到疑惑地說。
  「是。因為我知道,我們這些天使是沒有男女間的分別,但我們擁有不同的聲線。一些是較為沉而穩重,一些則較溫柔可愛……」藍天說。
  「夢鈴?夢鈴就是你的未婚妻?」月琴像是感到不快樂的樣子。「恭喜你,藍天,因為你終於可以記起自己未婚妻的名字。或許是你的記憶力較強,所以記憶並沒有給維納斯女神全清洗掉……」

(第五章完)

 


三.願你今夜別離去 六.願你清楚我的心
一.情像雨飄泊 四.草戒指 七.不該再讓你孤單
二.請你留在我身邊 五.痴情何須說前塵 八.送你一瓣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