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請你留在我身邊

  日子如常地消逝,不經不覺已過了一個多月。有一天,采妮獨個兒到文具店買文具,而在街上她看見了阿敏從醫院低下頭地走出來,神情是很憔悴的。

  「阿敏姐姐?為何她會在此?」采妮心想,其後便走到阿敏面前。「阿敏姐姐……」
  「……?采妮,是你?你為何會在此?」
  「我……剛才買完文具,而看見了你,於是想走來和你談話。」
  「談話?有事情嗎?」阿敏看了看采妮,問。
  「是。阿敏姐姐,為何你要離開我哥哥?其實,我哥哥他……」
  「采妮,我知道,你哥哥藍天他是很喜歡我的。但,在這個世界裡有些事情,是沒有解釋的。對不起……」說完這句話,阿敏用手掩著嘴向前跑。
  「沒有解釋?無可能的,任何事情也該有它的原因,阿敏姐姐……」采妮也一直追前去。最後,采妮把阿敏的手捉住了,而兩人亦停著了。
  「……。」
  「……。」

  「采妮,或許我們到公園裡談談吧。」最後,阿敏似乎願意告訴采妮一些事情。而采妮頓時感到很愕然。
  「……。」采妮沒有回應,但只是點著頭。

  其後,兩人一同到了公園裡去。可是,公園裡有很多人,她們兩人找了很久終於找到了一處既少人到又清靜的地方。她們二人坐了下來,隨後是短暫的沉默。

  「采妮,我願告訴你原因,但希望你能為我守秘密。你願答應我嗎?」
  「這……好吧。我們勾手指好嗎?」
  「又好。」於是阿敏和采妮勾起手指尾來。
  「那麼,阿敏姐姐,請說吧!」
  「采妮,我並不是有意想和藍天分手的,但……」此刻阿敏哭了出來,可是她仍繼續說。「……我患了血癌……」
  「甚……甚麼……阿敏姐姐,你……」采妮聽完阿敏的這句話,頓時整個人也呆了起來。因為,她永遠都不相信阿敏會患上血癌,她永遠都不能接受這個事實。「阿敏姐姐,你騙我,你是騙我的……」
  「采妮,你冷靜些……嗚嗚……這是事實,而且我沒有必要要騙你。」
  「……。」
  「……。」
  「但是,為何你不告訴我哥哥知道?這樣對他實在太不公平了。」
  「我知道,一直以來,我都得到藍天的關懷和愛護。可是,我不想告訴他,是因為我怕他會……」
  「怕?」采妮不明白阿敏的意思。
  「是。我知道,藍天為人心地善良。對於他,假如我真的告訴了這件事情給他知道的話,他定會為了我而不離開我。我很清楚。」
  「所以,你寧願與他分手,也不想害了他的將來?」
  「是。或許我這樣做真的太自私了。請原諒我。」
  「阿敏姐姐……其實,真正的愛情是要經得起考驗的。兩人有快樂時能一同分亨,而有禍能一同去承擔。你這樣做,是經不起考驗的做法……」

  采妮低下頭,她很不快樂,因為她同情阿敏的遭遇。其後,她站了起來,抬起頭望著天空大聲地叫著:

  「天啊!點解你要這樣玩弄阿敏姐姐……阿敏姐姐是個好人,難道好人並沒有好報?」
  「采妮,算吧!既然現在已成了事實,再怎樣怨也沒有用的了。希望你知道我的苦衷。對於你哥哥藍天,我感到非常對不起他……」
  「我明白的。」
  「多謝你。我想,我快要進醫院接受治療了……」
  「那麼,你會痊癒嗎?」
  「……。我想機會很低了,醫生也說過。其實,我一早已打定了輸數。」
  「不會的!阿敏姐姐,我想你是一定會痊癒的,到時候你再和我哥哥一起,好嗎?」
  「采妮,沒有可能的。我永遠也不會再痊癒的,即使真的幸運地能有好轉,我也不會再見藍天的了……」
  「為……為甚麼?難道……難道你已不喜歡他了?」
  「不,我很喜歡藍天。但,我真的感到非常對不起他,我不想……」
  「阿敏姐姐,可能你說得對,有些事情我真的永遠也不會明白的。」
  「或許,再遲些日子,當你長大後你便會明白我的感受。」
  「沒……沒錯。」
  「我想,現在時候已不早,你也該回家了。」阿敏邊把淚拭乾邊說。
  「那麼,阿敏姐姐,我要走了。」
  「記著,守這個秘密。無論誰人也不要告訴……」
  「我明白。」采妮打了一個OK手勢,然後離去了。

  那晚,采妮在床上輾轉不能入睡,因為她認為阿敏實在太可憐了,自己遇到了問題也不願告訴自己最喜歡的人,只能忍著,忍著……

  自那天開始,采妮在街上再也碰不見阿敏了。她知道,阿敏已進了醫院接受治療。於是有一天放學,她進了那所醫院,問醫生阿敏在哪兒。

  「小妹妹,你不能直接探望患了白血病的病人的。即使是我們這些醫務人員,也要佩戴上隔離措施才可進入……」
  「醫生,那麼我該怎樣做呢?」
  「或許,你可在病房外從玻璃窗探望病人。」
  「這……好吧。」

  於是醫生陪同采妮來到阿敏接受治療的病房外。阿敏一直睡著,她穿著了綠色的袍子,頭上戴著一個頭套,似乎她的頭髮一早已脫落了。最後,采妮敲了敲窗子。而阿敏亦醒來了,她看見了采妮在窗外向她揮手,笑了。

  那晚,采妮在家裡吃完晚飯後立即回房,而且開始寫信起來了。因為,她知道,要和阿敏說話溝通,這是唯一的方法。第二天放學,采妮如常到醫院探望阿敏,但阿敏不在,於是她將那封信從房門下伸到病房內,其後她離去了。而最後阿敏收到了她的信。

阿敏姐姐:
  我是采妮呀!因為醫生說我年紀小而不可進入病房探望你,於是想了這種方法。希望我和你能靠著紙張而通訊,我會告訴你一切身邊發生的事情,無論是喜是悲,也願與你一同分享。

  係呢,你現在怎樣呀?辛不辛苦呢?看見你現在這樣我內心感到你很可憐。但無論如何,我希望你能早日康復。
    采妮

  阿敏看後笑了起來,似乎這次是她患病以來笑得最美的一次。也許是由於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父母外還有一位女孩子願和她一起。無論如何她真的感到很高興。於是,問了護士借紙張和筆,在床上寫著,寫著……而第二天傍晚,采妮亦到了醫院,但仍看不見阿敏,而此刻有一護士在她旁經過。

  「請問你就是采妮嗎?」護士問。
  「是。請問,阿敏姐姐到了哪兒呢?」
  「阿敏?她每天這個時候都要接受身體檢查,大概要兩、三個小時,所以你在這時候是探不到她的。而她昨晚和我說,假如你來探望她,可留口訊在這小信箱內……」護士指著掛在病房門外的小信箱。而信箱內有一封信,采妮拿了出來看,上面寫著:「給采妮」。於是很快便拆了那信看。

采妮:
  多謝你的關心,我很好。不須替我感到可憐。
  還有呀,每天下午四時至六時半我都要往檢驗室檢查身體,所以你該探望不到我了。而我想了一個方法,就是在我的病房門外掛著一個小信箱,我和你就利用它來傳情達意吧,好嗎?另外,不要經常來探望我了,你也要用功讀書溫習呀。

    阿敏

  此刻采妮把信緊貼自己的心胸,看著那信箱,笑了。自此,她們二人都經常利用那小信箱作書信來往。采妮將每天所發生的事情,無論是喜是悲、是大是小,都記錄了下來;同時阿敏亦將自己一切發生在自己身上或身旁的事情告訴了采妮。

  而另一方面,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夢鈴放學後在街上碰見了藍天,她也借故自己有功課不明白而取得了藍天的電話號碼。那晚夢鈴初次致電給藍天,但電話並沒有人接聽。第二晚夢鈴再次致電給藍天,而這次藍天接聽了,就這樣,夢鈴借故有功課不明白而問藍天,而藍天也用心地給她解說。其後,兩人有說有笑,談了共三個多小時……

  當夢鈴第二天返回學校,轉堂時和其他同學一同談笑……

  「喂,若羽,第三題怎做呀?我不明白……」漣漪問。
  「第三題?很深呀!我也不懂怎樣入手呢!」
  「第三題?我懂呀!」夢鈴高興地說。而其他同學都看過了她的答案,覺得很奇怪。
  「咦?夢鈴,為何你會懂得怎樣做的呢?子凡問。
  「秘……密。」
  「秘密?不要!告訴我們好嗎?」家惠拉著夢鈴的手,問。
  「說啦!」阿倩亦說。
  「是呀!夢鈴呀……」嘉榮和應。
  「……。好啦!見你們是我的老友。」夢鈴停了一停,繼續說。「其實,在前天放學的時候,我在街上碰見了一個男子。」
  「男子?是誰?」子凡連忙問。
  「是一個多月前我們在卡拉OK碰見的那個男子……」
  「甚麼?是他?那最後又怎樣呢?」嘉榮問。
  「原來他是位教師來的,而我亦問了他的電話號碼。所以……」
  「原來如此……係呢,夢鈴,可否介紹他給我們認識?」致民問。
  「是呀!是呀!」其他同學都和應起來,但除了子凡之外。
  「他有甚麼了不起!夢鈴,不要再致電給他了……」子凡嚴肅地說。
  「子凡,你為何這麼緊張呢?難道你……吃醋嗎?哈哈……」家惠笑著說。隨後便是其他人的笑聲了。而子凡頓時也臉兒紅了起來。
  「我……我那有!」
  「不須辯駁了,我們都知道你是喜歡夢鈴的……」家惠拍著子凡的肩膀說。而夢鈴聽見了這話後立即低下頭,一言不發。當眾同學還在笑著的時候,家惠看見了夢鈴的樣子,於是連忙解釋:「夢鈴,我只是說笑而已,不要……」
  「……。」而夢鈴也抬起頭,含笑地望著家惠。

  最後,眾人也笑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自那天起,夢鈴每晚都致電給藍天,在對於失戀中的藍天來說,夢鈴似乎是他唯一可以傾訴內心感受的對象。而藍天的妹妹采妮似乎亦知道她的哥哥經常和另一位女孩子一起,心裡感到很不快樂。她曾幾次都想著要將這件事情告訴給阿敏知道,但每每想到這樣做會令阿敏不快樂,最後還是沒有告訴阿敏知道。

  「阿哥,找你的……」采妮說。「……又是她!」
  「……。」藍天不明白妹妹的意思和說那句話的用意,而聽起了電話。「喂……是夢鈴?找我有事情嗎?」
  ……

  「晚安。」藍天掛了電話,而妹妹亦走了過來。
  「阿哥,你最近和夢鈴經常煲粥……」
  「是嗎?她有功課不明白……」
  「功課不明白?每晚都談兩、三個小時,除了最初的那十多分鐘是談功課外,其他都是別的事情。」
  「這……」
  「阿哥,你是不是已喜歡了她?」采妮一針見血地問。
  「不!不!夢鈴她還是一個學生,我又怎會……」
  「學生,我知道。但她已是一位中六預科生了,你喜歡她或她喜歡你,又有何不妥呢?」
  「我……」
  「阿哥,難道你已變了心,不再喜歡阿敏姐姐了嗎?」
  「……。」對於妹妹采妮的這個問題,藍天並沒有回答。

  其實,在藍天的心目中,阿敏永遠也是他最喜歡的女孩子。可是,在阿敏與他告分手的日子裡幸得到第二位女孩子介入,由於得到夢鈴經常的慰解他才沒有那麼失望。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樣做,他已兩個多月沒有見過阿敏了。藍天曾試過致電給她,但她總是不在家的。

  很快地,又過了兩個多月,現在已經是暑假末了。但由於要應付將升中七的功課,夢鈴一班同學正努力地溫習著。所以,自暑假開始後不久,夢鈴已再沒有致電給藍天了。然而,在八月二十六日那晚,她致了電話給他……

  「喂……」
  「喂……請問藍天在家嗎?」
  「我是。你是夢鈴嗎?」
  「是。藍天,我告訴一個秘密給你知道……」
  「是甚麼呢?」
  「明天是我的生日,我們一班朋友都打算到屯門蝴蝶灣燒烤慶祝,時間是上午十一時至下午四時半……」
  「明天?對不起,明天我要出席中一家長日,所以我想我不能參與了。」
  「中一家長日?明天是星期日啊!為何還……」
  「沒法子,這是學校的行政問題。我想,大概會到下午三時的。我答應你,明天下午我會到屯門接你,好嗎?」
  「這……又好。記著呀!是上午十一時至下午四時半,屯門蝴蝶灣……」
  「知道。再此,先祝你生日快樂。」
  「多謝。那麼,再見了。」
  「再見……」

  第二天,夢鈴她們相約在一起,再一同到屯門蝴蝶灣找燒烤爐。

  「很多人呀!」致民嚷著。
  「或許是由於今天是星期天的緣故吧!」嘉榮說。

  而最後,他們也找到了地方,一班人邊燒烤邊唱著歌。各人都感到很快樂。而不期然地子凡看見了夢鈴經常在看著腕錶。

  「夢鈴,你趕時間嗎?為何常看著手錶?」子凡問。
  「沒……沒甚麼,只不過有人會來這兒吧了。」夢鈴回答。
  「有人會來?是不是藍天呢?」阿倩問。
  「咦?阿倩,你怎麼會知道的?」夢鈴驚奇地問。
  「你的心在想甚麼我們會不知道麼?」家惠說。
  「……。他答應了四時半前會來這兒的,但現在已是五時半了……」
  「算吧!或許他臨時有事情要辦要不能來呢!」若羽說。
  「不會的……不會的……」

  可是,已到了晚上六時多了,各人都說要回家了。但夢鈴卻堅決要留下來。其他人也拿她沒法子。而子凡說想留下陪她,她也拒絕了。當然,子凡感到很不快樂。最後各人也走了,留下來的只有夢鈴獨自一人在燒烤爐旁,她不停地烤著同一隻雞翼。在夢鈴的心裡,她感到很孤單,而且帶點兒恐懼。

  最後,那隻雞翼也給燒焦了,但是夢鈴還是把它繼續烤著。又過了不知多久……

  「夢鈴……」突然在她身後有一男子的聲音在呼喚著她。「對不起,我來遲了。」
  「藍天……藍天,你終於來了。」此刻,夢鈴哭了。「我還以為你會不來呢!嗚嗚……」
  「正傻豬,不要哭。是我不對,我遲到了。我還以為你們會走了,怎知道你還留在這兒等著我……」藍天取出了一張紙巾,邊替夢鈴拭眼淚邊說。
  「藍天……嗚嗚……」夢鈴放下了燒烤叉,站了起來,走到藍天的面前,緊緊地擁著他。「我……我……」
  「夢鈴,有事情嗎?」藍天看見了夢鈴那異常的舉動感到很奇怪。但還是緊擁著她。「不要哭,可否告訴我知道……」
  「我……我怕你不會來……」
  「我又怎會不來呢?我曾答應過你嘛……」

  那晚,藍天陪夢鈴渡過了愉快的一天,而夢鈴亦感到很快樂。最重要的是,藍天送了一隻很趣緻的腕錶給她。她把那隻手錶帶著,甜笑了起來。

  「夢鈴,生日快樂。」
  「多謝你。」

(第二章完)

 


三.願你今夜別離去 六.願你清楚我的心
一.情像雨飄泊 四.草戒指 七.不該再讓你孤單
二.請你留在我身邊 五.痴情何須說前塵 八.送你一瓣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