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願你今夜別離去

  似乎自上次夢鈴生日那天,她和藍天兩人都喜歡上了對方。不經意地到了九月份了,夢鈴感到很大壓力。因為,到了第二年的三、四月份她便要考高級程度試了,幸好有藍天在她身旁支持她。可是,夢鈴似乎得不到采妮的歡迎,每每她到藍天的家裡的時候,假若采妮也在家的話,采妮總是對她不瞅不睬的。

  因為,每當夢鈴和藍天一起的時候,都會使采妮感到阿敏很可憐。但她卻一直沒有告訴阿敏知道,她的哥哥,藍天,經常和夢鈴走在一起。其實,如果阿敏最初是沒有患上血癌的話,相信她和藍天是可以快樂地生活著的。無論如何,是血癌令一對很要好的情侶給分開了,是血癌一手破壞了阿敏的一生。

  這天,采妮如常到醫院探望阿敏,她從小信箱裡取了一封信後很快便拆了出來,看著。

采妮:

  告訴一個壞消息給你知道,昨天的身體檢查已證實了我的病情己漸趨惡化。幸好醫生說已有人願意捐出骨髓,而那人的骨髓組織與我是完全一樣的,這使我感到很高興。

  我即將要接受骨髓移植手術了。大概是今個星期五吧!因為,醫生說我的病如果再繼續惡化的話便會到了癌症的末期。可是,這次手術對於我來說是很危險的,雖然骨髓移植手術在以往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但對於我的情況,醫生說成功的機會率是少於百分之三十,這總比百分之零高出很多很多倍了。而我亦願意接受這項手術。說到我現在的心情,當然是很害怕,我感到很無奈。因為我能生存下去的機會是不足百分之三十。

  反正病情已經開始惡化,如不做手術的話遲早也會離開這個世界的了。也許我不要再說這些悲事情了。最近你怎樣呢?已到了九月中了,對於在學校的生活習不習慣呢?功課又追不追到呀?明年你便要考高級程度試了,在此先祝你成功,考進一間理想的大學。

    阿敏

  頃刻,采妮心想著:「不好了,今天已是星期三。那麼說,如果不幸的話阿敏姐姐還只有兩天的生命……那麼,我應否告訴給哥哥知道呢?可是,我曾與阿敏姐姐勾手指尾呀。怎算好呢?」

  采妮又再次感到很不快樂了,那晚,她沒有心情吃飯。家人看見了都覺得奇怪。爸媽都問她是否發生了事情,只見采妮回答沒有。晚飯後,采妮走進了哥哥的房間,她很想告訴哥哥知道。但當她看見哥哥正專心地批改作業簿,於是悄悄地走回自己的房間。

  她躺著,不知道自己該怎樣做才好。那晚,她失眠了。她不停地想著,應否告訴哥哥,阿敏後天便要接受骨髓移植手術。可是,那一夜她始終得不到一個肯定的答案。最後,她還是下定了決心,寫了一張紙條,還悄悄地將那紙條夾進哥哥的數學書首頁。

  阿哥,阿敏姐姐在星期五便要接受骨髓移植手術了。請你去看看她和給她最後的支持。

    采妮

  可是,到了第二天晚上,采妮看見哥哥的言行舉止並沒有怎樣一反常態,感到很奇怪。於是問:「阿哥,你今天有沒有上數學堂?」
  「……。采妮,你為何這樣問?」
  「沒……沒甚麼,只不過是隨便問問吧了。」
  「我今天沒有數學堂上。」
  「甚麼?」聽到哥哥這樣的回答采妮整個人也呆了,但她仍冷靜地想了想,然後問:「那麼,明天頭一、二堂你要上甚麼?」
  「讓我想想……應是中七數學,是連堂來的。」
  「這樣好了……」采妮嘆了一口氣,說。
  「甚麼?采妮,甚麼好了?」
  「沒……沒甚麼。」
  「真奇怪……。」

  而最後終於到了星期五。藍天如常地上班,而采妮則懷著緊張的心情上學去。當藍天回到學校後,碰見了七理班的班長。

  「藍老師早晨。」
  「早晨。」
  「是呀,藍老師,李老師今天想向你調堂。將午飯後的兩堂英文堂調在早上,而數學堂則對調……」
  「這樣沒問題。」

  就這樣午飯過後,藍天拿著數學書上課了。而在采妮的預料之中,當藍天掀起了第一頁便發現了那張紙條。藍天看完了那張紙條後整個人也給嚇傻了。立即對學生們說:「藍老師有些事情要辦,這兩堂你們自修……」而他立即跑了出外。眾同學都感到很奇怪,但他們心裡是快樂的,因為無故有兩堂空堂。

  「阿敏,你要等我,我現在趕來探你……」藍天衝了出那所學校,截停了一輛計程車,飛快地趕往了醫院。而此刻,他看了看腕錶,已是一時多了。

  最後,他來到了醫院,下車後衝了進去。

  「醫生,醫生,我想問骨髓移植手術開始進行了沒有?」
  「骨髓移植手術?我現在正要進手術室啊!」
  「甚麼?那麼,病人呢?病人在哪兒?」
  「冷靜些……病人她在手術室外。」
  「那麼,手術室又再哪兒?」
  「這……你是甚麼人,為何現在問這些問題,而且你還在喘氣呢!」
  「我是病人的男朋友,今天才知道她要接受移植手術,於是趕來的……」
  「那麼,請你跟我來。」
  「醫生,多謝你。」

  於是,藍天跟著那位醫生走著。他的心很亂,因為他並不知道自己當看見阿敏時應該說些甚麼。然而,他的心很沉重。最後也看見了阿敏,她正躺在病人車上。

  「阿……阿敏……」藍天立即走上前去。
  「……。」阿敏聽到有人在呼喚她,於是把頭一轉,竟然看見了有一個男子正向她跑來。「藍……藍天?你為何會在此?」
  「阿……阿敏……」藍天並不知道自己該說甚麼。但同時護士已開始推阿敏進手術室了。
  「藍天,對不起,我……」
  「阿敏,我會等你。有緣的話我們會再見的……」

  說完這句話,藍天已看不見阿敏的身影了。此刻,手術室門外的紅燈正在亮起,而藍天則一直站在手術室門外等候著,他不知道要等多久,只知道自己要一直等,等,等……

  等了大概三個多小時,他看見了妹妹,采妮,正走近他。

  「采妮?你為何會在此?」
  「阿哥,你終於也來了……」
  「甚麼?你一早已知道阿敏在此?為何不早點兒告訴我……」
  「對不起,這是我和阿敏姐姐兩人間的秘密。」
  「阿敏,你不會有事的……」
  「阿哥,看看,這是阿敏給我的最後一封信……」采妮拿出了剛好從小信箱取出的信紙,遞了給她哥哥。

采妮:

  不知為何,手術前一晚的月亮特別圓特別亮,如果可以到月亮那兒一趟該多好啊!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天界,如果這世界真的有天界的話,我一定要到月亮上去,然後坐著,看看其他星星在閃。

  你要保重。                            

    阿敏

  「阿敏……」藍天看見了那封信後,整個人也沒有感覺了。

  就這樣,藍天和采妮兩兄妹一直地等,而采妮一早已在手術室外的長椅上睡著了。等到了第二天凌晨五時多,手術燈終於熄滅了。藍天走到手術室門外,正期待著醫生的出來。

  「醫生……醫生……阿敏怎樣?」
  「……。先生,對不起。手術共做了十六個小時,我們都已盡了人事……」
  「……。」
  「先生,先生……」
  「……。」
  「先生,先生,你沒事吧?」
  「沒……沒……沒事……」
  「那麼,麻煩你辦理死者善後手續。」

  此刻,藍天哭了出來。而睡在長椅上采妮亦醒來了,她看見哥哥站著哭了出來,也明白阿敏所做的手術已告失敗了。最後,采妮她也哭了出來……

  「阿敏姐姐……阿敏姐姐……」

    願你今夜別離去

  但願在午夜陶醉 世界變恬靜湖水 過去那往事再飄遠去 兩眼合上朦朧的淚
  但願是冷漠憔憔 看透了世事玄虛 遠處那燦爛美景卻要 繼續追
  多少個夢已累 多少次再失去 是你伴我渡過了最空虛
  願你今夜別離去 在我依稀的愛裡 那一刻美麗是錯對 不管有沒有允許
  願你今夜別離去 但你匆匆的告退 那披星戴月前塵裡 為了陪著誰

  ※ ※ ※

  「這兒是甚麼地方?我為何會在此呢?」聽到鳥兒在歌唱的聲音和聞到一陣陣幽香的花香氣味,阿敏朦朦朧朧中醒來了,她發覺自己正處身於一片鳥語花香的地方。
  「你醒來了嗎?」在阿敏面前突然有一束強光照著,當光線消失後,阿敏看見有一位身穿白袍、背部擁有一對大翅膀,和頭上有一金黃色光環的天使站在她前。
  「你是……」
  「不用怕。我是維納斯女神,是天界的守護者,負責處理所有在天界的事情。」
  「天……天界?」
  「是。你已經離開了凡間。」
  「……。雖然不太明白,但也沒有相關吧。呀,我該自我介紹,我叫阿敏,我……」
  「阿敏,有事情麼?」
  「我……我記不起自己所有的事情……為何我會這樣?」
  「不用怕。當每一個離開凡間而被派往天界的靈體,都會給我施了神法術,除了自己的名字外,任何事情都會給記憶消除而忘記了。」
  「……。」
  「不明白嗎?遲些日子你便會明白的了……另外,阿敏,我知道你在凡間所遇到的悲慘遭遇了。」
  「我在凡間的悲慘遭遇?那是甚麼?」
  「對不起,這點我是不能告訴給你知道,就當它是秘密吧!但無論如何,我也會補嘗你在凡間所受的苦和不幸的事情的……」
  「……。」
  「阿敏,我現在封你為月亮天使,日後你的職責是管理月亮上的一切事情。」
  「月亮天使?但我甚麼也不懂的,怎樣做我也不知道呢!」
  「這點你大可放心,在月亮上有一位月亮神,他會教你怎樣做的了。」
  「月亮神?」
  「是。還有,你不要叫阿敏了,你從現在的一刻起就叫月琴吧。而阿敏則是你的別名。」
  「月……月琴?很好聽的名字,我喜歡。」
  「那麼,現在我帶你到月亮上去見月亮神吧。」

  就這樣,維納斯女神和阿敏,不,應說月琴,飛到月亮上了。她們看見了月亮神。維納斯女神與月亮神談了一會兒,只見月亮神不停地點頭示意。最後,維納斯女神離去了。

  「月琴,你暫時就留在這兒跟著我,知道嗎?」月亮神慈祥地對月琴說。
  「知道。」
  「另外,在月亮這兒工作,如果不懂得飛的話便會很不方便了……」
  「飛?」
  「是。」於是月亮神口裡唸唸有詞,當他唸完了後,月琴背部亦長出了一對大翅膀。「好了,月琴,你現在試試自己懂不懂飛了……」

  而月琴心裡想著要飛起,不消一會,她果然能飛起來了。她感到很開心,而且不停地在月亮上繞圈飛來飛去。月亮神看見了她那愉快的臉容,笑了出來。於是,月琴跟月亮神一起,一直留在月亮上辛勤地工作。月琴感到很快樂,因為當她做好了自己應份的工作後,便會飛到別處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天使需要幫忙。假如有天使需要幫忙的話,她是很樂意幫忙的。

  而一有空,月琴便會坐在月亮上,觀望著遠處閃著的星星,很寫意。

  ※ ※ ※

  因為阿敏的死亡,藍天感到很傷心而請了兩個星期的假期,在這幾天他並沒有上班,只是留在家裡。而幾天以來,藍天都沒有怎樣說話,而且沒有怎樣進食。這一晚,他和采妮兩人在廳中,突然電話鈴聲響起,可是坐著電話旁的藍天並沒有走去接聽,采妮看見了,於是走到電話旁,提起電話筒。

  「喂……」
  「請問藍天在這兒嗎?」電話筒傳出夢鈴的聲音。
  「你是夢鈴嗎?藍天他……」采妮故意強調夢鈴她的名字,而又停了一會,發覺哥哥藍天並沒有甚麼反應,於是繼續說:「……不在家。或者,待他回來我告訴他好不好?」
  「這……好啦!那麼,麻煩你了。」
  「不用客氣。」采妮說完這句話,把電話筒蓋下了。然後坐在哥哥的身旁。

  其後便是二人的沉默。

  「阿哥,你這樣是不能的。飯又不願吃,電話又不願聽,甚至班也不上呢!」
  「我……沒事。」
  「還說沒事?看你現在的樣子便知道你有事了。我知道你在想著甚麼,阿敏還生存在這世間上。可是,阿敏姐姐她真的已經離開了這兒……」
  「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
                
  「不要再說?不!我要繼續說。阿敏姐姐她離開了這兒是個事實,任何人也改變不了。但是,你不能每天也如此……」
  「……。」
  「你這樣,就算阿敏姐姐在天之靈也不會感到快樂的。你知不知道,阿敏姐姐最初堅決要和你分手,是因為她一早知道會有一天離開你。因為,她患了血癌,她知道將來能生存的機會是很渺茫的……」
  「阿敏……」
  「而且,她不想影響你的事業和將來,所以作出了這樣的決擇。其實,是我錯了,我不該告訴你有關阿敏姐姐的事情給你知道。因為我曾和她勾了手指尾。」
  「采妮……」
  「阿哥,振作點吧!阿敏姐姐是喜歡往日那勤奮和上進的你。她是不喜歡現在你那樣的樣子。」
  「采妮,我明白了。」
  「那太好了。」

  雖然藍天口邊說著明白了,但他心裡還是對阿敏念念不忘,他無時無刻也想著阿敏。無論怎樣他也沒法把她忘記。那晚,他躺在床上,腦海裡不斷地浮現著以往曾和阿敏一起的日子。由他和阿敏在初中時認識開始,直至幾天前在醫院看見她的最後一面,都像日記簿的每一頁投射進他的腦海中,叫他永遠不忘。不知為何,藍天他總是想著阿敏,整夜不能入睡……

  這樣地過了兩個多星期,藍天帶著沉重的步伐上班去了。眾學生看見了他都感到他瘦了不少,而且精神彷彿。

  「藍老師,你沒事吧?」
  「我沒事。」
  「但你瘦了很多呀!而且整天都像在想著別的事情似的,做事不能集中精神。」
  「我……我沒事。」
  「藍老師,你是不是生病了?」其中一位學生問。
  「不,我並沒有生病……」
  「難道是和女朋友分手了?」另外一位學生問,眾學生也笑了起來。
  「……。」而藍天卻低下頭,不發一言。眾學生看見了也誤以為明白,藍老師和女朋友分手了。
  「藍老師,對不起。我不該亂說話……」剛才那位學生站了起來,帶著歉意地說。
  「算吧!好了,各位,現在開始上課了……」

  放學後,藍天獨個兒回家。而如常在街上走著,突然看見了有一位女孩子站在他面前。

  「藍天……」
  「夢鈴,是你?」
  「你為何不願接聽我的電話?」
  「不願接聽?夢鈴,你有致電給我嗎?」
  「你還裝傻!這兩個多星期來,我晚晚都致電給你,但是你妹妹總說你不在家。又說待你回來便會通知你。可是,我每天也等不到你的回覆。而且我在這兒等了你一個多星期了……」
  「夢鈴,對……對不起。」
  「為甚麼?為甚麼你要這樣做?」
  「夢鈴,有些事情你是不會明白的。」
  「不明白?我不要!我只想知道原因,為何你要故意避開我?」
  「夢鈴,我不是故意避開你的……或許,我現在帶你到一處地方,到時候你便會知道我的原因了……」於是,藍天先帶夢鈴到一所花店,買了一束菊花。
  「菊花?藍天,你買菊花做甚麼?」夢鈴驚奇地問。
  「一會兒你便會知道的了……」

  結果,藍天和夢鈴來到了一個墳場。最後他們二人走到了一個墳前,藍天把那束菊花放在墳上,而夢鈴亦看了看那座墳,整個人給呆了。她看見墳上已貼上了一張女孩的黑白相片,而相片下已刻上了一個名字。那名字的末字是個「敏」字。

  「藍天,她是……」
  「沒錯,她就是我女朋友阿敏了。或許我不該說她是我女朋友,她和我早已分手了。」

(第三章完)

 


三.願你今夜別離去 六.願你清楚我的心
一.情像雨飄泊 四.草戒指 七.不該再讓你孤單
二.請你留在我身邊 五.痴情何須說前塵 八.送你一瓣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