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不該再讓你孤單

  然而,維納斯女神並沒有立即質問藍天和月琴兩位天使,她只是靜悄悄地返回天界去。到了晚上,由於月琴要返回月亮上工作,於是藍天陪他一同返回天界。當月琴飛到月亮上去了之後,維納斯女神出現在藍天的面前。

  「藍天,你好。」維納斯女神說。
  「維納斯女神?找我有事情嗎?」藍天問。
  「是,藍天,我有事情要問你的。」
  「那麼,請問吧。」
  「你為何這天要飛到凡間去?」
  「凡間?」藍天頓時呆了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行蹤已被維納斯女神發現了。

  而同時,他想起了月琴早前曾對他說的一句話:「是。我想,我也不便說出來,不然被維納斯女神知道了你便會惹上麻煩來。假如真的被女神知道的話,到時候你可能會被女神再次清洗記憶,那時,你甚麼也不會再記起的了……」

  於是,藍天不停地為自己辯護,他說的每句說話都細心地分析著,恐怕自己會說錯了一些說話而給維納斯女神清洗了記憶。而另一方面,他聽到了剛才維納斯女神問他為何當天要到凡間去,即是說,女神只發現了他當天的行蹤吧了。

  「是。為何你要飛到凡間去?」維納斯女神再次問。
  「因為……因為……」正當藍天不知所措之際,他心想著月琴,突然間,他聽到月琴在他的上空,和他說話,於是大叫了起來。「月琴?」
  「藍天,你先不要說話。我現在是用心靈神法術和你說話的,即是說,你不要說任何話,只要用心去想便可以了。」月琴利用心靈神法術與藍天說著話。「首先,你千萬不要說出記起夢鈴的事情,不然你很快便被維納斯女神清洗記憶的。」
  「這點兒我也知道,但是,我該說些甚麼才好呢?」藍天心想著。
  「或許這樣吧!我心想甚麼你便跟著說出來,好不好?」月琴心想著。
  「到了這樣的情況,這是唯一的方法了。那麼,月琴,靠你了……」藍天心想著。
  「藍天,藍天……」維納斯女神不停地叫著藍天的名字,而藍天亦聽到了女神在叫他,於是連忙說是。「為何到現在才應我呢?你似乎心不在焉……」
  「沒……沒甚麼。」
  「那麼,請你解釋,為何你要飛到凡間去?剛才你好像說著月琴的。」
  「是。因為月琴說在凡間的昨夜看到一個凡人提著一個盒子,而盒子上寫著我的名字。於是她帶我到凡間去看看究竟……」月琴心想著。於是,藍天跟著複述了一遍。

  「盒子?甚麼盒子?」維納斯女神問。
  「是一個連我也不知道的盒子,但是,盒子上寫著『藍天,生日快樂』的字樣。」月琴心想著,而藍天亦跟著複述了一遍。
  「啊!那是送給藍天,即是你的生日蛋糕……」維納斯女神解釋。
  「生日蛋糕?」月琴心想著,而藍天也自然地複述了一遍。
  「是。每一個凡人,都會有他出生的一天,而出生的那天就是他的生日了。而每年,人們都會慶祝自己的生日,於是,生日蛋糕是一件不可或缺的東西。它是用來吃的……」
  「我明白了。即是說,藍天在凡間來說,是今天生日的吧!」月琴心想著,而藍天亦複述起來。
  「藍天?藍天不就是你嗎?」聽到了藍天的說話,維納斯女神感到莫名其妙。而在月亮上的月琴亦知道自己險些兒闖了禍,於是急忙地停止了與藍天一起的心靈神法術。
  「呀!是,是……」藍天連忙說是。他也知道,月琴已終止了她的心靈神法術。
  「藍天,你真奇怪……」
  「維納斯女神,你是不是在天界這兒的事情你甚麼也會知道?」
  「是。藍天,有事情嗎?」
  「我有一件事情是不明白的。」藍天停了停,看見了女神向他點頭,於是繼續說:「為甚麼在天界這兒,其他的天使都不願和月琴一同玩的呢?」
  「藍天,你為何會問這樣的一個問題?」
  「不知道。但每當我看見一班天使在圍著玩遊戲的時候,月琴總是坐在一旁的……」

  「藍天,雖然有些事情我是不該說的。但是,我知道,在天界這兒只有你一位天使願和月琴一同玩。說到我自己,也有點兒憎恨月琴的……可是,月琴之所以有這樣的下場,我也要負一些責任的」
  「為甚麼?女神,連你也恨月琴?為甚麼?」
  「藍天,或許我們到別的地方再說……」
  「好吧!」

  於是,維納斯女神拉著藍天的手,唸了唸神法術,跟著二人便到了別的地方了,那兒藍天是從未到過的。

  「藍天,其實,在你未來到這兒之前,即是說,當你還在凡間的時候,這兒發生了一件不尋常的事情。我想,當我說完了這件事情出來,你也可能不會相信的。但是,無論如何,我要說的事情全部也是真的。」維納斯女神說。
  「那麼,維納斯女神,請說吧。」
  「話說回想到約六年之前,月琴在凡間因一場大病而到了這兒。其實,我是不應該說出一些牽涉天界與凡間之間的事情給你知道,因為,這些都是天界與凡間之間的秘密。然而,我告訴了給你知道,請你替我守著秘密,這個秘密誰也不可以告訴,包括月琴在內。但我相信,藍天你是能守這個秘密的,因為我知道你是一個倔強而負責任感的天使。」
  「我明白。」藍天點頭說。

  「由於月琴在凡間一直都是位很好的凡人,於是,她死後便被派進了天界這兒。而當時的她並不是叫做月琴的,月琴這名字是我其後替她改的。在凡間,人人都稱她做阿敏……」
  「阿敏?原來阿敏才是月琴的正名……」似乎藍天已對阿敏這個名字沒有任何反應了。
  「可是,由於我知道了她在凡間的悲慘遭遇,在這兒,恕我不能說出月琴的悲慘遭遇,因為這些亦是天界與凡間之間的秘密。其後,我便唸了神法術,除了將月琴她的靈體立即變成了一個天使之外,還帶她到月亮上去工作。」
  「月亮上工作?」
  「其實,這是月琴在凡間的最後一個心願,她想在月亮上坐著,然後看看天際上的星星,而因為這樣,我改了她的名字為月琴,反而阿敏這名字已成為了她的別名。」
  「女神,那又和月琴現在有何關係呢?」
  「慢著,請聽著我說下去……當我帶月琴到月亮上去,看見了月亮神,月亮神是一位很慈祥的天神,掌管著一切與月亮有關的工作。而我亦將月琴的所有事情告訴了給月亮神知道,他也同意我的做法,而且,月亮神還唸出了神法術,令月琴背部長出了一對翅膀來,自那時起,月琴便擔任著月亮上的工作了。」
  「想起來,我由一個靈體要變成像現在一樣的天使也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和努力。維納斯女神,你太不公平了……」藍天嚷著。
  「可是,當時的月琴,一瞬間由一個普通的靈體變成為一個守護月亮的天使,這是要一段頗長頗長的時間的。於是,月琴引起了其他天使的妒忌而相繼排斥她,可是,月亮神卻一直維護著她,每當月琴遇到一些問題或難題時她便會與月亮神傾訴,月亮神便會很慈祥地開解她和幫助她。這樣便更加令到其他的天使產生妒忌心,以成為了不久發生在月琴她身上的一條導火線。」維納斯女神說。
  「導火線?」
  「是。其後,不知為何,月琴在天界這兒犯了一件很嚴重的事件,而那嚴重性是可以令月琴被判不能再踏足天界的。可是,對於初初到月亮上工作的月琴來說,那件事情月琴她是並不知道會犯了天界的規條的。」
  「那麼,最後又怎樣呢?」
  「最後,月亮神自願替月琴承擔一切的罪,以自己沒有守好本份,和沒有教導月琴在天界的規條為理由,最後被遂出了天界……」
  「所以,因為這件事情,其他的天使都不願和月琴一起了嗎?」
  「是。藍天,我想你也該給月琴一些安慰。說真,對於月亮神的事情,月琴心裡也是感到很難過的,畢竟是因為月琴她做錯了事情才會如此。其實,她是很可憐的……」
  「女神,我知道了。但是,日後我該怎樣做才好呢?」
  「或許,順其自然吧!只要不再令月琴她感到孤單和寂寞便可以了。其實,不知道你感不感覺到,月琴是很喜歡和你一起的,每當她有任何苦惱時,只要她能看見你便會感到快樂和好得多的了。」
  「我想,我也許知道自己該怎樣做了……」
  「那樣的話就太好了。」

  於是,維納斯女神消失了,而藍天也返回了最初的地方。他獨個兒站著,想了想,終於明白了一切。可是,對於他來說甚麼也不懂得該怎樣做,因為,他只是覺得,除了多些和月琴一起外,根本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做。想了很久,最後,他還是想不到其他的方法。

  然而,另一方面,藍天想起了剛才夢鈴手裡拿著的生日蛋糕,心裡微笑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夢鈴仍然深愛著他,連他的生日也記著……想到這裡,藍天似乎顯得不快樂起來了。「根據維納斯女神所說,每個凡人都會有一個生日。既然夢鈴一直都記著我是今天生日的,而且今天她還送了一個生日蛋糕給我,我當然也要記著她的生日才對啊!可是,夢鈴究竟是何時生日的呢?又,就算我真的記起了她的生日,我又該送些甚麼給她好呢?她是看不到我的……」藍天心越是想著,越覺得天界與凡間存在著不公平的情況。

  藍天認為天界和凡間存在著不公平的情況,是因為,天界可以看到凡間的事情,而凡間卻不可以看到天界的事情。跟著的幾天,藍天都沒有飛回凡間去了,因為他想留在月琴身旁,一直陪著她。可是,在他的心裡卻一直想著何時是夢鈴的生日。

  「藍天,你太沒用了。自己的記憶能力不是很好的嗎?為何自己未婚妻的名字,夢鈴,和有關她的事情都能記起,唯獨是她的生日卻記不起來呢?藍天……」藍天不停地心想著。

  這樣地兩個多星期過去了,而藍天終日也陪著月琴,可是他亦不停地想著、想著。不知為何,最後竟然真的給他想起了夢鈴生日的日期──凡間的八月二十七日。同時,一連串在去年凡間的聖誕平安夜所發生的事情的情景,一幕一幕不停地在他的腦海投射了出來。藍天清清楚楚地記起了他和夢鈴在當天所做的一切事情,包括了自己是怎樣死去的。不久,他問了月琴凡間的當天是何時。

  「今天?讓我看看,是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日,星期天。」
  「甚麼?八月二十日?」藍天嚇了一跳,說。
  「是。藍天,為何你會問這種問題呢?」
  「我……我……」藍天想了想,他不知道自己應否告訴月琴知道,再過七天便是夢鈴的生日。「沒有甚麼事情,只是問問而已。」
  「……。」
  「我又想問,有沒有神法術可以令凡間下起雨來的呢?」藍天問。當然,藍天最後亦沒有告訴月琴。
  「可以令凡間下雨的神法術?當然有,藍天,為何你又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呢?」
  「沒甚麼。我只是覺得,在天界這兒很特別,做任何事情只要一唸神法術便可以了,你不覺得很特別嗎?」
  「特別?這兒是天界啊!」
  「那麼,我想問,除了下雨之外,有沒有別的神法術是令凡間打雷的呢?」
  「那亦當然是有的。」
  「下雪的呢?」
  「有。」
  「放晴呢?」
  「有。」
  「那麼,月琴,你可不可以告訴我這些神法術的唸法?」
  「這……沒有問題。」
  「月琴,多謝你。」
  「不用客氣。能幫你學習多一些神法術我感到很快樂。首先是令凡間下雨的神法術,只要心想著凡間的那兒,然後再合上眼,唸出:βε.τηε.ανγελ.ραινινγ.νοω……」
  「βε.τηε.ανγελ.ραινινγ.νοω……」
  「是。而至於打雷的神法術,是:βε.τηε.ανγελ.λιγητενινγ.νοω……」
  「βε.τηε.ανγελ.λιγητενινγ.νοω……」
  「是。而放晴的神法術則是:βε.τηε.ανγελ.συν.νοω……」
  「βε.τηε.ανγελ.συν.νοω……」
  「是。我想,你也該記得的了。」
  「月琴,似乎還有一個神法術你並沒有告訴我。」
  「還有一個?沒有了吧。我所認識而又關乎天象的只有這麼多了,我想,應該沒有其他的神法術的了……」
  「不!還有能令凡間下雪的神法術啊!」
  「令凡間下雪的神法術?藍天,對不起,我不懂得啊!而且,我想這兒也沒有這樣的神法術。」
  「但是,你剛才說是有的啊!」
  「剛才?或許是我說錯了吧!說到我自己,我真的不懂得啊!藍天,請原諒……」
  「月琴,那樣的話,算吧!」

  然而,藍天並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天使,其後他便到處找能令凡間下雪的神法術。說起來也奇怪,每當藍天問別的天使時,他們總是不想說出那神法術似的。藍天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只見其他天使都對他說:「有些事情,不知道總比知道好。」

  這使藍天更加感到奇怪。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藍天還是找不到能令凡間下雪的神法術。距離夢鈴的生日還只有兩天,藍天開始急了。

  「藍天,你是不是想知道能令凡間下雪的神法術呢?」其中一位天使對藍天說。
  「是。那麼,你知道嗎?」
  「我並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有一處地方你是可以找到這些神法術的。幸運的話,你不單止可以找到這個神法術,而且還有其他的神法術……」
  「是嗎?那麼,我該到哪兒去找呢?」
  「神法術堂。」
  「神法術堂?不!那兒是天使的禁地,我是不能擅自闖進去的……」
  「但是,你想想,為了要找到能令凡間下雪的神法術,這是唯一的途徑。至於後果,我相信你是可以分輕重的。」
  「那麼……」藍天猶豫了一會兒,說。「神法術堂是在哪兒的呢?」
  「在這兒望去,只要一直飛,」有一天使舉起手指著,說。「一直飛到天界的盡頭你便會看見有一座大亭子,那就是神法術堂了。可是,由於那裡是天使的禁地,亭外是有兩位守護天使的,可是,這幾天他們都被調派到別處工作,所以短期內也會沒有天使守護著的。至於要如何才能進入,我也不懂得啊!這方面便要看你的了。」
  「多謝你。」
  「不用客氣。」

  就這樣,由於藍天一直也得不到能令凡間下雪的神法術,他又知道,距離夢鈴的生日只有兩天,於是,他下定決心要到神法術堂裡去。

  結果,藍天始終也找不到自己想找的神法術。因為,神法術堂那兒實在太大了,那裡全都放滿了一層又一層的神法術書,那些神法術書又又厚又大,要找其中一個神法術談何容易。可是,藍天並沒有放棄,因為他知道,凡間的明天便是夢鈴的生日了……

(第七章完)

 


三.願你今夜別離去 六.願你清楚我的心
一.情像雨飄泊 四.草戒指 七.不該再讓你孤單
二.請你留在我身邊 五.痴情何須說前塵 八.送你一瓣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