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情像雨飄泊

    孤單的人孤單的我
  孤單的人孤單一個 感覺不到夜美好 而遠我去的令我心煩躁
  這個世界不好  令你令我都苦惱 美夢完了這時還有愛慕
  孤單的人孤單一個 失去感覺是最好 何以再見總易惹起煩惱
  盼你永遠都好  在你夢中輕鼓舞 我像迷失不懂你預告
  一時情 不能明 誰知道得不到那些是最好
  一時情 不能停 許多一生一世等不到像某些
  孤單的人孤單一個 等這感覺是最好 而你我與他在世間無數
  過去永遠都好 又等另一些苦惱 這是人生終於會遇到
  HM…LA…LA…LA…

  「嘩!怎麼這兒全部都是人,沒有座位了吧!」
  「真奇怪,今天只不過是星期二吧了。那麼,我們怎算好呢?」
  「喂,看看!那邊呀,有一圍空桌子……」
  「但,桌上有些食物和一個杯子,似乎是已有人的了……」
  「不怕,我們去坐吧!也許那桌子是現在正唱著歌的男孩,看他的樣子傻頭傻腦般,應該沒有問題的。」
  「不好吧!我想,我們這樣做是不好的。」
  「夢鈴,不怕啊!萬事有我們在!」

  一時情 不能明 誰知道得不到那些是最好
  一時情 不能停 許多一生一世等不到像某些
  孤單的人孤單一個 等這感覺是最好 而你我與他在世間無數
  過去永遠都好 又等另一些苦惱 這是人生終於會遇到
  (孤單的人孤單一個 等這感覺是最好 而你我與他在世間無數)
  過去永遠都好 又等另一些苦惱 這是人生終於會遇到
  莫再悲 這個世界不好 像有許多不知道 你願付出得不到回報

  當那男孩子唱完了那首歌後,他放下了咪,走回自己的那圍桌子。但發覺那圍桌子已被八位看似年紀相若的青少年霸佔了。他感到莫名其妙,但仍走到他們面前,低下頭地說:

  「各位,對不起,這圍桌我一早已守了,請你們……」
  「喂!誰人說這圍桌是你的?而且你亦沒有證據證明。」其中一位男孩子站了起來,大聲地回答他。
  「但……這圍桌真是我的,剛才我只不過是唱著歌吧了……」
  「難道這圍桌子早已刻上了你的名字?讓我找找……」而另一位女孩子亦裝著找名字般不停地摸著桌面,引來其他人大笑起來,但唯獨夢鈴卻沒有笑出來。
  「嘉榮,不要這樣。其實這圍桌子真的是人家的呀!我們不該這樣……」坐在一旁的一位女孩子亦站了起來,拉著最初大聲地說話的男孩的手,說。
  「夢鈴,你說甚麼?這兒確是我們霸佔先的,我們來時這兒甚麼人也沒有!」嘉榮反駁,而夢鈴她知道自己拿他沒法子,於是悄悄地坐下。

  而同時,其他坐在那圍桌子的人都大聲呼喝,叫那男孩自動消失。那男孩子知道自己孤身力薄,於是沒有與他們爭吵,只是從口袋裡取出了數十元放在桌上,低下頭轉身離去了。

  「甚麼?想當我們是丐子?這些錢我們不會要的……」另一位男孩立即把那些錢扔回給那男孩,但他並沒有接著,只是一直地走著。那些錢最後也掉在地上。

  夢鈴看見了這情景,感到很內咎,於是她站了起來,而且拾回那些掉在地上的金錢,追了出去。其他的同伴都感到很奇怪。

  「夢鈴,你想到哪兒?」坐在嘉榮旁的阿倩問。
  「我要向他道歉,我們這樣做真的很不對!」
  「但……」阿倩來不及說話,夢鈴已一個箭步離去了。
  「阿倩,由得她吧!夢鈴她的心地太好了,經常只會為人家著想,很少會為及自己的。」坐在阿倩旁的致民拍著她的肩膀說。

  另一方面,夢鈴跑了出去後,在熱鬧的街道上左顧右盼,終於看見了那位男孩。那男孩正低著頭,蹣跚地走著,嘴裡似是不停地顫動,像是在說話般似的。而夢鈴她也立即走到他的身旁。

  「對……對不起。」
  「是你?」
  「對不起,剛才是我們不好,請你原諒……」夢鈴走到他面前,低下頭說。而同時伸起了正拿著那些錢的右手,在他的面前,示意要他收回。
  「不用了。這些錢是我在卡拉OK應該付的,我是不會收回的!而說到你們,我也不會記仇的。但希望你們日後不要那樣,這是很容易得罪他人的……」那男孩一直向前走著。
  「多謝你。但,這些錢我們是不會要的,而另外,你剛才的費用應由我們代給。因為是我們不對,就當是我們給你賠罪好嗎?」夢鈴再次走到他面前,舉起了右手,說。
  「不……我說過不要就不要……」
  「那麼,好吧!我幫你留起,日後有機會的話再給我們向你賠罪……」夢鈴垂下了右手,說。
  「隨你喜歡吧!我想,你也該回去了,不然他們會擔心的。」
  「……。那麼,我走了,再見!」

  此刻,夢鈴向他揮手道別,但他卻詐作聽不見和看不見般,繼續低下頭向前走。而夢鈴看見他那樣,也一言不發地調頭走了。同時間,她取出了自己的銀包,把那幾拾元放進了一層暗格裡。
  「喂!你們看,夢鈴她回來了!」家惠指著正走著的夢鈴,說。

  「各位!」夢鈴說了句話,坐了下來。
  「夢鈴,為甚麼你走了這麼久?」子凡問。
  「還好說,剛才你們這樣做太過分了!幸好人家不記仇啊,不然我們可能會惹到麻煩。」
  「我一早已說他傻頭傻腦般,我說得沒錯吧!」坐在夢鈴旁的若羽說。
  「不要再討論這些事情了,快些選歌吧!」漣漪說。

  ※ ※ ※

  這邊廂有人歡喜,那邊廂有人悲愁。那男孩一直垂頭走著,走著。最後來到了一個公園,他走了進去,坐在足球場的一旁。而雖說現在已是晚上十時多,球場的燈火還未熄滅,而且這時還有十多位青少年在踢足球。

  不知為何,突然其來的寒風一陣陣的吹過,不禁令他瑟縮地顫抖著,可是他並沒有離去。跟著便是下起毛毛雨來,那些正在球場上踢足球的青少年看見下起雨來也相繼離去了。此刻,球場上,不,公園上,只剩下了他一人坐著。雨越下越大,可是,他卻一直坐著,眼眸漸已紅起來了,淚水也隨著打落在他臉上的雨點一同滑下……

  「點解?人玩我也不夠,現在連天也在玩弄著我……下吧!下大些吧!反正我全身早已濕透了……」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還是一直坐著,看著雨絲一串一串從天上降下來,再打在地上而濺起的水花。可是,他突然看見有一雙腳站在他面前,他抬起頭一看,原來是一位女孩子,手裡拿著一扇淺綠色的雨傘。但因為雨水滲著他的雙眼的緣故,他看不清那女孩子的臉龐。

  「原來你真的在此……」那女孩說。
  「是你……。」
  「這麼大雨,為何還坐在此?」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兒的?」
  「我們都很擔心你。這麼晚,又這麼大雨你也沒有回家,於是我致電給你的朋友。他們都說沒有見過你……」而那女孩邊說話,邊走到他旁,還將傘子一半伸到他旁,為他遮擋雨點。「但你的朋友都說你有可能在這兒,於是我特意來這兒看看,果然,你在此。」
  「……。」
  「阿哥,做甚麼?有心事嗎?為何這麼晚還不回家?」
  「阿敏……阿敏……阿敏她和我分手了……」
  「阿敏姐姐她和你分手?沒有可能的!阿敏姐姐她的為人這麼好,阿哥,難道是你做錯了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阿敏,你不要離開我,不要……」
  「阿敏是個好姐姐,她不會無故和你提出分手的,或許是個誤會吧!」
  「不!這是真的,她今天親口和我說……說要和我分手,但甚麼也沒有再說了。阿敏,點解──」
  「那麼,有沒有問她原因呢?」
  「我曾問過,但她卻回答我有些事情我是不會清楚的。唉……阿敏,我們在初中時已經認識,雖然我倆升上不同的大學,但卻一直有保持著聯繫。而且,我還打算向你求婚,為何現在卻……我不明白!」
  「或許,她這次提出分手是有她的苦衷,我總不相信阿敏姐姐會無故這樣做的。」
  「……。」

  ※ ※ ※

  「嘩!已一時多了,各位,我要走啦!」阿倩看了看腕錶急忙站了起來,說。
  「阿倩,你要走嗎?我送你回家吧……」致民看見阿倩站了起來,自己亦站了起來,說。
  「不好!你們正唱得多高興,不要為了我而……」
  「但,你一個女孩子這麼夜回家我擔心呀!」
  「不要吵了!我們也一起回家吧!橫豎現在已這麼晚了……」若羽說。而其他人都同意。
  「那麼,就如常吧!致民送阿倩,嘉榮送家惠,子凡送夢鈴,而我就送漣漪。」若羽說。
  「各位,再見。」
  「明天見。」
  「再見。」
  「再見啦!」
  「晚安……」

  就這樣,各人都朝著自己家的方向走,可憐的是門外正下著大雨,他們亦沒有帶雨傘。嘉榮和家惠因住得較遠,於是攔下了一輛計程車,上車去了;而若羽和漣漪因住得較近,而且可以以商店外的屋蓬下避雨;可是致民和阿倩卻要在雨中奔走,那種感受並不好受;最後留下了子凡和夢鈴二人。

  「夢鈴,你想怎樣呢?」
  「這麼大雨,乘搭的士吧……」夢鈴看見遠處有一輛計程車駛近,說。
  「好啦!」

  於是子凡走出馬路旁伸手攔截了那輛計程車。但那計程車卻沒有停下來,子凡眼見那車子從他身旁而過,或許是太大雨的關係,司機看不到他。子凡心裡面咒罵著那司機,其後亦走回夢鈴的身旁,等了很久,也看不見有別的計程車的蹤影。可是,突然其來的一陣寒風,不禁叫夢鈴的身體不停地顫抖。

  「夢鈴,冷嗎?」子凡看見她正在發抖,不禁問。
  「是……」
  「穿起它吧,會暖些……」子凡邊說話邊除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夢鈴的身上。
  「不……不要。這樣你會很冷的!」
  「不要緊,我寧願冷在我身,也怕你感到寒冷。」
  「但是,你這樣,冷在我心呀!你真是……」夢鈴知道子凡真的很關心她,感到很高興。於是願披著那外衣,但她的心卻感到對不起子凡。
  「呀!的士,的士……」子凡看見了一輛計程車正駛近,連忙跑到馬路旁大叫,這次司機看見了。兩人乘著那車子回家去了。

  在車上,子凡和夢鈴兩人都討論著在卡拉OK所發生的事情,兩人都覺得嘉榮所做的有點兒過分了。其實,他們可嘗試問問那男孩,問他可否一班人一同一圍桌子的。兩人都不期然地覺得那男孩很可憐。不久,計程車經過了一個公園,夢鈴不期然地從透過車窗看見公園內的球場有二人,一男一女,女的提著雨傘站著,而男的則坐在女孩的一旁。似乎,夢鈴隱約可以看見那男孩就是當晚在卡拉OK所遇見的男孩。夢鈴想了想,想告訴子凡她看見了那男孩,但來不及說話車子已轉彎駛進別處了。

  「為何這麼晚這麼大雨他還在那兒,做甚麼呢?」夢鈴心想著。「而站在他身旁的女孩是誰呢?是他的女朋友?」「夢鈴……」
  「……。」
  「夢鈴……」
  「……。是!叫我有事情嗎?」
  「到了,下車吧。你做甚麼呀?好像心不在焉,在想著些甚麼呢?」
  「沒……沒有。子凡,多謝你,還給你那件大衣。」
  「那麼,我走了,你要小心呀!再見……」
  「子凡,晚安。」
  「晚安。」

  當夢鈴回到自己家後立即洗澡了,但她卻一直心想著那位男孩為何他這麼夜還在公園裡,而且顯得不快樂的樣子。於是,當她洗完澡後,更換了一件美麗的衣服,拿起雨傘出門了。當然,她的家人是知道她外出的。

  夢鈴打開了傘子,一直在雨中漫步,最後,她亦來到了那公園。在公園外,她四處張望,在球場上已看不到那男孩和女孩子了。她此刻感到很失望,但仍走到球場上,獨個兒站著,看著一串串的雨絲從天落下,聽著那些水珠跌在地上而交織出來的聲響。站了一會兒,夢鈴帶著失望的心情,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但當她轉身走了不久後,看見長椅旁的地上放置了一扇淺綠色的傘子,她知道,他們還在公園裡的。於是走近那傘子,看見長椅後有兩人在輕盪著秋千──正是他們!於是夢鈴走到那男孩面前。

  「……。」那男孩看見了夢鈴,感到很驚訝,一言不發。
  「……。」夢鈴亦一言不發,一直站著。
  「你是……阿哥的朋友吧?」
  「阿哥?」夢鈴望著那女孩,說。「你是他的妹妹?」
  「是。」
  「喂,你來這兒做甚麼?」
  「我?沒……沒甚麼,只不過是路過,看見你們二人在這麼大雨的時候還逗留在此,而且任雨點灑落……」
  「阿哥,或許我不阻你們二人。現在我先致電回家,其後再回來看你……」
  「我陪你……」
  「不用了。你有朋友嘛!」於是妹妹提起雨傘,走到附近的電話亭,致電回家。
  「她是你的妹妹?」夢鈴問,而她也一直站著。
  「是……」那男孩輕盪著秋千,而似乎雨並沒有要停的跡像。
  「對不起,今晚我們那樣……」
  「不要道歉了,我並沒有怨你們,況且你已經道過歉了。」那男孩還是一直低下頭,輕盪著秋千。

  夢鈴看見他並沒有甚麼反應,於是把雨傘放在一旁,自己亦坐在男孩身旁的一個秋千上,輕盪著。然而,她也甘願被雨點灑在她身上。那一晚,夢鈴感到很無奈,而她看見他的妹妹在電話亭打完電話後並沒有走回來,只是一直逗留在電話亭內,還劃手示意要她安慰他。可是,她不知道該怎樣安慰他,夢鈴只知道,他不快樂。

  「……。我叫夢鈴,美夢的夢,風鈴的鈴。你呢?」最後夢鈴自我介紹起來。其後,他抬起頭來,望著夢鈴。
  「我叫藍天,藍色的藍,天空的天。而我妹妹她叫采妮。」
  「我想問,你為何這麼晚這麼大雨還留在這兒不回家?」
  「似乎你很八卦,況且我倆並不認識的啊!我又為何要答你呢?」
  「我知道,我和你確實並不相識。如你喜歡,你是可以不答我和不和我說話的。」夢鈴笑了。「其實,有些事情,說了出來會舒服些,而且更有可能會找到解決的辦法。你聽過人家說嗎?快樂,與人分享是會加倍的;憂愁,與人分擔是會減半的。」
  「可是,我所遇到的問題,是沒有人能幫我解決的。即使是我自己也不能夠……」
  「你願意告訴我嗎?」
  「……。我女朋友和我分手了。但我不知道為何,最近我約她她也不願見我,而昨天,她說要和我分手了。唉……」藍天猶豫了一會,最後仍願意告訴夢鈴。
  「其實,情這種東西是很複雜的。有些人……」
  ……

    情像雨飄泊
  思憶翻起了風雨 雨絲中交織妳名字 重重愁意 誰人能知 最愛那段舊故事
  翻起一千串哭訴 如眼淚 早淹蓋長路 能堆藏煩惱 當天的擁抱
  情像雨飄泊 雨傘下 求抵擋終此生的傷痛無奈與絕望
  行裝中 背著求寬恕眼光
  情像雨飄泊 兩顆心靈風裡跌盪 今生也極難重遇相愛渺茫
  求苦雨 夜灑親親妳臉龐
  痴心翻起了風雨 那水珠驚醒了前事 幕幕如戲 前塵如飛 最愛那段舊故事
  擔起此一晚風雨 靠緊些悲泣與長夜 能忘懷時間 心知再會難

  就這樣,夢鈴整夜與藍天邊盪秋千邊訴說內心感受。不久,雨也漸漸細了下來,但他們兩人仍在雨中坐在秋千上,並不打算避雨。而站在電話亭內的采妮,她看見了哥哥和他的朋友有傾有講,也不想打擾他們,於是一直站在電話亭內,睡著了。

  如是者到了第二天天亮,雨停了。

  「夢鈴,多謝你,現在我好很多了。雖然內心還是不停地想著阿敏……」藍天站了起來,走到夢鈴面前,伸出右手說。
  「不用謝。助人為快樂之本,能幫助到別人我也會感到快樂的。」夢鈴亦站了起來,伸出右手與藍天握起手來。
  「我想,你也該回家了。呀!今天是四月十二日星期三,你該要上學的啊!對不起……」
  「不用道歉,是我自願留下來的。至於上學方面我可以請一天假的。」
  「你這樣做是不對的!學生是有責任上課學習的啊!」
  「哈,你的口吻很像一位老師,難道你……」
  「正是,我現在暫時是個教師。」
  「那麼,可否告訴我你在哪兒教書的?」
  「秘密。」
  「是教小學還是中學呢?」
  「是教中學,而且是高中。」
  「文科還是理科呢?」
  「是理科……」
  「多好啊!我也是修理科的……」
  「好了,我想你該回家了。」
  「那麼,藍天,再見了。」
  「再見……」而同時,藍天走到電話亭旁,看見正在甜睡的妹妹,心裡感到自己很不對。「采妮,醒醒,天亮了……」
  「……。阿哥?咦?為何我會在此?嘩,很冷呀!」

  就這樣,夢鈴獨個兒回家,回到家裡當然被爸媽罵了。而她全身也濕透,於是再次洗澡。洗完澡後,或許她真的太累了,躺在床上很快便睡著了。那天,她並沒有上學。而藍天和妹妹一同回家後,洗過澡後亦分別上床睡覺去了。看著妹妹,心裡感到自己很不對。

  「采妮,醒醒,天亮了……」
  「……。阿哥?咦?為何我會在此?嘩,很冷呀!」

(第一章完)
 


三.願你今夜別離去 六.願你清楚我的心
一.情像雨飄泊 四.草戒指 七.不該再讓你孤單
二.請你留在我身邊 五.痴情何須說前塵 八.送你一瓣的雪花